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5日,在賓州葛底斯堡選舉舞弊公聽會上,多名投票站觀察員、檢票員等證人指控,2020年總統大選開票過程存在嚴重非法舞弊。11月27日賓州第三巡迴上訴法院宣稱,「沒看到明確控訴內容和證據」,駁回特朗普團隊律師對該州提出的訴訟。

特朗普團隊律師珍娜·埃利斯說,將向賓州州議會權力機構提交證據與事實,且提案將送最高法院!賓夕凡尼亞州參議員馬斯特里亞諾表示,11月30日州議會將啟動收回憲法賦予其任命該州選舉人團成員權力的程序。朱利安尼律師披露,特朗普競選團隊律師正採取兩大策略挑戰大選舞弊。

第三巡迴上訴法院駁回賓州訴訟

11月27日,賓州第三巡迴上訴法院駁回特朗普團隊律師在該州對選舉舞弊、不公的訴訟。法院宣稱,「沒看到明確控訴內容和證據」,並稱「不能稱一場選舉不公,這場選舉就真的不公」。

此外,法院亦駁回特朗普團隊律師提出撤回賓州選舉認證的要求,宣稱在沒有證實舞弊情況下,該救濟方式前所未有、且令人驚訝。

訴訟案將送最高法院  

11月27日晚,高級法律顧問律師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發推說:朱利安尼與我對第三巡迴上訴法庭判決的觀點:「賓州的激進主義司法機制繼續掩蓋大規模欺詐的指控。我們非常感謝有機會向賓州州議會提交證據和事實。」「提案將送上最高法院!」

此前,11月25日在賓州葛底斯堡(Gettysburg)溫德姆酒店(Wyndham Hotel)選舉舞弊公聽會上,安全欺詐專家、投票站觀察員格雷格·斯坦斯特羅姆(Greg Stenstrom)作證說,親眼目睹很多監管鏈違法行為,包括郵寄選票問題、投遞箱中選票是否平衡的問題,及USB快閃記憶體卡的處理問題。

「我們拍了照片,已經放在證詞中,當時民主黨的投票觀察員也看到了。」斯坦斯特羅姆說:「他們不遵守任何規定,我很驚訝,竟然發生這種事情。」「這24至30個已經被上傳數據的USB卡」去向不明,「截至今天(11月25日),有47個USB卡失蹤了」。

一名目擊證人描述,在大選夜出現驚人一幕,他說:「在90分鐘內出現60.4萬選票。其中電子票33.7萬,其餘是郵寄選票。60.4萬選票中,拜登獲得57萬,特朗普僅3,200多一點。」

許多其他證人亦指控,大選開票過程期間,計票人員有嚴重舞弊現象及非法行徑。投票觀察員作證,無法在費城會議中心(Philadelphia Convention Center)「適當」監督計票過程。觀察員賈斯汀·奎德(Justin Qweder)說:「費城選舉委員會在沒有任何公民監督或觀察的情況下,處理了數十萬份郵寄選票。」

多名證人指控點票過程中的可疑活動,如幾十萬選票放在盒子裏沒有打開,然後神秘消失。特朗普團隊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表示,證據指向有六七個州的官員協同作弊。這足以扭轉11月24日賓州認證拜登勝利的選舉結果。

賓州議會擬重新任命選舉人團成員

第三巡迴上訴法院27日駁回特朗普團隊律師提出賓州選舉非法舞弊的訴訟後,賓州共和黨參議員道格‧馬斯特里亞諾(Doug Mastriano)當日晚些表示,11月30日,州議會將啟動收回憲法賦予其任命該州選舉人團成員權力的程序。

大紀元11月28日報道,馬斯特里亞諾27日在班農(Steve Bannon)的「作戰室」(War Room)節目說:「我們將在眾議院和參議院做出一項決議,」「我與同事們協調。參議院決議說,我們要收回我們的權力,我們要讓選舉人擁有席位。現在,我們顯然需要眾議院和參議院領導層的支持,我們正朝著這一目標前進。」

馬斯特里亞諾表示,賓州參眾兩院的領袖及半數議員均支持他這個建議。他說:「有太多證據表明,此次選舉存在舞弊和欺詐行為,我們不能袖手旁觀,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在我們周圍發生。」「如果存在廣泛的欺詐,那就應該由議會介入。所以我們要戰鬥,我們要戰鬥。如果有必要,我們會一直打到最高法院。」

但馬斯特里亞諾亦表示,該過程可能需要抗爭。他說:「我們將聽到州長伍爾夫(Tom Wolf) 和州務卿博克瓦爾(Kathy Boockwar)的強烈抗議。其實博克瓦爾幾年前就應該辭職的……她甚至就不應該被任命。」

朱利安尼披露挑戰選舉舞弊兩大策略

Newsmax電視台11月27日報道,朱利安尼向該台「格雷格‧凱利(Greg Kelly)報告」節目表示,特朗普競選團隊正採取兩種方法挑戰大選舞弊。他說:「我們正以同等速度與熱度進行這兩項工作,並充份利用其中一項最快的方式。」

朱利安尼說,「我們有很多證據,我們沒有很多時間。而且我們正面臨重大(媒體和社交媒體)審查,因此很難將這些(舞弊)信息向公眾傳播。」「公眾對我們擁有的證據只有很少的了解。」

除法律途徑之外,朱利安尼表示,美國《憲法》將選舉總統的權力賦予州立法機構,而非州政府和司法部長,由州立法機關決定選舉規則,決定選票是否正確。他說:「我們會接觸這些州的立法機關,告訴他們如果你們確認了選舉(結果),簽署了錯誤的聲明,就是在進行欺詐。」

資深律師兼撰稿人瑪格特·克利夫蘭(Margot Cleveland)在《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撰文表示,州議員們應該記住,美國是一個共和國,在美國的憲法制度下,州議員們擁有最終和唯一的權力來任命他們認為最合適的選舉人。

這是美國《憲法》第二條第一款第二節對選舉人選派方法的規定,確立這一權力的原文是:「每個州應按照其議會指定的方式選定一些選舉人,數量等同於該州在國會中有權獲得的參議員和眾議員人數的總和。」

克利夫蘭認為,這正是在2020年大選那些存在嚴重投票誠信問題的州中,州議會應該採取的行動,這應該是基於議員對選舉的欺詐、電腦硬件與軟件不當行為,及違反州選舉法規的行為,進行獨立調查後的思考判斷。

克利夫蘭強調,州議會應深切關注,選舉官員是否忽略為確保選舉合法性而設立的政府立法機構的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