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律師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周六(12月12日)表示,他的團隊正計劃在各州提出重新調整後的新訴訟,將納入德薩斯州起訴4州案的內容。

「昨晚,總統做出了決定。」朱利亞尼周六告訴前白宮策略師班農的「戰情室」節目。

「我們會即刻、無縫地進入B計劃,即現在每個州提起訴訟。」朱利亞尼說,「我們已經準備好了;他們是在最高院提出訴訟的另一個版本。」

德薩斯州本周稍早向最高院提起訴訟,控告4個搖擺州選舉違憲,這4個搖擺州包括:賓夕凡尼亞州、佐治亞州、威斯康辛州和密歇根州。最高院周五晚些時候駁回了這一訴訟。

特朗普團隊將在這4個州以及亞利桑那州和內華達州分別提起訴訟,有的已經提起訴訟。這些訴訟將納入德薩斯州提出申訴中的指控內容。

「如果說州沒有資格(在最高院提告)的話,美國總統肯定有資格。當然,各州的選舉人也有資格。所以,他們將從今天開始,在這些法院提起這些案件。」朱利亞尼說:「讓我們看看他們能用甚麼藉口來避免就此舉行聽證會。」

朱利亞尼說,法院一直在利用所謂的「資格」問題來迴避案件,「沒有人(法官)願意面對這次選舉被盜的現實」。

「他們的所作所為實在令人憤怒。美國人應有聽到這些事實的權利……一直在對他們(美國人)隱瞞這些事實。」他補充說。

朱利亞尼說:「還沒有一個法院判決包括進行一場聽證;他們沒有聽取一個證人的證詞;他們沒有看過一盤錄像帶;他們沒有聽過一段錄音,有成千上萬的這樣的他們。

「他們甚至沒有去看佐治亞州亞特蘭大的錄像帶,那是決定性的。錄像顯示了一個正在進行中的選民竊取行為、盜竊了3萬張選票,這足以改變選舉。」

特朗普等人提起的數十宗與選舉有關的訴訟已被地方以及最高法院駁回。一些案件已提起上訴,還有一些訴訟仍在裁決中。

佐治亞州State Farm體育館的監控錄像顯示,監票員被告知,選票統計工作在選舉當晚10時半左右結束。而錄像顯示,在監票員和媒體離開後,少數工作人員在無監督情況下恢復了2-3小時的點票工作。

而佐治亞州官員聲稱,錄像中沒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並說,監票員是「自行離開」。

艾利斯:「我們還有時間」

特朗普團隊律師珍娜艾利斯(Jenna Ellis)說:「我們還有時間。」

她表示,在1月6日國會正式統計選舉人團票數之前,特朗普法律團隊還有時間。

「1月的那個日子。那是具有終極意義的日子。而且最高法院已承認了這一點」,她說:「我們還有時間,各州立法機構還有時間做正確的事情。他們可以詢問,可以舉行聽證會,可以收回他們的代表,他們應該這樣做,我希望現在我們在這些聽證會上提出的所有證據,能鼓舞他們,並給他們行動的勇氣。」

艾利斯說,目前所發生的事情是3個政府部門的「道德失敗」。

「首先是行政部門。那裏的問題是,他們改變了選舉規則。我們知道,我們有明確的證據表明這一點。」她說。

「接著是州議會,在搖擺州有相當多的州議員想做正確的事情,他們想行使《憲法》第二條的權力,但領導層一直拒絕做出《憲法》合宜的事情。」

她稱最高法院的決定,似乎是「出於政治上衝動」。

「他們怎麼能通過這件事,我認為是令人震驚的。我認為這在道德上是令人憤怒的。」她說。

「我認為,無論這裏的結果如何,我們都會繼續做正確的事情」,艾利斯補充道:「特朗普總統是勇敢的,他是站在真理、憲法、選舉誠信的立場上,這永遠是一場值得奮鬥的戰鬥。」

兩位律師還呼籲,最高法院要有勇氣允許對訴訟進行聽證。

朱利亞尼說:「最糟糕的部份是,基本上法院是說,他們想置身事外,他們不想給我們一個聽證會的機會,他們不想讓美國人民聽到這些事實。」

「這是一個可怕的、可怕的錯誤。除非得到解決,否則這些事實將繼續成為我們歷史上一個公開的瘡疤。它們需要被傾聽,需要被播出,需要有人對它們是真還是假作出決定,一些法院要有勇氣做出這個決定。」

「如果不在選舉詐欺剛萌芽時,就遏止這些行為,這樣的詐欺還會繼續發生」,朱利亞尼說:「如果我們不站出來,如果我們允許大媒體和大科技公司以及民主黨政客和華盛頓的精英們在這個問題上打轉,選舉舞弊只會越來越嚴重,越來越嚴重。」

「這必須被制止,而我認為唯一有勇氣站出來的人,就是特朗普。」他說。

在最高法院的命令發佈後,提出該訴訟的德薩斯州州總檢察長肯帕克斯頓(Ken Paxton)發表聲明稱該決定「不幸」。

「不幸的是,最高法院決定不受理此案,不確認這四州不遵守聯邦和州選舉法的合憲性。我將繼續孜孜不倦地捍衛選舉誠信和安全性,並讓那些為自己利益而推翻既定選舉法的人擔責。」他寫道。

拜登的團隊沒有回應置評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