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香港著名專欄作家及時事評論員陶傑:美國意識形態內戰,從克林頓開始;美國史上從南北戰爭後最激烈衝突,特朗普領導的四年革命尚未成功;林鄭連任機會是零,誰當美總統香港也會亂。(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香港著名專欄作家及時事評論員陶傑:美國意識形態內戰,從克林頓開始;美國史上從南北戰爭後最激烈衝突,特朗普領導的四年革命尚未成功;林鄭連任機會是零,誰當美總統香港也會亂。(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美國大選激烈空前,投票結束後,爭議隨之而來,現任總統特朗普指控大選計票舞弊,並將訴諸於最高法院。最終由誰入主白宮,決定美國未來走向也牽動世界局勢。香港著名專欄作家及傳媒工作者陶傑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這場選舉是一場美國意識形態的內戰,「是美國歷史上,從南北戰爭以後,沒有見過的激烈衝突。」

擁有「香江第一才子」之稱的陶傑說,這場內戰自前總統克林頓上台後開始,隨後即慢慢地加劇,直到奧巴馬入主白宮後惡化。

他說,民主黨已背離了前民主黨總統杜魯門跟甘尼迪之前的「舊自由主義精神」,滲入了馬克思與列寧的意識形態,並打著社會主義、福利主義的偽裝,形成一股勢力。而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上台後,極力掃除這股勢力,「所以特朗普過去四年領導的是一場革命,這場革命尚未成功。」

「政治正確」腐蝕美國東西岸學院

「美國民主黨作為所謂的自由派,跟冷戰時代以前的自由派是不一樣的。」陶傑說,60年代初期的美國總統甘迺迪,以至此前的杜魯門、羅斯福總統,或更早前的多位美國自由派的民主黨總統,都與共和黨一樣,忠於「華盛頓總統立國憲法的核心精神跟初心。」

但90年代風行「政治正確」風氣,「首先慢慢腐蝕美國東西岸的學院,從社會科學學習開始,然後蔓延到文學、政治學、或者整個科技界,『這個不准提,那個不准說』。」

「在普林斯頓大學、哈佛大學要重新評價一些所謂的歷史人物。」陶傑說,就如同英國牛津大學學生去衝擊前首相邱吉爾,或對一些建校時期作出貢獻的英國政治家,「說他們曾蓄養黑奴,或者說過一些支持或者擁護殖民主義、帝國主義的言論,所以要把他們全部否定。」

奧巴馬入主白宮 意識形態戰爭惡化

陶傑說,這場意識形態戰爭從美國前總統奧巴馬進入白宮開始惡化,「因為他那時做了一件非常有問題的事,他一進白宮,就把白宮裏邱吉爾的銅像給移走了。」

然而邱吉爾代表的歷史意義卻是極其深厚。陶傑說,「邱吉爾是英美的外交和冷戰之後,整個自由世界的民主自由的利益的一個關鍵的人物。」因為邱吉爾在二次大戰期間,與美國艾森豪將軍、杜魯門總統、巴頓將軍,以及英國蒙哥馬利軍事指揮官,團結一致,攜手作戰,「在諾曼底的戰役,那是盟國一場非常輝煌的反攻,戰勝了納粹德國。」

為了紀念英美血濃於水的情誼,英國政府將邱吉爾銅像送給美國,此後一直放置於白宮。「這沒有干犯奧巴馬,他進去以後就把它移開。」陶傑說,奧巴馬的這一舉動,「是一個象徵的訊號。」

「這個東西兩岸的『政治正確』,這種白人的自責,白人的自救而且衝擊到白人的自我否定,然後就形成了今天的『黑命貴』,反法西斯的這種暴亂、極左、『Me Too』。」

他還舉例,特朗普上台後,提名卡瓦諾(Brett Kavanaugh)為最高法院大法官,卻招來「激進的、有暴力傾向的女性主義者,暴力的衝擊,破口大罵。」

「這些就顯示民主黨已經逐步背離了,當初的杜魯門跟甘尼迪以前的舊的自由主義精神,滲入了馬克思、列寧的意識形態。」陶傑說,這股意識形態成為一股勢力,並在全球化造成美國國內貧富懸殊加劇之後,打著「社會主義、福利主義的偽裝」。「我們都知道當貧富懸殊加劇時,就是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壯大的溫床。」

並且在克林頓推動全球化以後,冒起美國新一代的財富霸權,如華爾街、IT、Facebook等等。陶傑說,他們對複雜的國際政治缺乏判斷力,「並且富裕、成名得非常早,因而形成了所謂的知識份子的傲慢,覺得自己永遠是對的。因為我念過書,我也念過《資本論》,也念過《原富論》,我知道應當怎麼做,才能夠實現真正的公義。」

他還提及民主黨公然地存在「階級歧視」。他舉前國務卿希拉莉為例,她曾說:「四年前投給特朗普的都是一籃子的可憐蟲。」「它在鼓吹,明目張膽的歧視,階級歧視,告訴你美國的中西部的農民,拿槍的,他們都是沒有教育,沒有知識。」

此外,民主黨鼓吹種族歧視,支持「黑命貴」。「整個美國的自由派知識份子,背叛了他們原來的一些價值觀,就是(機會)平等。但是他們手上有了喉舌,他們來指責你是歧視,那個鼓吹,這個壓迫。」

就任四年總統 特朗普領導一場革命

陶傑表示,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完全知道這股意識形態,並且決心對付這股勢力,「四年以來,很諷刺的是一個美國的富商,他領導的是基層、工農,去把這些腐敗的,所謂的小資產階級,公共知識份子,把它篡奪了這個權利,而且正在腐化的權利,把它給奪回來。」

「他(特朗普)這是『霹靂火』的性格,一拍桌子,說:這些知識份子的東西岸的官僚,把簡單的事情弄得很複雜,把這些黑白顛倒了以後,用他們學術的詞彙來包裝。我們不要這個,我們要把它給掃掉。」

「所以特朗普過去四年領導的是一場革命,這場革命尚未成功。所以現在的形勢,是特朗普仍需努力。他自己說,『你再給我四年。』」陶傑說。

「這一場(選舉)是活脫脫的內戰,這是美國歷史上,從南北戰爭以後,沒有見過的這麼激烈的衝突。」

特朗普被抹黑 支持者拒答民調

11月4日凌晨,大選開票尚未完成,特朗普指控大選計票舞弊,隨後並在多州採取多項法律行動。4日當晚特朗普自行宣佈在賓夕凡尼亞、格魯吉亞(Georgia)和北卡羅來納州三州勝選。特朗普的得票與大選前多數的民調結果大相逕庭。

在選前(11月2日)接受專訪的陶傑認為,各項民調顯示拜登領先特朗普12%,是偏離事實的。「領先12%,這早就沒得追的了。」陶傑說,在美國進行民調拒答率達七成,而這七成民眾多數是支持特朗普而羞於啟齒承認的。

「特朗普已被你們抹黑成一個種族主義者,如果我說我支持特朗普,那不是等於我承認我是種族主義者嗎?」陶傑認為,「把電話掛上的這些選民也算在裏頭,應該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比拜登多。」「這種民調是越來越偏離。」

林鄭連任可能性「零」 特朗普拜登誰上台 香港都亂

此外,對於正率五名局長前往北京的林鄭月娥,是否連任香港特首,陶傑說:「我認為可能性是零」。因為北京清楚國際形象惡劣的林鄭,對它而言是「資產」還是「負資產」。「如果它這樣讓林鄭連任,全世界都會嘲笑它。它心裏知道的。」

而港版國安法生效後,「香港是沒有人願意去選特首的。」陶傑表示,精明的香港人會掂量,「如果我選特首,同時是接受了美國制裁,這個我絕對不幹的。」

不過他說,如果拜登當選總統,會不會取消此前特朗普對香港進行的各項制裁,如取消因國安法對香港官員的制裁,重新承認香港獨立關稅區,重新承認「香港製造」等等,而這也是港人如此關心此次美國大選的原因之一。

此外,他認為「拜登上台會跟中共的關係大為緩和。那麼中國會不會有的人會想到騰出一隻手來,要教訓教訓香港這些『囂張』的人呢?或者是教訓一下蔡英文。那時候就看大陸自己的局勢怎麼樣。是不是?所以全球化裏頭很多的因素是互動的。」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反正特朗普連任香港也亂,拜登上台香港也會亂,但是亂的形式可能不一樣。」陶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