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若需本集節目免翻牆超連結,請看影片底下「置頂留言」】

美國各州選舉人團投票結果大致底定,就等國會進行最後認證,參議院共和黨大佬麥康奈爾也公開表態認定拜登勝選,並要求共和黨議員不要挑戰選舉人團的投票結果。

究竟,特朗普目前還有哪些牌可打?有勝算嗎?麥康奈爾的陣前倒戈,會不會加速特朗普提前亮劍、行使總統特別權力來力挽狂瀾?特朗普若要出手,最有可能的時間點為何?本集節目,與您探討。

今天我們要跟大家來聊兩個話題:

話題一:共和黨大佬倒戈逼宮 特朗普決戰在即
話題二:中共牢控香港升級 全面滅聲

不過我們要先跟大家說一個好消息,關於這次美國大選的舞弊爭議,現在已經有了新的深度調查報道出爐了。我們的合作媒體The Epoch Times推出一部調查報道紀錄片《誰在偷走美國?》裏面揭露了許多關於這次大選的種種疑點與幕後真相,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網查詢Who's Stealing America。

好,來看第一個話題。

話題一:共和黨大老倒戈逼宮 特朗普決戰在即

12月14日是美國各州選舉人團投票選出總統、副總統的日子,而各州的選舉人團也都沒有人跑票,投票結果是拜登306票,特朗普232票,這項投票結果將在1月6日,交由國會進行最後的審查認證。

不過,在上一集節目裏我們也提到過,有部份州的共和黨黨團,緊急推出了自己的選舉人,把票投給了特朗普與彭斯,結果出現了「一個州、兩套結果」的特殊場面,我們說這叫出「奇招」。最後,總共有七個州的共和黨黨團推出了自己的選舉人投票結果。

不過我們也說過了,其實這些共和黨的選舉人票,目前並沒有效力,除非等到最高法院裁定,某個州原本的投票結果無效、必須撤回了,那麼這時候,共和黨版本的投票結果,才有機會遞補上去,交給國會來審查認證。

但是,還有一個更關鍵的致命問題,就是共和黨這七個州的選舉人投票,都只是黨團內部的選舉人,並不是通過州議會選出來的選舉人。而《美國憲法》的第二條第一款第二節裏明確說了,「每個州依照該州議會所定方式選派選舉人若干人」。

換句話說,只有州議會才有權力選出選舉人來,再代表該州去選總統。所以共和黨這七州的選舉人投票,其實沒有州議會的認證,也就沒有實際效力。因此,包括佛州州長以及電視名嘴都有人出來,呼籲爭議州的共和黨儘快安排州議會選出新的選舉人團,把票投給特朗普。

但是,這幾個爭議州的州議會共和黨領袖,都向媒體表示,目前他們沒有重選選舉人的打算。畢竟,如果這麼做,雖然在憲法上看起來是可以成立的,但是很可能會引發民主黨支持者的強烈抗議,對這些議員也不利。

換句話說,這種推出「第二套選舉人」、取代民主黨選舉人的奇招,目前看起來勝算相當渺茫。所以,國會戰可能成為特朗普陣營比較主要的希望,也就是在1月6日當天,通過國會來否決某幾個爭議州的投票結果,讓拜登得票數減少到270張以下,接著就可以改成由國會來選總統了。

眾議員布魯克斯(Mo Brooks)是國會戰的頭號戰將,從大選後他就一直提倡走國會戰路線,要讓兩黨候選人得票數都不過半,就可以觸發憲法第十二修正案,改由國會來選總統。布魯克斯這兩天不斷在媒體上說明這個戰略,並且呼籲有志一同的參議員與眾議員們,加入他的行列。

而特朗普本人也認同這項做法,他在推特上轉發了布魯克斯的相關新聞。不過,這項戰法,實際上也有不小的操作難度。

第一個難度,是布魯克斯至少要找到一名參議員願意跟他聯手,挑戰、質疑某些州的選舉人投票結果,才能觸發這項挑戰機制。如果沒有參議員願意出面,那布魯克斯就會孤掌難鳴。

第二個難度,如果這項挑戰機制被觸發了,那麼國會眾議院與參議院,就會分別展開內部討論,在兩個小時之後,兩院都各自進行投票表決。如果兩院都同意否決某個州的結果,那麼這個州的選舉人票才會被撤除。

但是,兩院裏頭如果只有一個院否決、另一個院不願否決,那麼投票結果就還是會維持有效,也就等於挑戰不起作用。聽得懂嗎?所以國會戰的技術門檻其實也是不小的。

不過,更大、更新的難度是,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在15日表示,他正式承認拜登是總統當選人,他並呼籲共和黨內部,不要在1月6日當天反對國會對選舉人票的認證。

他還警告共和黨的參議員們,不要加入共和黨眾議員對選舉人票的挑戰行動,否則「會讓共和黨參議員們處於相當不利的地位」,他強調,這種做法「不符合每個人的最大利益」。

好,您看懂麥康奈爾是甚麼意思嗎?就是他認為,這個局面已經很難挽回了,所以立刻見風轉舵,先承認拜登勝選,再回頭對特朗普來個陣前倒戈,要求共和黨參議員不要抵抗,跟他一起向拜登歡呼。

所以,共和黨的資深大佬,在這個時候陣前倒戈,顯然是想要棄特朗普而去。不過,麥康奈爾的夫人是前運輸部長趙小蘭,趙小蘭家族跟中共高層擁有相當的交情,她父親還跟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是校友。而拜登方面也是跟中共往來密切,所以麥康奈爾在最後一刻投向拜登身旁,不是太令人意外。

不過,麥康奈爾以共和黨領袖的身份公開表態,等於是宣告這場國會戰很難打下去,只要沒有任何參議員加入支持,布魯克斯的挑戰計劃,就會孤掌難鳴。

因此,目前對特朗普來說,想要釐清這次的大選真相、調查所有可能涉及犯罪,甚至叛國的叛亂分子,特朗普可以打的牌已經越來越少,可能只剩下總統特別權力可以使用了。

也就是,特朗普需要公佈明確的犯罪證據來指控叛亂分子,並且宣佈國家緊急狀態、實施有限度的戒嚴,同時啟動《反叛亂法》,動用軍方力量來介入調查與執法,才能避免美國的憲政民主淹沒在這次鋪天蓋地的選舉舞弊與政變當中。

而且,特朗普的速度還得儘快,不能拖過1月6日,因為一旦國會認證通過選舉結果,就等於獲得兩黨民意的認證,到時候特朗普想再來動用總統特別權力、強制介入,會削弱合法性與正當性,很可能會引來極大的反彈與抵抗,會讓他的處境更加不利。

那麼特朗普到底會不會動用特別權力,來調查舞弊真相、捍衛美國憲政民主呢?我認為是很有可能的,因為眼前其它的路都幾乎走不通了,法院體系也很難指望。而且,我們在上一集節目裏分析過,目前至少有六個特殊信號,顯示特朗普應該已經在安排這個「核彈級」的軍事選項,包括了:

信號一:2018年宣佈國家緊急狀態 
信號二:撤換國防部長 直接統領特種部隊
信號三:第82空降師透露:風暴來了
信號四:首度定性「政變」與「犯罪」
信號五:前往西點軍校 宣示與軍方並肩作戰
信號六:神秘暗號出現 西點軍校與華府呼應

換句話說,特朗普很可能準備跟深層政府的勢力,來個正式攤牌,但是,深層政府那邊肯定也有自己的武裝力量,所以不排除接下來,雙方會有軍事交火的可能性。

那麼,特朗普可能會在甚麼時候正式啟動總統特別權力?我個人推測,可能會在12月18日以後到今年底前,特別是聖誕節的前幾天。因為18日,是國家情報總監要提交報告給總統的日子,要告訴總統有沒有外國勢力介入大選?如果有,證據是甚麼?特朗普也許會在聖誕節前,送給美國人民一個「大禮」。

不過,白宮發言人最新的說法是,她還沒有聽說國家情報總監要提交報告的事。這個說法也許是真的,也許是要誤導敵人視聽,當然,也不排除特朗普可能通過其它渠道掌握了更關鍵的致命證據。

特別是特朗普上周六飛到西點軍校觀看海軍、陸軍大賽時,當時的陪同人員就包括了代理國防部長米勒(Chris Miller)、陸軍參謀長麥康維爾(James McConville)以及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所以這四巨頭同時出現在軍校重地,應該是為了接下來的軍事局面作準備。

特朗普總統12月12日下午到西點軍校 Michie Stadium 體育場觀看陸軍/海軍足球比賽。 (Photo by Brendan Smialowski /Getty Image )
特朗普總統12月12日下午到西點軍校 Michie Stadium 體育場觀看陸軍/海軍足球比賽。 (Photo by Brendan Smialowski /Getty Image )

所以,接下來或許我們可以見證一場美國版的「玄武門之變」。「玄武門之變」是當年唐太宗李世民的父親,也就是唐高祖李淵,原本想讓李世民成為太子、接掌皇位,但是李世民的哥哥與弟弟卻決定謀害他奪權,還對李世民下毒酒。

最後,李世民在部下的勸說下,決定出兵,先發制人,這就是著名的「玄武門之變」。最後李世民接掌皇位,成為唐太宗,締造了名垂千古的「貞觀之治」。

至於美國版的「玄武門之變」會不會出現呢?我們拭目以待。

在進入下一個話題前,我們先放鬆一下,來看一幅有趣的漫畫。

在畫面中可以看到,代表美國的山姆大叔被一根大拇指壓倒在地,而大拇指上頭趴著一個人,就是拜登。拜登也豎起大拇指,高喊「為中國按讚!」

再把視線往左上方看過去,才發現,原來這個巨大的黑手,是中國共產黨。這幅漫畫在嘲諷,拜登靠著中共的介入幫助,才騙倒了美國,成為現在的「總統當選人」。但是,拜登這個「總統當選人」能當多久呢?真的能上任嗎?我們一起看下去。

好,來看下一個話題。

話題二:中共牢控香港升級 全面滅聲

很抱歉,最近因為美國大選的相關消息太多,節目篇幅有限,我們已經好久沒跟大家聊香港話題,但是其實我們也是一直在關注的。

簡單說,今年以來,中共不但是「以疫謀港」,最近還試圖趁著美國大選的內部爭議,想要趁亂奪港,全面升級對香港方方面面的控制。我認為,現在中共對香港採取一種「全面滅聲」的統治戰略,想要儘快消滅任何反對中共的聲音。從目前的舉措來看,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

一、立法滅聲:逼迫民主派總辭 壟斷立法權

11月11日,中共人大常委作出決定,取消楊岳橋、郭榮鏗等四位犯民主派議員的資格,也就是把他們給DQ了,理由是他們涉及宣揚或支持「港獨」、拒絕承認中共對香港的主權以及「尋求外國干預特區事務」等。

當天稍後,立法會全體民主派議員宣佈集體總辭,一起同進退。換句話說,立法會到明年九月改選以前,都不會再有民主派議員的聲音。事實上,中共與港府在過去兩年來,對泛民主派議員進行百般刁難與無理打壓,真正的目的,就是要減少或消滅立法會的反對派聲音。

如此一來,至少在未來9個月內,親共的建制派將盤踞立法會,壟斷立法權,這樣就有利於中共推動各式各樣有利於北京控制香港的法律,抹去過去港英時期留下的自由、民主的立法精神與普世價值,讓香港從法律制度上與生活上,越來越大陸化、內地化。

二、社運滅聲:截捕12港人 打擊社會抗爭勇氣

8月23日,12名曾經參與反送中抗爭的香港人,準備前往台灣躲避危險,卻在海上被中共海警攔截抓捕,並直接送往深圳的鹽田看守所裏拘押,到現在已經超過110天。他們的情況究竟如何、是生是死,中共始終沒對外公開。

中共非但不讓家屬與律師會見這12名港人,反而還疑似冒名代筆,替12名港人寫下「家書」,送回香港,聲稱他們已經「反省」,要家人「收手」,不要再營救。

對中共迫害人權有些了解的朋友們都知道,這種表達「反省」、「悔過」、「認錯」,要家人別再「鬧事」的信件或影片,都是中共搞的鬼,想逼迫受害者「認罪」,從而合理化中共迫害人權的舉措。

中共這些手段,本質上就是通過司法武器,刻意對香港人民散佈心理恐懼,逼迫香港人打消參加社會運動的念頭與勇氣,達成「社運滅聲」的作用。中共想用這種「送中監禁」、「秘密審判」的恐怖手段,撲滅未來任何的社會抗爭。

三、校園滅聲:撲滅青年人反抗意志 洗腦下一代

12月2日,民主派組織「香港眾志」的三位主要成員黃之鋒、周庭與林朗彥,因為參與去年6月的一場示威活動,被法院判處7個月到13.5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特別是周庭沒有前科,而且這宗案件是發生在香港國安法實施以前,但周庭卻依然被判入獄10個月,不但引發輿論批評「判決太重」,就連日本媒體也高度關注這宗案件。

事實上,中共是刻意針對這批高知名度的青年學運成員判處重刑,目的是要對香港的青年人、校園學生實施恐嚇與警告,北京要用嚴刑峻法來迫使民主意識最強、自由意志最堅定的香港年輕人自我噤聲,放棄對中共的行動對抗與精神對抗。

同時,中共還大力推動所謂「愛國教育」,要用中共那套「忠黨愛國」、「黨國不分」的八股套路,對香港年輕一代進行洗腦改造,讓香港年輕人徹底「大陸化」,消滅未來的「反送中運動」。

四、傳媒滅聲:掃蕩不和諧言論 唯北京是從

傳媒言論一向是中共最重視的「筆桿子」武器,而香港的思想自由與多元思潮,也跟香港過去自由開放的傳媒言論有關,因此中共一直處心積慮,要徹底箝制香港的言論空間,而壹傳媒創始人黎智英就是最好的「殺雞儆猴」的目標。

黎智英先在12月3日以「欺詐」罪名被起訴,接著在上個星期又被警方以「香港國安法」的名義,起訴他「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黎智英至今仍被收押在牢裏。

眾所周知,壹傳媒的言論向來以反對中共而著稱,但蘋果日報在今年八月就曾經遭到警方大動作搜索,現在黎智英又身陷囹圄,勢必會對香港的新聞自由與傳媒勇氣帶來相當程度的壓制和噤聲作用。

特別是今年8月底,警方針對去年「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發動大動作抓捕,但抓捕對象竟然都是受害者,而非白衣人,警方還公然指鹿為馬、顛倒黑白,聲稱是反送中抗爭者與白衣人「勢均力敵」的衝突,警方的言論,是公開挑戰香港市民的良知與道德底線。

因此,當時多家傳媒紛紛主動反擊,詳細還原元朗事件的真相與歷史經過,披露警方縱容白衣人拿著武器在現場聚集。這些真相報道,讓警方與親共傳媒碰得灰頭土臉,無力還擊,不利於北京與港府的謊言統治、操控思想。所以,北京急著對香港傳媒「開刀」,以殺一儆百,於是黎智英與壹傳媒首當其衝。

如果我們從宏觀一點的角度來看,中共與港府近期的舉措,其實是對香港發動一套有序的恐怖襲擊,從立法權、參政權、公民行動自由到言論自由,都一一遭到中共狙擊與吞食。很顯然,中共急著要在2021年中共建黨百年前夕,儘快抹滅香港人追尋自由民主的思想根基、行動根基與法律根基。

好,我們再重複一次,中共近期以來利用美國大選的內亂局面,趁機要加速消滅香港人反抗中共的種種聲音:

一、立法滅聲:逼迫民主派總辭,壟斷立法權,讓建制派控制立法會,配合中共指令通過各項法案,幫助北京全面而深入地控制香港。

二、社運滅聲:截捕12港人,打擊社會抗爭勇氣。中共用「送中監禁」、「秘密審判」的手段對香港實施恐怖統治。

三、校園滅聲:撲滅青年人反抗意志,洗腦下一代。重判黃之鋒、周庭等人,讓青年人恐懼,再加大「愛國教育」對香港人洗腦。

四、傳媒滅聲:掃蕩不和諧言論,唯北京是從。逮捕黎智英並判刑,讓香港傳媒害怕噤聲,讓北京統一香港言論。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裏,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介紹給你的親朋好友知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會。

— 

英智

天鑄強國陷詭弊
赤魔群邪舞妖戲
眾生惑憂四海危
神魄揮劍扶正義

唐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