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央視主持人朱軍涉嫌性騷擾醜聞,引發外界關注。2018年被指控於2014年涉嫌性騷擾實習生周弦弦(網名為「弦子」)的朱軍性騷擾案,今年12月2日在北京海淀區法院首次開庭。不過,案子未公開審理。當天庭外,逾百民眾前來聲援弦子,弦子亦公開表達了堅持訴訟的決心及對支持者的感謝。路透社等少數外國媒體也在現場關注,但中共媒體集體缺席。期間,有外國傳媒記者被公安帶走問話。

在央視連續主持19年的著名主持人朱軍,2014年其性騷擾事件被揭發,受害者弦子報警後,當局警方最後不了了之。今次正式走入法庭審理階段甚為罕見。弦子透露,雖然她和朱軍都申請了公開審理,但法院不同意公開庭審過程。弦子在接受BBC訪問時則表示,無論輸贏都不後悔,「如果我贏了,那肯定會鼓舞更多女性站出來說出自己的故事;如果我輸了,我會繼續上訴,直到討回公道。」

中共媒體集體缺席

2018年7月,網名為「弦子」的25歲女子周弦弦在微博公開發文指控中共央視主持人朱軍,於2014年對正在電視台實習的自己性騷擾,並向法院對朱軍提起訴訟。時隔兩年後,弦子起訴朱軍性騷擾案於2日在北京海澱區法院首次開庭。

2日下午,據網上影片顯示,逾百民眾來到法院門口,高舉出「性騷擾可恥」、「打破黑箱」以及「#MeToo」(米免)等標語聲援弦子,弦子到場後打開一張寫著「必勝」的海報向眾人道謝。路透社等少數外國媒體也在現場關注,但中共媒體集體缺席。公安則在法院門前驅趕民眾,期間有外國傳媒記者被公安帶走問話。

弦子在受訪時表示,即使結果不順利,希望大家也不要氣餒,「從18年發聲到現在,就算是可能這個案子最後沒有取得最終的司法意義上的勝利,但是能夠讓很多人看到和我一樣的性別暴力的受害者,就已經是一種勝利了。」

2018年弦子微信發文揭露朱軍性騷擾

2018年7月,弦子在微信朋友圈發文,透露她於2014年到央視「藝術人生」節目實習時,在節目化妝室遭朱軍隔着衣服企圖猥褻,所幸節目嘉賓突然進入才得以脫身。

事後,她在老師的鼓勵下去報警,警方當時做了一些取證,例如帶走她那天穿的衣服,在其身體、頭髮和嘴脣上都提取了指紋,調走了央視走廊的監控錄像等。但警方不予立案,以朱軍是知名人物為由,建議她放棄指控,並希望她考慮朱軍對社會的「積極影響」,三思而後行。最後下文全無。財新傳媒的報道被廣泛轉發,但不久後相關報道被全部刪除。

弦子的朋友、網名「麥燒同學」的非政府組織工作者徐超,隨後將弦子的文章轉發到微博,在中國網上瘋傳,但隨即也遭到封鎖。事後,朱軍以「名譽權遭到嚴重侵害」和「受到嚴重精神傷害」為由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弦子和徐超刪除相關微博、賠償其名譽和精神損失65萬餘元人民幣,並在網絡和報紙上致歉。不過,朱軍的名譽權案的申請被駁回。

之後,弦子拿到4年前報案的卷宗,並向法院提交將本案改為性騷擾損害責任糾紛,並於2018年10月正式提吿朱軍。朱軍隨後向法庭提出終止審理,但該要求於2019年1月被駁回。今年12月2日在北京海淀區法院開庭。

弦子對BBC表示:「(過去的這幾年)給我帶來了很大傷害。被告甚至指我有妄想症。為此,我還專門去醫院做了精神鑒定。」「在蒐集2014年證據的這個過程中,我無數次重複自己的經歷。每次說來,都是一場折磨和羞辱。」

徐超目前在英國攻讀碩士學位。她對BBC說:「如果法庭判決弦子敗訴,那這就意味着朱軍對她們的名譽權侵權指控會正式展開,即便我在英國,我也做好了繼續回應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