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投票帷幕並未降下,而3日當晚的投票不僅牽動美國人,遠在東半球的中國人心情也是久久難以平靜。大陸經濟學者何軍樵表示,每一次的美國大選都很觸動他去思考中國的未來,中國人民何時有自己的選票,選出屬於人民自己的政權。

「每一次美國的大選都牽動了我本人以及很多中國屁民的心,我們都在關注美國激烈而且精彩的全民合法『顛覆』現任政府的選舉,所以,心情也是非常的不平靜。」何軍樵說,「到現在為止,不知道甚麼時候中國人民能夠像美國人民一樣也擁有自己的選票,能夠合法地去試圖顛覆這個(中共)政權。」

何軍樵表示,中國人民其實早在民國時期就擁有選票,孫中山辛亥革命建立起的三民主義中華民國本身就是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但走過百年歷史到今天,中國人反倒沒有選票了,「這的確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而不是甚麼遺憾。」

何軍樵認為,不管是資本主義民主,還是社會主義民主,只要叫民主,就應該有選票,「民主就是人民有選舉官員的自由,有這個權力,這是最起碼的政治權力。如果社會主義就是人民沒有選票的民主,就應該把它寫在百度裏,或定義在新華字典裏,定義在辭海裏面,社會主義民主就是人民沒有選票。」所以,想到這些,「心情很複雜。」

談完心情,何軍樵談起了對這次美國大選的觀感。

這次美國大選為何牽動億萬人心

何軍樵表示,這次美國大選是有史以來美國選民參與投票人數最多的一次,而人民投入極大選舉熱情有著深刻的背景。「美國作為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制度國家和最大多元主義、多元文化、多種族國家,它是世界民主的燈塔,也是多元文化、多元主義和多元思想的一個大熔爐的試驗田。美國又是全世界最有實力、最強大的民主制度國家,其政權或政府的更迭影響世界格局,重要性毋庸置疑。

其次,走到今天,美國正面臨非常嚴重的問題,何軍樵說,眾所周知,美國整個社會左轉傾向非常嚴重,貧富懸殊也比較大,經濟結構也出了一些問題。「美國以傳統為立國之本(包括新教立國,自治立國,自由立國),但傳統價值觀正在逐漸喪失。」

「同時,眾多主流媒體並不是人們所預想那樣作為公平的第四權力,進行公平監督和公平的如實報道新聞,他們甚至是混淆黑白、顛倒是非,甚至是虛報事實,公然作假,絕大部份媒體喪失公信力,加上總統候選人拜登出現重大腐敗醜聞。」

這樣情況下的選舉說明瞭甚麼?「美國何去何從可能就取決於這一次選舉,如果拜登贏了,美國的左轉將會更加嚴重,傳統核心價值將會迅速喪失,美國的立國之本將會更加的動搖,美國作為自由的燈塔,民主制度的堡壘和領袖,以及多元文化多元種族主義的一個大熔爐試驗田最終能否得到成功,或像羅馬帝國那樣迅速走向崩潰和腐敗,這的確是件很重要、也很危險的事情。」

何軍樵說,他觀察到美國人民積極地投票給特朗普,「總統特朗普依靠美國強大的、兩百多年的民主制度,求助於民意當晚初步獲得成功。」而到早晨,選情卻離奇變化,翻紅的州變成藍色,但隨後越來越多拜登選票造假的信息被披露出來,「拜登不會成功的,他不可能買通所有人。後續會訴諸於憲法最高法院。」

總而言之,美國的制度,美國的立國之本正在遭受一次重大的危機和挑戰。所以,才說它牽動了億萬人的心。「我們看到全世界很多地方老百姓都在自發地組織各種活動支持特朗普,反映了很多普通老百姓的心情和民意,因為貧民、普通老百姓總是很容易被精英、被政客所忘記所忽視。」

特朗普連任對中共有何意味

何軍樵表示,儘管現在出現大量證據顯示民主黨在選票上造假使拜登暫時領先,左派媒體完全失控,但畢竟美國是一個強大的民主國家,因舞弊出現意外可能性不大。特朗普繼續連任不會有太大的問題。那麼,特朗普連任對中共意味著甚麼?

何軍樵認為,中美之間的貿易紛爭只是其中一個小部份,更深層次的是雙方的價值觀之爭、制度之爭,「不是我們簡單理解為國與國之間崛起與反崛起之爭。」

所以,中美關係未來會怎樣,「如果沒有出現意外,未來中美關係一定是會更加緊張,遭受的經濟壓力和國際環境也將會日趨緊張,壓力將會增大。」

中共有辦法應對嗎?

何軍樵表示,美國基本上已經確定守住自己的傳統價值觀,然後讓美國再次偉大。「中共會何去何從?是走向民主?還是像幾天前公報所說,到2035年基本實現法治社會,要再拖15年,那國際社會還會再像以前那樣給中國15年的時間嗎?」

還有,現在體制內已腐敗到這種地步,整個社會已千瘡百孔到這種程度,再拖15年會製造更多的痛苦,「對於這塊土地上所有的人民來講都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15年是整整一代人。所以,如何化解中美關係,(將)矛盾轉化為友誼,也只能是在價值和制度問題上去解決。」

何軍樵說,現在最重要的問題不是甚麼主義的問題,而是他們能不能放下手中的特權,「因為(現在)也不談甚麼主義了,主義是幌子,利益才是真的。只要他們能放下特權,才有可能轉型。」

中共一直自稱自己是務實的,「中國共產黨我看它的黨史一直都是個務實的黨史,務實的,非常務實,隨時變的,怎麼有用就怎麼搞,就這樣一個黨,非常務實的。能不能再次務實一點,把問題解決了,不用拖到2035年,我認為已拖不下去了。」

這次美國大選很多網友都在講,是「美(國)中(共)大選」,是「正義與邪惡的較量」,何軍樵認為很有道理,「這些話非常經典非常精闢,確實反映了本次美國大選深刻的內涵和背景,它的重要性。我想老百姓都看到了,(中共的)領導們不可能沒看到。關鍵的關鍵是有沒有政治智慧,把這些複雜的繁複的沈重的歷史包袱和新問題真正地做一次解決,於國於民幸甚。」

何軍樵表示,所謂法治社會就是民主社會,因為一黨專制下沒有法治社會,特權下沒有法治社會。2035年基本建成法治社會,就是要在2035年建成民主社會。沒有必要再拖15年,也沒有必要一次次不兌現承諾。

「民主轉型最大的障礙就是歷史問題和腐敗問題。歷史問題跟現任領導人無關,沒有必要自己去扛。腐敗問題的解決可以通過大赦來解決,既往不咎;重大人權犯罪問題可以通過民法或者國家賠償來解決。由此走上一條民主之路。」

回到對特朗普的選舉,何軍樵表示,他早在四年前就認為特朗普的出現是一個天意,「事情發展到今天,其實我們都已經看出來了,很多事情就是一個天意,你不能說沒有天意。無神論者為甚麼要去廟裏燒香拜佛,所以大家都看出來了,這就是個天意。」

「老百姓需要明主,老百姓需要選票,這就是個天意。所謂孟子所講:『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甚麼是天意?天意就是民意(民心之向背),民意就是天意。」

對於中共,何軍樵表示,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者昌,逆者亡。「毛澤東有一句話『與天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最後他鬥贏了沒有,國家成甚麼樣子。」

「所以,跟天鬥,就掂量掂量,鬥不鬥得過,跟歷史潮流鬥,能不能鬥得過,自己掂量。」何軍樵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