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藩,清朝重臣,有「千古完人」的美譽。但他並非生來完美,年輕時,他和尋常人一樣,有著難以抑制的七情六慾。在美色面前,他承認自己也很動心,甚至會去調戲美姬。最終,他是如何闖過色關的呢?

曾國藩(1811年11月26日~1872年3月12日),初名子城,譜名傳豫,字伯涵,號滌生,清朝湖南長沙府湘鄉白楊坪(現屬湖南省婁底市雙峰縣荷葉鎮天子坪)人,宗聖曾子70世孫(系出曾氏南宗),中國近代政治家、軍事家、理學家、文學家,與胡林翼並稱曾胡;與李鴻章、左宗棠、張之洞並稱「晚清四大名臣」,官至武英殿大學士、兩江總督,同治年間封一等毅勇侯,又授世襲罔替,在風雲板蕩的清末,他堪為時代的尖峰人物。

曾國藩說:「人有兩種,即聖賢和禽獸。」為了能進入聖賢之列,他給自己定下三戒:戒色、戒菸、戒妄語。整個大清的官場,就像是他的煉丹爐,他一直不斷地改善著自我的修為。在這三戒中,他最難戒的就是戒色。

那時,他的妻子歐陽氏體弱多病,曾國藩正值血氣方剛的青春年華,家中病怏怏的氣氛很讓他壓抑。一次,他參加同學的聚會,令他大開眼界:一名進士同學的家非常豪奢,一派鐘鳴鼎食、姬妾如雲的景象。這次聚會,曾國藩大動色心,眼睛不由自主地到處亂看。

當他回到家,離開聚會的熱鬧氣氛,冷靜下來時,他坦白寫道:「白天,我老是斜著眼睛看人,真是不成體統,全然忘了廉恥之心。」當天晚上,妻子犯病嚴重,整夜都在痛苦地呻吟,令曾國藩心煩意亂,難以忍受。

次日一早他就出門,找朋友聊天去了,直到深夜才回家。因他滿腦子都是美人色慾,雖然還沒有實際行動,腎精就已經開始自我消耗,骨髓的精氣無法通過脊柱上升到大腦,所以他精神不佳,理學功夫迅速下滑,連別人說甚麼,他腦子都像是隔著一層膜,聽不清楚。

道光23年(1843年),曾國藩受邀到湯鵬家做客。宴席上,他看到兩個美人非常可人,一時色心難掩,就在席上調戲她們。類似這些調戲的片段,他在日記中多處提到。為了成就大業,他立志斷掉色念。所以,他常在日記中檢視自己的念頭和行為。

家中病怏怏的妻子,或許就是他心靈世界的反映吧!曾國藩決心改過自新,將戒色列在三大戒的首位。他認為色心不去,難成大事。色心一旦膨脹,就難以收拾,最終會妨礙他的事業成功。從他的日記來看,戒色的過程,就像跟色魔打仗一樣,必要歷經一番血戰,才能徹底斬斷色慾的根。

為了戒色念,甚至連閨房逗趣,在外人面前和妻子過份的親密,他都會認為是心不淨。他在日記中寫道:「去年,我已經發誓要戒掉這一惡,今天又犯了,真是可恥,可恨!這麼久都還不能克治,面對朋友,都會覺得汗顏。」

曾國藩的嚴格自律,還表現在每天都要做12件事上,其中包括「主敬」,就是保持衣冠整潔,心神清明端正;包括「靜坐」,每天要靜坐一個小時,像寶鼎一樣紋絲不動;包括「謹言」,就是他注意修口德,不去講不好的話,不去傷害他人;包括「自省」,每天記錄自己的心得體會,給自己多留反思的餘地。

他通過這樣的歷煉,修心修身約束自己,最終實現他的志向,成為晚清一代重臣。他在實踐通向完人的路上,也成就了「立德、立功、立言」的不朽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