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持續的情況下,失業工人個人及家庭均陷入困境。職工盟今日(11月16日)公佈對失業或開工不足人士的調查,並且要求政府設立失業援助金。

職工盟在10月調查了航空、旅遊、運輸、美容、文藝等受疫情影響嚴重行業的職工失業情況,共收集了280份問卷。受訪者中八成表示開工不足,兩成表示失業。其中七成人表示,失業或開放不足的狀況已經持續超過半年。

職工盟指出,失業人士大多曾擁有全職工作,因此失業對家庭經濟的影響較大。三成失業人士表示,自己是家庭唯一的經濟支柱,其中九成失業人士的家庭收入失去了過半數。在全部受訪者中,七成五人士表示,家庭收入入不敷支。

失業與開工不足除了影響家庭經濟之外,長期困境也帶來情緒問題。超過半數受訪者表示自己出現抑鬱症狀,包括情緒低落、食慾不振及失眠等。四成受訪者指,失業或開工不足增加家人之間的摩擦。

對於政府的支援措施,九成受訪者表示不滿,六成人表示非常不滿意。有九成半受訪者認為,政府應該設立失業援助金。超過六成受訪者表示有需要申請綜援,但是申請綜援困難重重,只有0.6%的受訪者表示申請綜援沒有困難,其餘人士或因家庭或個人尚有儲蓄、或曾購買保險、租金過高等原因無法申請綜援。

繪畫及手工藝導師麥先生表示,從今年1月開始,疫情令社區中心關閉,他至今無法開班教學。麥先生說,由疫情開始他10個月幾乎零收入,積蓄接近耗盡。他在6月申請綜援,但是手續複雜,再加上疫情令政府不開,至今沒有結果。他也申請「N無人士」津貼,但是過了3個月仍然音信全無,只收到一條收到申請表的確認短信。

他形容,申請綜援過程感覺政府不停「刁難」,過了一關,又有其它問題。

麥先生又說,他也曾經去應聘其它行業,見過4、5次工,但是因為沒有相關工作經驗,全部被拒。

曾在富臨集團工作、被放無薪假的朱小姐表示,從今年3月至今無法找到工作。她的丈夫做地盤散工,也受到疫情影響數月沒有開工。她與丈夫、公婆及10歲、18歲的兩個女兒同住,因為全家資產超過5萬元,申請綜援被拒絕,得不到政府的任何幫助。

朱小姐說,她的積蓄很快就要花光,「兩個女兒讀書要花錢,兩個老人家經常生病」。她不禁低頭抹淚,泣不成聲。

職工盟主席吳敏兒表示,不少失業人士都面對朱小姐一樣的情況,家中既有老人、又有小孩,但是沒有收入。吳敏兒又說,據政府公佈有24萬人失業,但是領取失業綜援人數只有19,000人,可見綜援幫助不到絕大部份失業人士。她要求政府設立失業援助金,又指相比起資助商家而非打工仔的「保就業計劃」,失業援助金更有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