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主持人朱軍性騷擾案至今無進展。近日,此案原本將舉行庭審,但在庭審開始前的幾小時,案件再次反轉。受害人弦子在大陸微博發帖稱,法院已經通知她的律師,她的案件將延期開庭。

【大紀元訊】5月24日,《華爾街日報》說,2018年一名中共電視台的前實習生弦子站出來,指控最知名的中共央視主持人朱軍曾對她性騷擾。

朱軍性騷擾案原本於5月21日舉行庭審,就在庭審前幾小時,弦子的律師獲知,案件將延期開庭,目前尚不清楚法院為何推遲審理此案。

法院決定延期開庭前一天,弦子在微博上透露了有關案件的大量細節,稱法院沒有把案件歸為性騷擾糾紛,也未公開審理,她對此感到不滿。

對於案件延期開庭。弦子受訪時說,她們不知道怎麼回事,法院既沒有對推遲原因做出解釋,也沒有告知她新的開庭日期。

報導引述耶魯大學中國法律問題專家龍大瑞(Darius Longarino)的話分析,弦子一案在中共眼中屬於敏感案件,因為它牽扯到中共官媒的一位知名人物,並且在社會上引發了大量關注和討論。

他表示,很難知曉弦子一案為何會延期開庭。一些敏感案件會牽涉政治壓力。不過,沒有哪個官員會告訴你,相關決定是政治壓力所致。

弦子控告朱軍性騷擾一案,曝光於2018年反對性侵害的「Me Too」運動席捲全球之時。當時微博用戶「麥燒同學」轉發了弦子舉報自己4年前遭朱軍性侵猥褻的長文。

「弦子」在長文中披露,2014年到央視實習時,遭到主持人朱軍性騷擾,甚至性侵。事發後,弦子曾在老師和朋友的陪同下報警,警方也曾立案並進行了取證。但警方以朱軍具有「對社會巨大正面影響力」為由,規勸弦子放棄起訴,事件不了了之。

2018年7月,新網發佈《女實習生指控主持人朱軍性騷擾》,詳細講述了朱軍性騷擾女生的細節。事件發酵後,同年8月15日,朱軍發佈律師聲明,稱已將爆料者起訴至北京市海淀區法院,法院已予正式受理。

同年9月25日,弦子透露,朱軍開始對微博、弦子、麥燒三方對象發起了訴訟,要求她們道歉,賠償65萬元人民幣,並承擔此次訴訟費用。隨後,弦子也開始起訴朱軍,並向朱軍索賠人民幣6萬元。

同年10月25日,雙方就此事在法庭交換證據,但朱軍未現身。

弦子一度遭遇各方施壓,北京警方甚至到武漢弦子父母家中恐嚇,要求他們簽不聲張保證書。

2020年12月2日,案件在北京海淀區法院首次開庭。弦子申請公開庭審被拒。當事人朱軍仍未出庭。

弦子透露,首次庭審,一位庭審法官駁回了她的請求,理由是性騷擾類別的案件只適用於教育機構中出現的糾紛。弦子對英媒表示:過去的這幾年給她帶來了很大傷害。在蒐集2014年證據的過程中,她無數次重複自己的經歷,每一次表述都是一場折磨和羞辱。不過,她強調,無論輸贏,她都不後悔。如果贏了,肯定會鼓舞更多女性站出來說出自己的故事;如果輸了,她會繼續上訴,直到討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