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2019年中國人權報告》中,「出於政治動機而對在國外的人進行報復」被列為一個單獨的話題。其中,泰國難民遭中共抓捕的案例在列,再次引發外界對泰國難民處境的關注。

10月26日,美駐華大使館和領事館網站發佈中文版《2019年中國人權報告》,該報告的英文版本2019 Country Reports on Human Rights Practices:China已於2020年3月11日在美國華盛頓DC發佈,可在美國國務院官網查閱。

人權報告指出中國重大的人權問題包括:被政府任意或非法殺害;被政府強迫失蹤;被政府實施酷刑;被政府任意拘押;嚴酷並且危及生命的監獄和拘留條件;政治犯等。報告並列舉了相關案例。

報告稱,有多個可靠的報告稱,(中共)政府出於政治目的濫用國際執法工具,以報復身在國外的一些特定人士。另有可靠報告說,出於政治動機,(中共)政府試圖向其它國家施加雙邊壓力,以達到讓其對特定人士採取有害行動的目的。

相關案例除了廣受關注的新疆人在海外活動受到報復外,還提到中國難民邢鑒在泰國被拘押事件。

報告例舉:11月25日,自由亞洲電台報道稱,泰國當局應江蘇省公安官員的要求拘押了被聯合國難民署認可的中國難民邢鑒(Xing Jian),據稱是因為他「在網上散佈謠言」。

已定居紐西蘭的河南維權人士邢鑒日前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江蘇漣水警方肆無忌憚地在泰國對滯泰中國難民進行抓捕,不但違反國際法,更是對泰國主權的侵犯,進一步地凸顯了在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是沒有任何的言論自由。

他說,「我只是轉載發佈了一些檢舉、控告的文章,江蘇漣水當局便跨國對我進行迫害及搶劫,且泰國警察全力配合對本人施暴,這是紅色力量向自由民主世界滲透的最有力證據。而泰國警方在該事件中扮演的角色更像黑社會中的『小弟』。」

邢鑒特別提到,「估計滯泰難民在200人-300人左右,比較分散。當時我走的時候,我那個監室還關有至少四名法輪功學員。」

疫情中穿越泰馬邊境的流亡者

民主人士段井剛告訴《大紀元》記者,他在泰滯留了9年,之前曾策劃籌備的遠洋計劃「五月花號」,因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擱淺。2011年,段井剛因為茉莉花革命被抓,因沒有護照,翻山到越南,輾轉到達泰國。上個月,他終於穿越了泰馬邊境。

據介紹,疫情中,泰國和馬來西亞兩國邊境都是關閉的,泰國南部幾乎是軍管的狀態,幾步一個崗哨。他從泰國南部尋找可能過境的途徑,在海邊的無人沙灘上走了十公里,在邊境被一條河擋住了。

終於在一個關口,一個當地人帶他坐電單車,又坐船進入馬來西亞。在下一個關口,他徒步走路,想截停路上的車,只有一個騎電單車的人跟他打招呼,衝他笑了一下。因為是本地人,通過關卡時士兵沒有攔截。

禱告之後,他勇敢地走進一個小城警察局,他手裏只有一張聯合國的庇護登記卡複印件(原件被收回)。他說明自己要找美國大使館和聯合國機構辦事。一個小時後,他獲得了通行證,到達吉隆坡。

段井剛表示,自己必須往前走,因為是沒有退路。在泰國看不到安置的希望。泰國被滲透得非常嚴重,包括聯合國的機構。

「那邊的情況不是很好,尤其中國難民,泰國是中共比較重點看護的一個地方,也有很多(中共的)線人,比較艱難。」他說。

段井剛曾向在泰國的聯合國難民署申請庇護,沒想到案件關閉。據段井剛所知,這種案件被關閉的人很多,甚至被騙回中國的也有。「我知道中國人真正反共的,回去會被抓的這種,中共重點看護的對象,往往得不到難民身份。」他說。

他保守地估計,目前滯留在泰國的有法輪功學員、維權人士、民運人士等有幾百人,很活躍的大家都知道的大概有幾十人。

他說,「現在大家日子都不好過,因為泰國靠旅遊支撐經濟,已經關閉了一年。原本打工做旅遊賺錢,也不需要身份,現在全停下來,大家都失業。」此前,警察查非法工作,段井剛曾被抓一次,幸運的是關了幾個小時就出來了。

段井剛表示,「泰國這個國家還不錯,是挺好的。但是感覺聯合國機構大部份都是被收買、滲透的,因為他們對中國的難民是最差的,對其他的難民還有一點錢(補貼)。我們是受害者。」

「雖然在馬來西亞很困難,但是我已經脫離了泰國的苦海了。在那裏我是完全看不到希望的,在這裏即使苦一點,還可以繼續往前走。泰國是可以把人困死在那裏。」他說,「我是已經越過了一個圍牆的感覺。儘管前方還有圍牆。」

段井剛緊急呼籲國際機構救助。目前馬來西亞全國封鎖,聯合國的機構不辦公。段井剛還從一個聯合國官員那裏了解到,這些年在馬來西亞申請庇護的人,沒有一個中國人獲得安置。「如果我繼續指望聯合國機構的話,我會重蹈覆轍。」他說。

百餘名法輪功學員滯留泰國

在滯留泰國的難民中,處境最困難的是法輪功學員。

近年來,聯合國難民署(UNHCR)幾乎關閉了中國難民的安置大門。一百多名來自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長期滯留泰國。

而此前,數百名前來避難的法輪功學員被安置到美國、加拿大、歐洲、澳洲等國家。

這些滯留泰國的學員因得不到安置,身處絕境。據最新的《關於長期滯留泰國得不到安置且生命安全受到嚴重威脅的報告》顯示,目前滯留泰國得不到安置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共有105人。其中被關押在移民監的5人,滯留社會的100人;男性43人,女性62人;年齡最大的78歲,最小6歲;最早抵達泰國的是在2011年7月,最晚是2019年2月。

報告稱,由於泰國未簽署《國際難民公約》,滯留泰國的難民長期沒有合法身份,喪失工作權利,因沒有收入而陷入生活窘境;孩子因為沒有身份不能上學。因為公立學校不敢收,私立學校上不起。

此外,學員還發現電話被監聽、電腦被干擾,有十幾位學員的中國的銀行卡莫名被封。

報告稱,泰國從2015年開始受中國影響實行手機實名制,從2017年開始推行華為5G網絡,2019年華為公司開始在泰國建立東南亞5G基地,因此泰國的通信網和互聯網都受華為控制。

更為嚴重的是,由於難民身份得不到承認,導致泰國警方可以以「非法居留」的藉口抓捕、關押他們。在中國大使館對面人行道上煉功、在大皇宮等景點發真相資料的學員被抓捕。

如,目前關押在監獄的學員,年齡最大的65歲(冷濤)。李紅軍被關了近八年,由於移民監條件惡劣,幾十平米的屋子裏有時要關上百號人,學員身體狀態堪憂。

報告認為,泰國是民主國家,曾接納了數十萬來自越南、柬埔寨、老撾和緬甸因戰亂造成的難民,還收容了數以千計由更遠地方逃離本國迫害的人。在處理難民事務方面做出了很大貢獻。目前難民的困境完全是因為中共將其黑手伸向海外、將國內迫害延伸到國外。

自2014年9月11日至2015年4月10日,泰國警方受中共駐泰國使領館施壓,先後6次抓捕法輪功學員,其直接推手是時任中共駐泰國大使館大使寧賦魁。

如,在2015年芭堤雅的兩次抓捕行動中,警察還向學員出示了由中國大使館向他們提供的照片,明確說他們是迫不得已而為之。據被抓捕的學員反映,有的警察在抓捕行動中流著眼淚,不停向學員用雙手合十道歉。

旅美的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中國大陸人權律師向《大紀元》表示,這麼多人長期滯留在泰國,是一種人道災難。作為一個國際難民,按國際法的規定他是應該被安置到第三國去的。但是在泰國這麼多人滯留這麼長時間,其實是不合乎法律運作程序的。

那為甚麼會造成這些現象呢?他說,「我們有理由懷疑是中共滲透操控聯合國造成的,因為李克強在2016年的時候,在紐約舉行的聯大『應對難民和移民大規模流動問題高級別會議』上,曾經許諾給聯合國1億美元。從那個時候開始,聯合國就不太安置法輪功學員難民了。」

他強調,從法律角度來分析的話,這種人道災難是聯合國不作為造成的。它的不作為是中共滲透和操控的結果。

他表示,在了解多位法輪功學員在泰國及中共大陸的被迫害經歷後,他非常難過。「這個人道災難是個系統性的錯誤,這個系統就是聯合國UN,只有聯合國UN能解決。所以我們要求UN履行這種義務和職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