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世界,如今已經開啟、進入了一個公開嘲諷、戲虐、和蔑視中共的模式。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婭二月底抵達印度艾哈邁達巴德(Ahmedabad)進行國事訪問,這是對印度總理莫迪去年九月訪美的回訪。當時,5萬印裔美國人在侯斯頓一個巨大的體育場內集會,歡迎來自故鄉的總理。認識的印裔美國商人說,他們自己驅車去侯斯頓,感覺非常興奮。半年後,莫迪對他訪美受到的歡迎投桃報李,在家鄉艾哈邁達巴德世界最大的曲棍球體育場,聚集12萬5000人歡迎特朗普,還不算街上夾道歡迎的700萬人!

這樣的歡迎儀式,是美國人和印度人熱情的展示,並且兩國領導人都表示,這是世界上最大的兩個民主國家!一個是最大的民主國家,一個是最強大的民主國家。但這些場景和話語,被中南海看到了,肯定最掛不住,最覺得心裏不舒服的。這分明是在罵中共國嘛,空有世界最多的人口,卻在21世紀連最基本的國家體制都實現不了。中共領導人訪美,要自己付錢、買親共人士和留學生組團「歡迎」;印裔美國人自己出錢租體育場歡迎,印度人民甚至把特朗普當作神明在印度「供養」了起來。

讓中共更感到被蔑視的,是為期兩天的訪問中特朗普強調,一個以脅迫恐嚇方式崛起的國家,與一個以民主方式崛起的國家,存在著本質上的不同!這更是當面給中共一記耳光,簡直都不給老朋友習近平一點面子的!美國和印度一起,驕傲的向人類宣佈,以民主方式崛起,被美國承認,被世界歡迎;中共的「撅起」,以脅迫和恐嚇進行,只能遭到世人的蔑視和唾棄!

特朗普提到美印兩國近期的聯合軍演,也讓中共心存妒忌,讓中共的鐵桿巴基斯坦耿耿於懷。從美國印太戰略的願景看,特朗普印度之行的意義,更為深遠。印度從2007年以來從美國的國防採購170億美元,恐怕還是一個開始。並且,特朗普強調,美國和印度都由「普世的真理來定義和推動:我們所有人都蒙上帝賜福,每個人都擁有神聖的靈魂。」這更是居高臨下的看中國,讓無神論、反神的中共,無地自容。

特朗普從印度回來後,立即在白宮開記者會,談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武漢病毒)瘟疫。白宮記者團有兩個記者、兩次提問,談能否相信中共的數字。特朗普兩次都避免直接回答,只是說習近平工作很努力、積極,非常積極努力之類的。特朗普甚至用了「如果中國的數字是可靠的話」的字眼。如此看來,美國根本不相信中共的疫情數字;雖然特朗普可能還跟習近平有著私交,但特朗普政府已經對中共完全失去了信任,也不會有任何的尊重。

記得一個故事,說一個中國藝術家在美國定居,但隱而不漏,後來美國鄰居發現他會唱京劇,叫他唱他一直不肯。最後大家很熟悉了,他終於真人露相,唱起了現代京劇《奇襲白虎團》選段,而最後一句「打敗美帝野心狼!」更是鏗鏘有力,擲地有聲!他原以為美國人會臉色爆紅、大怒,拂袖而去呢,結果美國鄰居非但沒生氣,還哈哈大笑!

當年,中共是這樣通過偵察兵副排長嚴偉才來罵美國的:「一番辯論心明亮,識破敵人鬼心腸,美帝野心實狂妄,夢想世界稱霸強。失敗時,它笑裏藏刀把和平講,一旦間緩過勁來,張牙舞爪又瘋狂。任憑它,假談真打施伎倆,狼披羊皮總是狼,對敵從不抱幻想。我們還要,更警惕,緊握槍,打敗美帝野心狼!」

嗯,有趣,不知中美貿易戰的談判中,中共是不是還在「假談真打施伎倆」。估計中共對中美貿易戰的估計,很可能是這樣的;也就是說,中共也不相信美國,會作為伎倆,不會實現諾言?

美國《彭博商業周刊》二月中最近一期的封面,是「脆弱的中國」(Fragile China),所以人們需要「小心輕放」(Handle with Care),不要把玻璃心砸碎了。這麼一個世界人口第一、經濟第二的大國,落到這樣的地步,也真是夠慘的了,難怪被世界一次次的公開嘲諷、戲虐、和蔑視。《商業周刊》還在封面上列出了中共面對的四大麻煩:中共病毒、債務負擔、貿易戰、和民眾抗議,每一個都可能把中共國給砸的粉碎。

因為中共的隱瞞、欺騙、道德低下,南韓民眾要求「共產黨下跪道歉」。被中共連帶的遭殃,南韓民眾在首爾大車遊街,高喊「中國人滾出去,武漢人滾出去,CCP應該出來下跪道歉!」要中共下跪是對的,擴大到中國人就是殃及池魚了。

華爾街不久前的文章「中國是亞洲真正的病夫」,更是惹惱了中共。其實,這有甚麼呢,根本算不上甚麼事,國人不需要過於敏感!英語語境中,說這個人「sick」,根本不算甚麼。美國當年稱呼鄂圖曼帝國為「歐洲病夫」,稱菲律賓是「亞洲病夫」,英國媒體經濟學人、衛報、金融時報因脫歐事件,把英國人自己叫「歐洲病夫」!美國人罵你亞洲病夫,你可以一笑了之,顯示你的寬容大度;或者你沒那麼寬宏,可以回罵一句,「美國是美洲病夫!」看美國佬會不會氣得跳起來罵你!?

為甚麼世界現在進入一個嘲笑、戲弄、唾棄中共的新階段?應該是中共太可鄙,太邪惡,太無恥,太欺騙,也太虛弱、快倒了的原因吧。#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