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競選團隊、其他律師以及一些保守派團體正在多個搖擺州發起法律行動,挑戰大選舞弊。周四(11月26日),紐約前市長、特朗普競選團隊律師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表示,除了法律方式外,團隊還在游說主要州的州議會,以維護議會在決定選舉人方面的權力。

Newsmax電視台周五(11月27日)報道,朱利亞尼現身該台「格雷格‧凱利(Greg Kelly)報告」節目,朱利亞尼說,特朗普競選團隊正在採取兩種方法挑戰大選舞弊。

「我們正在以同等速度和熱情進行這兩項工作,並充份利用其中一項最快的方式。」朱利亞尼說,「我們有很多證據,我們沒有很多時間。而且我們正面臨重大(媒體和社交媒體)審查,因此很難將這些(舞弊)信息向公眾傳播。」

「公眾對我們擁有的證據只有很少的了解。」他說。

朱利亞尼表示,美國《憲法》將選舉總統的權力賦予州立法機構,而不是政府和司法部長,州立法機關決定選舉規則,決定選票是否正確。「我們會接觸這些州的立法機關,告訴他們如果你們確認了選舉(結果),簽署了錯誤的聲明,就是在進行欺詐。」他說。

11月25日,在賓夕凡尼亞州參議院政策委員會聽證會上,朱利亞尼也表示,《美國憲法》規定,州議員有權廢除州選舉人,並可以將自己看中的選舉人送到選舉人團。

法律人士:州議員們擁有最終和唯一權力任命選舉人

資深律師兼撰稿人瑪格特·克利夫蘭(Margot Cleveland)在《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撰文表示,州議員們應該記住,美國是一個共和國,在美國的憲法制度下,州議員們擁有最終和唯一的權力來任命他們認為最合適的選舉人。這是美國《憲法》第二條第一款第二節對選舉人的選派方法的規定,原文是這樣來確立這一權力的:「每個州應按照其議會指定的方式選定一些選舉人,數量等同於該州在國會中有權獲得的參議員和眾議員人數的總和。」

克利夫蘭認為,美國各州近年來使用全民投票來選擇選舉人並沒有改變美國《憲法》選舉人條款的明確含義,該條款賦予州議會獨家選擇選舉人的權力。

克利夫蘭認為,這正是在今年那些存在嚴重投票誠信問題的州中,州議會應該採取的行動,這應該是基於議員對選舉的欺詐、電腦硬件和軟件不當行為,以及違反州選舉法規的行為進行獨立調查後的思考判斷。換句話說,當州議會通過全民投票選擇選舉人無法實現時,州議會應該換一種方式來指定選舉人。

克利夫蘭也指出,州議會應深切關注選舉官員是否忽略了為確保選舉合法性而設立的政府立法機構的授權。

朱利亞尼:有大量舞弊證據 賓夕凡尼亞州案將提交最高法院

朱利亞尼還談到手中有關大選舞弊的證據,他表示,團隊擁有來自選票監督員的宣誓書,他們被拒絕監督點票過程;缺席選票被「修復」的證據,包括允許選票簽名或缺少保密信封之類問題的修復,以及其它違規行為。

朱利亞尼接著說:「密歇根州的情況比賓夕凡尼亞州更糟。威斯康辛州的情況令人震驚。我的意思是,他們所有這些缺席選票都沒有申請。在內華達州,他們使用的(選舉)機器基本上不起作用,讓每個簽名都通過,這還是在使用機器(在該州)是非法的情況下發生的。我的意思是,他們(民主黨)在所有對他們至關重要的地方都作弊。而且你知道他們這樣做了,因為特朗普在選舉之夜遙遙領先。(祖拜登)在每個地方都不可能追上(特朗普)。」

賓夕凡尼亞州第三巡迴上訴法院11月27日駁回了特朗普競選團隊的訴訟。朱利亞尼表示,此舉將加快該案件上訴到美國最高法院。

「案件將送到美國最高法院!」「賓夕凡尼亞州的激進主義司法機制繼續掩蓋著大規模欺詐的指控。我們非常感謝有機會向該州議會提交證據和事實。」朱利亞尼和特朗普團隊法律顧問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說。

賓夕凡尼亞州共和黨參議員著手推動議會收回任命選舉人權力

朱利亞尼的策略在賓夕凡尼亞州已經產生一些效果,州參議員道格‧馬斯特里亞諾(Doug Mastriano)11月27日表示,自己一直在與共和黨控制的州眾議院和參議院議員保持聯繫,以從州務卿辦公室收回選舉的憲法授權。

他說,大約有一半的州共和黨眾議員以及參議員支持此舉,以恢復議會的憲法權威。

「我花了兩個小時上網嘗試與同事進行協調。」馬斯特里亞諾11月27日在前白宮戰略家班農的影片播客「戰爭室」中說,「這裏有很多好人。」

他說:「所以,我們將在眾議院和參議院之間達成一項解決方案。我們將確定選舉人。我們將需要眾議院和參議院領導人的支持,我們正在朝著這一目標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