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武漢金凰——中國第一家在美上市珠寶企業(2010年8月18日上市),被迫「自願」退出納斯達克,因為它被揭露封存在武漢的銀行金庫中的價值300億元人民幣的83噸黃金竟然是黃銅。截止目前,黃金造假的始作俑者仍未確認。

這起堪稱史上最大的黃金謎案,成功捂了幾個月的蓋子後,還是被曝光了,引發金融圈震動。因為:其一,案情離奇。當初,在多方鑑證下(武漢金凰、保險、信託三方的十多名人士均在現場),83噸黃金被存入銀行保險箱,整個過程公開且嚴密,且全程影片錄像。現在,眾目睽睽之下,黃金變黃銅。

其二,融資金額巨大,涉及16家信託公司和金融機構。作為湖北最大的黃金加工廠,武漢金凰從2015年起,以「黃金質押+保單增信」的模式融資,即向信託公司和銀行等金融機構提供實物黃金質押,並由中國人保財險湖北分公司提供財產保險(保單金額高達300億元),累計獲得以信託公司為主的中國金融機構貸款200億元,案發時未到期融資額約160億元(2020年10月全部到期)。

其三,國企人保財險參與其中,並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事後卻拒賠甩鍋。

黑幕深重

武漢金凰黃金謎案作為當今大陸經濟亂象的一個縮影,顯露出機關重重。陸媒報道曾指出兩點。

第一、83噸黃金甚麼概念?2019年中國黃金的官方儲備為1,958噸,年消費量1,000噸,年生產量380噸。而中國黃金產量最大的公司——紫金礦業黃金年產量約為40噸。金凰珠寶質押的黃金居然是紫金礦業年生產量的2倍。稍動點腦筋想想,就應該知道這是一個驚天的局。

第二、一位業內人士質疑:武漢金凰採購黃金的唯一渠道是上海黃金交易所,銀行保險櫃中質押的黃金都有上金所的發票,且發票水單和金條編號一一對應。

如果這些都是真的,武漢金凰作為上金所會員,完全可以直接把自己的黃金託管在上金所帳戶內抵押融資,而用不著自找麻煩用「實物質押+保單增信」的非標手段融資。

要知道,信託融資的資金成本要比上海黃金交易所高出一倍,200億的融資,一年的資金成本要多出近10個億。這是一個常識問題。到底是誰的腦子壞了?

而武漢金凰的老闆賈志宏,軍人出身(生於1961年11月,曾就職於武漢軍區後勤部、廣州軍區軍事研究所、廣州軍區後方基地指揮部),經營企業的巨額資金來源不明,據說其炒股暴富。

另據《自由亞洲電台》,吹哨人翻查了武漢金凰的招股說明書,發現前中共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部長秦基偉的女兒秦畹江出資45萬元,購入75萬股,是第16大股東。秦畹江的丈夫和兩個哥哥,都官拜中將

這些都顯示出,該案非同尋常,背後的水極深。10月25日,《大紀元》刊出獨家報道「紅三代揭武漢百億假黃金局中局」,稱一位無意中深度介入該案的「紅三代」(原名伊啟威)披露,陸媒曝光的武漢金凰老闆賈志宏只不過是替罪羔羊,謎案真相其實是從銀行金庫中偷走百億黃金。

真正的幕後黑手早在東窗事發前,就已經將真黃金從武漢銀行的金庫中掉包,並動用了黑白兩道的龐大勢力,將這筆黃金運輸到香港,最後由香港的黑社會和中共地下勢力直接分銷給中國大陸之外的買家。

《大紀元》調查發現,2020年2月,東莞信託最先發現了武漢金凰質押在金庫中的黃金是假的。然而,該訊息雖震驚大陸金融業,卻未見任何公開報道。2020年5月,業內的民生信託也檢測出武漢金凰的假黃金,但當月同樣未見任何公開報道。

一直到6月份,據傳背後有王岐山支持的《財新周刊》發文報道,百億黃金大案才得以見光。

報道援引時政評論員朱明博士,指這起黃金謎案的背後黑手只會也只能是中共高層。

因為,能夠讓從中央到地方幾乎所有的大陸媒體,包括互聯網都閉嘴;能夠壓制各級金融監管機構和湖北省政府;能夠運輸數十噸金條橫穿半個中國,堂而皇之地走私到香港;能夠威懾刮地三尺的中共公檢法不插手金額數百億的這起大案;甚至能夠號令香港澳門所有的黑社會幫派、俯首聽令做中間人;做下這百億黃金局的黑手,勢力之大可想而知。

並非孤例

本文說「並非孤例」有兩層意思。第一層意思,假黃金騙貸案,大陸時有曝光。例如,2016年5月,陝西潼關縣聯社發生一起2,000萬元質押貸款案件。

結合案件情況,陝西、河南銀監局組織轄內銀行業金融機構開展全面排查,發現多名外部不法人員橫跨陝西、河南兩省,以純度不足的非標準黃金做質押物,騙取19家銀行業金融機構190億元貸款。

2018年2月,銀監會披露,19家涉案銀行業機構被罰5,250萬元,並處罰104名責任人。

第二層意思,中國經濟「增長奇蹟」的背後,有一樁樁巧取豪奪的案件、難以計數的受害人,巨額財富被暗黑勢力掠奪,正義無處伸張。

著名的陝西千億礦權案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2006年到2019年間,陝西榆林凱奇萊能源投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趙發琦與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之間進行了曠日持久的合同違約訴訟,事涉陝西北部榆林橫山縣榆橫礦區北區面積339.2平方公里、地質儲量15.68億噸、可開採量10.98億噸的波羅井田價值千億的礦權歸屬。

此案在最高人民法院審理過程中發生二審案卷丟失,且包括周強在內的多位院領導涉嫌干涉案件審理,經前中央電視台主持人崔永元於2018年底爆料後,迅速引發社會輿論廣泛關注。

2019年2月22日,中共中央政法委牽頭組成多部門聯合調查組,對此案二審卷宗丟失等情況展開調查,竟認定案卷丟失為負責該案件審理的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助理審判員王林清為發洩對單位的不滿故意所為。一時輿論大譁。

巧取豪奪的兩大途徑

其一,掠奪國有資產。這方面的案例很多,本文僅舉一個例子:魯能事件。2006年下半年,中國最大的幾家電力公司之一、全國電力系統最大職工持股企業魯能集團悄然改制,完成私有化。

2007年1月8日,《財經》雜誌刊發調查報道〈誰的魯能〉一文披露,兩家被稱為「絕密中的絕密」的公司,以37.3億元的價格,買下了帳本淨值738.05億元(有報道說魯能的實際價值高達1,100億元,甚至更高)的魯能集團91.6%股權,導致700多億國有資產的流失。

報道中沒有直接點出神秘商人的名字,但提到了一位神秘的「曾姓公子」,輿論通過解讀相關報道細節,均判定山東魯能收購案的實際收購人,是曾慶紅之子曾偉和他的朋友趙君士。

其二,掠奪民企。今年七月,青海省前政協委員、民營企業家王瑞琴以親身經歷告訴世人,中國民營企業家面臨的真實處境。

王瑞琴於1997年成立中美合資東湖公司,成為當時青海省招商引資的重點項目之一。她所經營的東湖賓館園林式酒店臨河造景,2001年7月開業後,月營業收入近100萬元,是當地首屈一指的商務賓館。

但政府修建蘭青高速路,「前後(賓館)關了三年,損失很多,光利息就三千萬,各種損失加起來一個億。」「中國三四線城市的政府很野蠻,他施工野蠻、管理野蠻,從不考慮商家蒙受大量的損失,讓你自生自滅。」受到無法開業的影響,2007年賓館因無力償還貸款,被青海銀行告上法庭。

「我當時才貸了3,600萬,他判了2,000萬的利息,利息罰息各1,000萬,這就不公平。」「銀行甚麼方案都不接受,財產、別墅抵押都不接受,只接受現金一次付,就是為了刁難,刁難的目的就是要錢。」在官司過程中,有人暗示王瑞琴只要給青海銀行承辦人員回扣,這事就能解決。

王拒絕,「我本身是受害者,而且我是基督徒,我為甚麼要拿錢行賄?」此案打到最高法院,前後拖延了15年,不了了之。

一樁漫長的官司,讓王瑞琴體會到民企的「新三座大山」,即金融歧視、司法不公和政府行為不規範。她說:「中國企業界其實特別多怨言,不敢說又沒法說,關起門來,我們企業界的人在一起,每個人都有一本血淚史,每一個人都經歷過政府百般刁難,刁難的程度超乎你的想像。」

結語

本文前述爆料武漢金凰黃金謎案的紅三代伊啟威,稱自己算是中共的既得利益者,但他不屑甚至厭惡自己在中共體制內的成長經歷,很矛盾。一方面厭惡這種生活,但又擺脫不了,想賺錢、撈錢。他父親曾在銀行業擔任高管,2016年受「反腐」運動牽連而入獄去世。

這一次,伊啟威說自己清楚地認識到,中共這個制度是錯的。他決定站出來,做些正確的事,例如揭開今年曝光的百億黃金局背後更加糜爛不堪的黑幕和真相。

民營企業家王瑞琴亦認為,這個體制已經腐敗到家,已經爛透了,官員的陞遷都是靠花錢,各級幹部上任後,就是一個字『錢』,就是撈錢。」「而民營企業面對的現實就是痛苦,關起門來都是牢騷,背後都是罵娘,罵這些官員。」

她說,「中國不民主化,民營企業就沒有明天,永遠是待宰的羔羊,永遠是被割的韭菜。」她呼籲民企,「我們應該更多地站出來,對所有推動中國民主化事業的人們和機構,給予他們更多的支持。」

信哉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