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美國大選已經從選舉戰演變成法律之戰、正邪之戰,這場「大戰」不僅發生在美國社會的各個角落,在美國的鄰居加拿大同樣燃起了「戰火」。大選在加拿大華人社區引起了持續的高度關注。 

中共操縱大選 每人都應發聲 

從事財務工作的梁淼林一直在關注著美國大選 ,她表示:「這次美國大選非比尋常,特別出乎人意料。尤其是在選票計算的方面更是讓人跌破眼鏡。」 

2020年美國大選出現了諸多爭議,越來越多跡象、證據顯示可能發生了很嚴重的自上而下的選舉舞弊。對於選舉舞弊問題,梁淼林說:「這就說明中共的滲透之深,連美國大選都可以操縱。還有那麼多的政府官員被腐蝕,好可怕。正義和良知都被埋沒,還有甚麼是可以信賴的?」 

談及美國大選對加拿大的影響時,梁淼林表示:「拜登當選會讓加拿大受制於中共,更多的領域被滲透,公共安全受到威脅。特朗普在台上的話,這些情況都不會發生。而且美國經濟繁榮也會帶動與加國的貿易。」 她補充說:「如果拜登上台,社會主義還有共產主義會在美國大行其道,到時經濟下滑、失業增加、社會道德倒退,人處於惶恐之中。但是特朗普連任的話,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他會對中共採取強硬措施,不但保障美國的利益不會受到損害,而且會保障香港的人權。」 

她建議此時此刻美國人民應該發聲:「勇敢地站出來反對不正當的選舉結果。每個人都發聲,事情就能朝著正道上走。」 

中共侵蝕美國 特務滲透政壇 

程先生曾在德國攻讀研究生,後回到中國南方發展,但國內社會的現狀讓他感到沮喪,於是在四年前舉家移民到了加拿大。 

他認為,中共肯定干預了美國大選,「美國已經被中共潛移默化滲透得十分嚴重,舉個例子,你看獲得諾貝爾獎的物理學家楊振寧,在2004年娶了一個28歲的年輕女人,這裏面一定不簡單。還有嫁給傳媒大亨默多克的華裔女人鄧文迪,也不是那麼單純的愛情婚姻,都有著政治因素在其中的。再有最近被爆料的中共女特務方芳和加州的多位議員關係密切。從這些女人能看出中共對美國滲透的一些手段和端倪。」 

程先生說,中共從成立以來就一直喜歡用特務手段來獲取關鍵信息和技術,從內部摧垮對方的核心價值觀。「你看10年前火遍全中國的電視劇《潛伏》,就是演繹中共特務如何淋漓盡致地偽裝自己,為中共獲取重要訊息的故事。當時反覆在電視台播放,收視率極高。來到國外之後,經常看海外的新聞網站關於中共特務的報道,由此對中共特務這種特殊的職業有了更加真實的認識。」 

他覺得特務是一種不道德的職業,是一種怕見光的工作,但是在中共領導的中國,人們覺得這種職業很厲害,甚至很「偉大」 ,還有專門培養特務的學校、國際關係學院等。「這是一種扭曲的價值觀。特務採用了很卑劣的手段,首先就是欺騙。這對一個社會來講,就像是一個美味成熟的蘋果裏面生了一隻蛆蟲,慢慢會將這顆蘋果腐蝕殆盡。是非常可怕的。而且這與我們傳統的價值觀念誠實守信是背道而馳的。」 

程先生補充,這種特務手段的滲透,還體現在對拜登兒子的收買。「最近那個翟東升的視頻裏不是講得非常清楚嗎?中共幫助拜登兒子在全球做生意。還有那個住在長安街邊上一個北京四合院的,操著流利北京話的美國籍猶太人老太太,輕鬆就搞定了習近平在美國的新書《習近平治國理政》發佈會。了解了這些,就不難看出中共對美國大選存在干預的可能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