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前,中共當局剛剛簽署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而這幾天,習近平又高調表示要積極考慮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就是CPTPP協定。中國目前的國內環境是經濟持續疲弱,同時這個時機又是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尚未正式公佈之際,習近平在這個時候喊出又要加入CPTPP協定,有分析認爲,這是習近平在向拜登及其支持者釋放信號;同時,也預示著中共的所謂「內循環」策略要泡湯。

習近平急了? 首次喊要加入CPTPP

11月20日的時候,亞太經合組織會議(APEC)落幕,雖然是視頻會議,習近平和特朗普兩人在視頻畫面中的「同框」仍然引人關注,因爲這是二人8個月以來的首次往來,兩人上一次通電話是在3月27日,當時中共新冠病毒疫情還沒有全球大流行,而此後二人就再無互動。只是,在視頻畫面中的兩人,看上去距離感十足。

會議當天,習近平首次在APEC會議上提出中國要「積極」考慮加入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而就在幾天前,中共剛剛和東盟及日韓澳新15國簽署了RCEP協定。對此,有分析認爲,這是習近平想通過表達加入CPTPP的意願、並通過與現有成員國進行談判,尋求增強中國在協定區域經濟的作用,同時也是想改變被排除在CPTPP之外、以及貿易受限的局勢。

其實中共當局想要加入CPTPP的計劃早已有之,就在中共簽署RCEP之際,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博士曾指出,在RCEP項目剛開始的2012年,中共當局並不感興趣,因為它真正想加入的是TPP協議,就是CPTPP的前身,但是TPP把中共排除了。

粵語配音影片

CPTPP與TPP

TPP協議最初是由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成員發起,從2002年開始籌劃的一系列多邊關係的自由貿易協定。2017年1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美國退出TPP,在美國退出後,同年的11月,TPP改為了「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簡稱CPTPP(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2018年3月,日本、加拿大、澳洲、紐西蘭、馬來西亞、新加坡等11個國家簽署了CPTPP,並於同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

在參與國上,CPTPP明顯比RCEP有更多的發達國家參與,有分析指出,這也是中共當局想加入CPTPP的目的之一,因為發達國家才是中國出口的目標市場,也是為中共當局提供貿易順差的主要地區。

但是,CPTPP對成員國的要求標準更高,條款涵蓋國有企業壟斷、電子貿易、智慧財產保護、勞動標準等。與RCEP協議相比,CPTPP協議要求成員國達到零關稅的貨物比例更高,而在零關稅的執行方面,CPTPP也要求成員國需要立刻做到零關稅,而不是給予10年過渡期等等。

按照中共當局目前的開放政策,想要符合CPTPP的標準,中共當局需要解決很多問題,包括國企補貼透明化、禁止強迫技術轉讓,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以及提高勞工環境標準等等,但這些問題,對中共來說,每一個都難以真正解決。有分析說,中共目前的經濟走向與CPTPP協議在國有企業透明化、知識產權保護等方面的高標準完全是背道而馳。中共想要符合這個協議的標準,在很多方面都要進行改革。

美國之音在報道中,引述了一位CPTPP談判成員的說法,他說北京對CPTPP的態度是「免費外交籌碼」,既要在美國面前表示該貿易區重要、卻又不真正和這些成員國談判。

那在習近平單方面表達了他的積極願望之後,作為CPTPP的主導國日本、以及其它成員國的態度如何呢?

國語影片

中國加入CPTPP又是炒作?

有美國資深財經人士認為,習近平對CPTPP的表態,是在為中共外交部長王毅11月24日的訪日行程鋪路,在中美關係惡化之際,中方想努力拉攏對日關係。

在11月15日的時候,中、日、澳、新西蘭與東盟15國簽署了RCEP協議,日本、澳大利亞在聯合聲明中都表示樂見簽署該項協定。而就在兩天後的17日,日本首相菅義偉又會晤了澳洲總理莫里森,然後日本表示,雙方大致達成協議,將推動日本自衛隊與澳洲軍方簽署聯合訓練等協定,便於雙方部隊及武器入境對方。日本媒體分析說,澳洲希望在經濟與安保領域加強與日本的合作,並共同對抗中國。

很顯然,日本、澳大利亞在軍事與貿易上的雙線發展,強化了這兩個美國盟邦的防衛關係。

此外,在目前CPTPP成員國中,其中三個主要成員國同屬以美國為主導的五眼聯盟,包括加拿大、澳洲以及紐西蘭。而日本在今年7月也曾積極表示想要加入,把「五眼」變「六眼」,以防範中共造成的戰略資源、外資滲透等威脅。

這些CPTPP成員國,看來都對中國有所防範,而日本呢,也一直在積極強化與其它成員國的關係。美國方面,雖然在2017年時退出了TPP協定,但近期一系列的動作,也似乎在告訴它的印太夥伴們,美國從未離開。

20日,在APEC的視頻會議結束後,白宮發表聲明表示,特朗普總統強調美國將致力於從中共肺炎疫情中創建前所未有的經濟復甦,通過強勁的經濟成長來促進印太地區的和平與繁榮。

就在APEC峰會結束的同時,20日的晚上,第一屆「台美經濟繁榮夥伴對話」登場,在這場對話後,美台雙方簽下了為期5年的諒解備忘錄,包括確立優先半導體戰略合作、5G安全等九大成果。

雖然美國不是CPTPP成員國,但顯然與各成員國的聯繫緊密。在美中目前關係下,CPTPP成員國會不會還是要考慮美國的態度呢?

「中共特色」的進口查禁

除了日本、美國兩個關鍵國的態度,中共當局此前在國際貿易領域的表現,恐怕也讓成員國心存忌憚。

11月初時,澳洲媒體曾報道,中共為報復澳大利亞對中共疫情問題的追責和在香港問題上的表態,中共暗示中國貿易商停止從澳大利亞進口特定商品,導致數頓澳洲龍蝦擱置在上海浦東機場,任其腐爛。

澳洲農業部長也曾表示,中國突然對50%到100%澳洲出口的岩石龍蝦進行檢查,雖然中方稱是擔心金屬含量問題,但這些海鮮在從澳洲發貨前已進行過相關檢測。

此外,中共當局還停止進口自澳洲的煤炭、大麥、銅礦石及精煉銅、糖、木材、葡萄酒等產品。

澳洲和中國是早已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的兩個國家,儘管如此,中共仍會以任何藉口隨意破壞協定,這樣的隨心所欲,怕也是CPTPP成員國感到擔心的。

不僅是澳洲,在特朗普總統上任之前,美國在貿易領域也備受中共欺凌。2013年底,中共當局突然禁止進口美國的轉基因玉米。根據《華爾街日報》當時的報道,4個月的時間裏,中國拒收了大約145萬噸的美國玉米,造成美國公司營收損失高達4.27億美元。

但是中共的政策隨時會變,根據中共海關總署公佈的進口數據,今年9月,中國的玉米進口量激增到108萬噸,較上年同期超出675%,達到2016年4月以來的最高水平。

有財經評論人士表示,北京只是在唱高調、提倡多邊主義,不論RCEP還是CPTPP,成員國與北京簽署這些協定是沒有執行保障的。這些協定中許多成員國是法治社會,但中國不是,所以北京可以肆無忌憚的簽署這些貿易自由協定,簽完之後它可以不執行,而且中國對進口的檢驗、檢疫標準是北京決定的,可以朝令夕改,其他國家對此只能束手無策。所以這些貿易協議對中共並無約束力。

讓中共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就是一個很失敗的例子。2000年春,美國國會進行了一次意義深遠的投票,決定是否批准中國加入WTO的提案,時任總統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全力推動提案通過。2001年12月11日,中國正式加入。

現實中我們看到,在WTO框架下,中共想方設法照顧自己的利益,卻不遵守WTO的諸多規則。特朗普的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凱文·哈塞特(Kevin Hassett)曾表示,中共作為WTO的一員「行為不端」。他說:「我們從未真正料到一個國家在加入世貿組織後,會像中國那樣行事。對世貿組織來說,一個成員國能夠如此行為不端,這種情形還比較新。」

想必習近平也知道中共的這些做派讓人很難信任,而且中共當前的經濟政策也很難符合CPTPP的加入標準,那麼習近平爲何仍要在APEC高調表示加入CPTPP的意願呢?

「內循環」進入了「死循環」

有分析說,習近平在G20峰會上表示要對外開放,並積極考慮加入CPTPP,實際上是在向拜登釋放信號。目前,雖然美國總統大選還沒有結果出爐,但受左派媒體虛假信息的影響,一些民眾認為拜登將能上任,而習近平此舉是在向拜登及其支持者放風,「要聯手,不要對抗」。

如果真是這樣,恐怕習近平的盤算很難如願了。

幾天前,美國民意調查公司「拉斯穆森」(Rasmussen Reports)發佈了一份民調顯示,60%的受訪者認為,中共至少應該部份賠償病毒所造成的巨大的生命和財產損失。而此前,關於疫情,美國民間至少有4起針對中共國的集體訴訟。

除了民間對中共的不滿,在政府層面,美國也已經組建了另一個聯盟。

11月22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迄今全球已經有53個國家、180家電信公司,其中包括數十家全球領先公司加入了美國推行的「乾淨網絡」計劃,這項計劃旨在打造安全的5G網絡。

此外,受中共病毒疫情影響,中國經濟持續疲弱。習近平已經多次提出經濟「內循環」,但現在看來,這個內循環似乎要泡湯了。

11月18日,李克強主持中共國務院常務會議並發表講話。他說,「今年消費遭受疫情嚴重衝擊,恢復正常增長有不少困難」,需要「擴大內需」,「更大釋放農村消費潛力」等等。這說明,中國目前的消費不足顯然讓李克強很著急,而農民群體也成爲了消費升級的關注對象,可見中共的內循環確實泡湯了。

中共在5月中的時候,首次提出了「內循環」的說法,然後又變成了「雙循環」,再變成了「國民經濟循環為主構建新發展格局」,到最近9月份時,習近平又再次強調,要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雖然「循環」二字被組合成了各種說法,但也改變不了中共經濟目前的實質,那就是它已進入了「死循環」,正是當前的內外交困,才讓中共不得不想辦法突破困局,習近平也因此表示出了想加入CPTPP的意願。只是,在全球滅共的環境下,習近平的心願能達成嗎?@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李曉彤、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Ingrid
粵語配音:Ada
影像:香港新唐人攝製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