在美國大選塵埃未定之際,美國國會議員提出制止中共強摘器官法案,並對相關責任人、責任機構進行制裁。自由主義法學家袁紅冰教授表示,美議員在大選期間提出該法案,具有政治和法律等重大意義,這不僅可以讓人認識到中共的邪惡,也可以讓美國人反思中共暴政對美國的滲透已經達到了動搖美國國本的嚴重程度。

美國國會議員提制止中共強摘器官法案

美國時間12月16日,美國國會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共和黨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和民主黨眾議員湯姆·佐茨(Tom Suozzi)發起「制止強摘器官法案」,以制止中國共產黨強摘良心犯器官的罪惡,並對參與或支持強摘器官的官員和機構實施制裁。

眾議員史密斯說:「強摘器官是一種全球野蠻的、非人的和令人髮指的行徑,因為跨國人口販運團夥、恐怖組織、奸商、甚至政府,尤其是中國共產黨政權,殺害無辜的人民,出售他們的器官以牟取暴利。」

史密斯說,「這個法案,將幫助更多地曝光這些可怕的行徑,曝光邪惡的作惡者,並最終幫助制止這種可怕的侵犯人權的行徑。」

參議員科頓在聲明中說,「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中國共產黨已經並繼續強摘中國囚犯和中國宗教信仰者的器官。」

「這個法案將確定、並將懲罰參與強摘器官的中共黨員。早就應該對北京的這些令人髮指的行為予以追責了。」

眾議員佐茨在聲明中說,「必須對中共黨員這些不可言狀的行徑進行追責,這個世界無法容忍強摘器官這樣的罪行。」

袁紅冰:中共活摘器官罪行已有幾十年歷史

自由主義法學家、中國問題專家袁紅冰教授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暴政早已把活摘器官、強摘人體器官,作為一個產業鏈。剛開始是中共的警察系統、監獄系統、軍隊系統壟斷這一高利潤的暴利產業鏈。

他說,「活摘器官或者強摘人體器官的這個生意,並不是從今天才開始的。很多法輪功學員在很久以前就已經開始揭露這件事情,揭露中共暴政的這個反人性的產業鏈。」

「不久前,一些法輪功修煉者,他們經過長期的調查,出了一本調查報告的著作,叫做『鐵證如山』。通過這本書,大家也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中共暴政的這個產業鏈,至少是從上個世紀的90年代中期就開始了。」

「當然也有人認為這個產業鏈更久遠,在文化大革命時期就已經有強摘死刑犯器官的罪行了。」

中共罪行被掩蓋 「是因為西方的綏靖主義」

袁教授指,中共暴政幾十年持續這樣一個反人性的罪行,為甚麼此前一直沒有被揭露出來呢?「就是因為過去西方的白左勢力、華爾街的肥貓和國際資本,一直跟中共暴政結成了一個利益相互輸送的魔鬼同盟,因此西方世界在這個魔鬼同盟的操作下,一直在對中共暴政採取姑息養奸的綏靖主義。」

他表示,就是在這樣一個國際氛圍之下,中共暴政強摘器官的反人類罪行,才一直長期存在。或者該罪行被揭露之後,也被掩蓋起來,沒有引起國際社會的重視。

國際追查的汪志遠表示,活摘器官這件事情可以說是個標誌性,世界上很多國家,包括美國、德國、日本這些國家,長期以來跟中共勾兌,長期以來在技術上、政治上支持他們,為他們站台,這是自由社會的恥辱。這件事情是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邪惡,這個邪惡的過程中,他們對法輪功學員講真相視而不見。

他介紹,2006年3月9日中共活摘器官罪行被曝光的第一天,當晚我們就開始準備,第二天第一時間向全國進行調查,我們前後發表了80多篇報道,出了「鐵證如山」的電影和報告,還有其它的獨立調查員的報告。2006年在澳洲,當時以袁紅冰做大法官的「人民法庭」宣判了中共活摘器官罪行,後面還有英國法庭的審判,就這樣全世界的各國政府還是沒有站出來。

他還希望全世界各國政府能夠在中共活摘器官罪行上表態,「至少可以洗刷、減輕、減弱他們過去的罪過。這件事情他們多年來視而不見是罪過,現在還不站出來,那將在人類歷史上是永遠的遺憾,甚至會被人類追究他的罪責」。

特朗普政府結束對中共的「綏靖主義」

袁紅冰教授表示,由於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他的執政團隊,領引美國乃至西方的國際社會,開始走出對中共暴政綏靖主義的陰影,中共暴政強摘器官等這些反人類的罪行,才真正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重視。

「現在這些議員們推出這個法案,就是一個證明,它證明中共暴政的反人類罪行已經引起了國際社會高度重視。而這個法案提出的這些內容,也極其有力,它直接要追究那些執行活摘器官行為的個人的責任,同時也要追究那些參與犯罪機構的責任。這些懲罰都極具針對性,也極有震懾力。」袁教授說。

袁教授指,活摘器官的整個犯罪根源,「就是中共暴政」。

袁教授:中共對美國的干預「達到動搖美國國本的程度」

袁教授還指,中共暴政不但迫害中國人民,而且還是全球的公敵。它全面滲透西方社會,它對美國政治生活的干預,「已經達到了動搖美國國本的嚴重程度」。

袁教授表示,美國這次大選可以看出,中共暴政在全世界的全面滲透,早已經是一個怵目驚心的事實了。前幾天有一個中共的思想走狗翟東昇,不是已經說出其中的秘密嗎?他不是講,中共暴政在美國的精英界有許多老朋友,而且他還很曖昧地表示,現在參加競選總統的拜登的兒子,就是中共的老朋友之一。

「實際上他是在替中共暴政吹噓嘛,就是中共暴政對整個美國政治和外交政策都有強大的影響力。」袁教授說。

袁教授指,中共暴政經過幾十年政治經濟文化的統戰滲透,在美國的精英界,如美國的華爾街、美國政壇、美國學術界培養了一批它們的老朋友。「在奧巴馬(Barack Obama)時期,中共暴政才能和美國結成甚麼所謂全面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這在相當程度上,中共暴政對美國的滲透已經達到了動搖美國國本的嚴重程度。」

「所以在這樣一個時刻,美國議員能推出這樣一個法案(制止強摘器官法案),引起人們對中共暴政本身深刻認識,這是一個很有價值的政治行為和法律行為。」袁教授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