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出現大面積舞弊現象。美國政經學者程曉農表示,美國的蛻變就是因為馬克思主義當道,民主黨全面轉向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美國主流媒體成了民主黨的喉舌。

美國總統大選11月3日當晚,各州計票結果陸續出爐,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全面領先之際,幾大搖擺州突然停止計票。第二天早上,選情突然逆轉,各大搖擺州全面轉藍。隨後大量舞弊現象被曝光。

特朗普團隊在密西根州、賓夕法尼亞州、喬治亞州、內華達州多個搖擺州提起法律訴訟,要求在亞利桑那州、威斯康辛州等州重新計票。

外界預計,現在下屆美國總統是誰,可能要由最高法院來裁決。

美國出現嚴重的大範圍的舞弊現象

11月11日,身在美國的著名政經學者程曉農接受大紀元記者專訪,談了美國總統選舉的一些看法。

程曉農博士指,民主黨非法操作選舉,導致美國出現嚴重的大範圍舞弊現象,「這是刑事犯罪,但是這樣的問題需要一步步地調查來確認。」

「公民的選舉權是不容侵犯,如果大規模的操縱選票舞弊,那就是在侵犯公民的選舉權,這是嚴重的違反憲法,也對美國來講高度的危險。」

程博士介紹了密西根州舞弊例子。該州投票人數比實際合法選民人數要多出60幾萬,也就是說比方一個家有3個人怎麼會有4個人可以投票,裡面必定有一張是假的,所以這曝露了密西根州存在著可能有人改動了該州政府的選民登記數據庫。

美國去年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密西根州2019年7月的居民有9,986,857人,其中18歲以下的人口占21.5%。由此推算,密西根州合齡投票人口為7,839,682人。而今年該州的投票人數為8,127,040人。投票人數比18歲以上的人口多出近29萬,這還不包括一些合法選民並沒有投票,不包括不具備投票資格的外國移民人數。

程曉農近日在大紀元上刊文,詳細計算了60多萬非法投票的來源。

除密西根州外,特朗普總統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11月11日表示,在賓夕法尼亞州的費城和匹茲堡也有大約65萬的非法投票。

程博士在採訪中強調說:「這是刑事犯罪,一個人不可能因為私人的理由去改變,因為對他沒有任何好處。只有一種可能就是有政治勢力指揮他操作這個事,目的是為製造假選票提供方便,比方把死人從新登記活了變成投票人。然後給他郵寄選票,有人在收那個郵寄選票,填了拜登,然後給拜登增加選票。」

「我看到有人在社交媒體上提供訊息,說密西根州居然出現有一位1850年出生的今年居然也來投票,而且投成功了。聽起來極為荒謬,但這就是現實。同樣的現象在賓夕法尼亞州也發生。」

主流媒體成為民主黨喉舌

程博士還指,美國現在面臨著共產黨模式的侵入,主流媒體變成美國民主黨喉舌,類似《人民日報》等黨媒是共產黨的喉舌。它們一邊倒地報導有利於民主黨的新聞,全面隱瞞不利於拜登的新聞;而把有關共和黨的所有真假消息一起報。

「這些問題其實比你喜歡或不喜歡特朗普遠遠嚴重得多。就是你喜歡特朗普也好,不喜歡特朗普也好,美國的民主制度不能因為有一個黨需要奪取權力就被摧毀,如果那樣的話美國就不再是偉大。」

他說,美國現在正出現憲政制度危機。「現在發生的問題是民主制度的憲政、美國選民的政治權利、選舉自由會不會被顛覆,現在問題是這個層面。」

大選啟示:民主黨全面轉向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

程曉農博士表示,這次大選給人的一個最大的啟示就是——「美國的主要政黨,民主黨,全面轉向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他們的各種主張,包括政治正確都是這個背景,總能找到馬克思主義的根。」

現在民主黨就傾向於採取階級對立,還有這個階級鬥爭等等這一套思路。「於是這樣的政黨走向專制政黨,對他們來講為了奪取政權可以不擇手段。」

「他們沒有政治主見,很多人喜歡馬克思主義,認為這沒有錯,其實是巨大錯誤。民主國家如果讓馬克思主義當道,這個民主國家的民主就像美國民主黨現在這樣,會被他們摧毀。」他說。

美國蛻變原因就是馬克思主義當道

程博士指,美國蛻變的原因就是馬克思主義當道,有主要的政黨全面擁抱馬克思主義、也就是擁抱共產黨體制。「但是這種演變做得比較隱蔽,它反覆包裝,少用馬克思主義這幾個字,希望能夠騙過美國的選民。」

他進一步分析,美國人長期生活在自由社會裡,已經對馬克思的共產黨沒有任何警惕,慢慢被它洗腦了,而真正能洗腦的是教育系統。

「從中學到大學現在都存在全面共產黨式洗腦,政治正確就是一種洗腦工具。這個問題並沒有結束,也就是說即便選舉能夠把民主黨大規模舞弊破壞民主制度的做法揭露出來,然後制止他們,也沒有辦法在短期內清除馬克思主義影響。」他說。

「這些影響將在今後長期存在。美國反對左派洗腦、反對左派滲透美國、反對左派控制社會的努力將是個長期過程,也就是像一個人得了癌症,不是一朝一夕吃兩天藥就會好的。」

中共不僅統戰同時滲透

美國大選中出席亂局,外界多認為中共在背後做了不少的動作。大陸人大前教授冷傑甫認為這也是中共在美國統戰很成功的體現。

程曉農博士認為,其實這是公開的事實。「中共不僅是統戰,中共同時是滲透,就是它通過幾乎所有方式,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方式,對華人來講就是,你只要想回中國,中國家裡還有親人,那就是共產黨的籌碼。 」

「它通過威脅你在中國的親人,來逼迫在海外的華人來順從它。必要的時候,它需要你的時候,你必須賣命,包括當間諜,否則的話,在國內親屬就要受到迫害、受到各種歧視或者打擊。」他說。

「很多華人就僅僅是因為他家裡親屬被共產黨脅迫,他為了保護親屬就接受了共產黨安排的任務,這種情況相當多,不是一點二點。所以這個不是統戰,這是恐嚇。 」

追訴今後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程博士表示,現在拜登的選票數已經不夠270票,變成259票;隨著美國司法部、聯邦調查局介入調查,相信一定會調查出一些結果。隨著調查進一步深入,大量的這個舞弊案件揭露出來,恐怕拜登的選票還要繼續下降。

「等那些結果出來的時候,我們看到大規模的刑事犯罪,那個時候大家就知道,現在已經有的幾起訴訟只不過是一種開始,而且對這些刑事犯罪的罪犯,對他們的追訴,會在今後很長一段時間繼續下去。」程博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