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年前的1941年12月7日,日本海軍秘密出動6艘航空母艦,在未宣戰的情況下,忽然空襲了美國夏威夷的軍港——珍珠港,又名偷襲珍珠港、珍珠港事件。當時的美軍疏於防範,自然損失慘重、吞下苦果。空襲擊沉及重創美軍8艘戰列艦、3艘巡洋艦、3艘驅逐艦,摧毀188架戰機,造成2402人殉職和1282人受傷。

珍珠港事件更大的背景在於,美國明知日軍全面侵華、正在大肆擴張,卻在太平洋採取了綏靖政策。很多美國人甚至認為事不關己,但沒想到戰火卻突然燒到了家門口,令美國措手不及。

珍珠港事件的慘重代價,震醒了美國人,美國對日宣戰,太平洋戰爭正式爆發,第二次世界大戰出現關鍵的戰略性轉折。最終美國在太平洋擊敗日本,在歐洲擊敗了納粹德國,之後牢牢掌控了太平洋,開始保持警惕。

1945年,美國慶祝二戰勝利,刀槍入庫、卸甲歸田,美國的綏靖勢力再次泛起,導致了之後的一系列挫折。今日的美國,也再次重蹈覆轍,陷入了更大的危機,需要特朗普領導正義的美國人力挽狂瀾。

放任中共奪權 美國卻被拖回戰場

1945年抗戰勝利後,前蘇聯支持下的中共軍隊立刻掀起中國內戰,但美國的綏靖勢力掌權,沒能認清中共匪患的危害,也沒有堅定地支持太平洋戰爭中的盟友蔣介石。美國派出特使馬歇爾調停,卻更多聽信了中共匪患的說辭,放任中共暴力奪權。調停失敗的馬歇爾回到美國,卻榮升杜魯門政府的國務卿。

至1948年,馬歇爾才開始認識到中共的邪惡,也曾提出全面援助蔣介石政府,但為時已晚。蔣介石退守台灣後,1950年前初,杜魯門政府竟然又宣佈不會協防台灣,無異於放任中共軍隊進攻台灣。

1950年6月25日,韓戰爆發,美國倉促應戰,第一支空運至朝鮮半島的史密斯特遣隊竟然沒有合適的裝備。美國被迫重返戰場,但仍然沒有意願徹底擊潰共產勢力,只想維持三八線,期望儘早和談、結束戰爭。這一點,至今被中共政權宣傳為與美國打了個平手。

1951年6月9日,北韓戰場的聯合國軍總司令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將軍被杜魯門撤職,他當時就表示,「馬歇爾使華是美國外交史上最大的失誤之一,自此自由世界將付出鮮血和災難的代價。」

麥克阿瑟將軍回到美國,在國會發表演講《老兵不死》,他當時說,「有些人卻提出各種各樣的理由要姑息紅色中共,他們對歷史上清晰的教訓視而不見,因為歷史分毫無誤地告訴我們:姑息只能導致下一場更血腥的戰爭。妥協帶來的只是虛假的和平,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先例顯示姑息和妥協會有好結局。就像面對敲詐與勒索一樣,一味的姑息只能為新的、一次比一次更大的勒索打下基礎,直到它被真正制止為止。然而在北韓戰場上,我們卻要將軍事的優勢讓給紅色中共,我真是無法想像!」

麥克阿瑟將軍的話不幸言中,之後美國付出的代價確實無法想像。

美國重蹈覆轍遭受更大危機

韓戰爆發後,美國才劃定第一島鏈,也開始防衛台灣。但在冷戰中,基辛格提出聯合小惡治大惡,策反中共、對抗前蘇聯,美國於1979年正式承認了中共政權,還幫助中共進入聯合國。1991年,前蘇聯解體,冷戰結束,美國再次歡慶勝利,卻又一次無視中共的邪惡,並以接觸政策自欺欺人,2001年還幫助中共進入WTO。

美國向中共政權輸送了最多的外匯和技術,不少美國政商人士甚至與狼共舞,養大了中共政權,成為了最大的禍患。79年後的今天,同樣是在沒有宣戰的情況下,美國卻遭受了中共政權的更猛烈攻擊,中共超限戰的規模和深度,對美國的傷害是全面性的。從鄧小平的韜光養晦,到今天習近平的公開爭霸,中共政權實際從未放棄過對美國的冷戰滲透。

中共的層層滲透和對美國大選的直接操縱,如今使整個美國陷入了憲政危機。民主社會的燈塔之國,選舉舞弊卻比比皆是。美國左派和中共政權勾結,精心策劃了一場政變,企圖奪走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連任的合法性。

相比之下,79年前的珍珠港事件,還只是一個單純的軍事行動,雖然令美國海軍遭受嚴重損失,但對美國大陸並無實質風險。今天,中共政權對美國的威脅,已經直取美國大陸,美國岌岌可危,如果特朗普和正義的美國人再不挺身而出,美國將被共產邪惡勢力吞沒。

又一場正義之戰,一場美國自我救贖之戰迫在眉睫。美國人需要即刻向邪惡宣戰,美國需要馬上進行總動員,美國需要全力投入一場更複雜、更全面、更深入的戰時運作,才能擊潰共產邪惡勢力。

特朗普4年反擊喚醒了更多美國人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就職美國總統,隨後在華盛頓就爆發了反特朗普遊行,美國左派不甘心失去權力,也拉開了4年來抹黑特朗普的一系列策劃。

特朗普對內推行自由經濟政策,反對社會主義政策,並拒絕政治正確,準備清理美國政治沼澤。對外,特朗普以反擊中共為核心,開啟了中美貿易戰,中共政權每況愈下。但特朗普在美國卻被不斷掣肘,與中共勾結的美國政客、商人、媒體處處貶低、設障,特朗普甚至被無端彈劾。儘管如此,特朗普反擊中共取得的成就仍然前所未有。

這與1941年的珍珠港事件之後的情形也很類似。珍珠港空襲的同時,日本同時在太平洋展開全面進攻,向南相繼攻佔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度尼西亞、菲律賓、香港等,向東攻佔了關島、威克島、阿留申群島,之後還進佔巴布亞新畿內亞、所羅門群島,直接威脅澳洲。

盟軍一直節節敗退,但美國海軍獲得了神助,在珊瑚海戰、中途島海戰中,美國海軍奇蹟般地扳平了太平洋海上均勢。1942年10月,美國開始在所羅門群島反攻,日軍並未繳槍,而是傾巢出動,先後在所羅門海域展開5次大規模海戰,雙方都損失巨大。奇蹟再現,美國企業號航母三度受損,又三度及時重返戰場,美軍在一系列海戰中令日軍大傷元氣,日本被迫讓出海權。美國的戰時動員開始顯出威力,成為太平洋戰爭的轉折。

特朗普4年反擊中共的過程中,中共雖然屢受打擊,但在貿易戰中仍然躍躍欲試。直到今年1月,中共病毒爆發被刻意隱瞞的情況下,中共才假意簽下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至今未執行。中共還刻意令病毒傳遍世界,中共高層企圖以疫謀霸,確實令美國遭受了嚴重傷害,中共還在香港對自由世界公開挑戰,最終令特朗普發起了決定性反攻。

特朗普的反擊喚醒了更多美國人,也正在喚醒西方世界,如同當年太平洋戰場的反攻一樣,並非易如反掌。美國左派和中共政權勾結,試圖在美國發動政變,妄想令特朗普放棄,從根本上阻止特朗普的反攻態勢。

呼喚擊敗共產紅魔的正義和勇氣

太平洋戰爭時的美國進行了戰時動員,很多年輕人自願參軍,走上前線,在與日軍的一次次戰鬥中付出了生命,更多美國人投入戰時生產,支援前線。

今天的美國,同樣需要這樣的勇氣,向共產邪惡發起一場全面的正義之戰。特朗普團隊在4年裏已經徹底扭轉了對中共的綏靖策略,中共故意散播病毒,也令更多美國人猛醒。2020美國大選的舞弊,正在成為另一轉折點。

如同當年日本軍國主義一樣,中共高層可能還在不自量力,但已經敗象盡顯,滅亡的命運也已經註定。目前特朗普在清理選舉舞弊的過程中,也處在最關鍵的反攻決勝階段,需要正義力量的總匯聚,並充滿信心,對共產邪惡發起致命一擊。

以特朗普為首的正義力量,必將取得這一戰的勝利,這一戰之後,共產邪惡將一瀉千里,徹底走向潰亡。

當年策劃珍珠港空襲的日本將領山本五十六曾表示,珍珠港空襲後的一年或一年半,日本或許可以放手進攻,但之後就不知道了。實際珍珠港事件之後10個月,美國就展開了反攻,日本再也無法挽回敗局。

中共政權對美國的攻擊,也同樣自以為是。2020年初,中共還在試圖以疫謀霸,如今卻敗象盡顯。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已造成美國超過28萬人死亡,中共的攻擊已經發生在美國大陸,如今還企圖操縱美國大選。正義的美國人需要拿出更大的勇氣和信心,在完成對共產邪惡關鍵一擊的過程中,也定會得到神助。黑暗的一幕正在被撕破,勝利的曙光已現,直取紅魔老巢的時刻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