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大選接近尾聲之際,拜登之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 的醜聞並未因選戰新聞而被遺忘。國家法律和政策中心(National Legal and Policy Center,縮寫為NLPC)星期天(11月1日)向美國司法部提交一份長達12頁的訴狀,要求對亨特及幾個相關機構進行調查,以確定它們代表中共利益從事政治活動時,是否遵守了《外國代理人註冊法》(FARA)。而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主席約翰遜警告,即使拜登當選,圍繞亨特貪腐醜聞的混亂不會消失。

美國聯邦參議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上11月1日接受霍士新聞節目「Sunday Morning Futures」的採訪時表示,他相信,亨特拜登的貪腐事件,牽扯出3件需要被進一步調查的「醜聞」。

約翰遜是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的主席,自從拜登電郵門事件發生後,該委員會一直致力於調查亨特電郵背後的真相。

約翰遜對主持人瑪麗亞巴蒂羅莫(Maria Bartiromo)說,整個情況是一場「巨大的混亂」,如果拜登當選,他相信這場混亂將不會消失。他補充說:「這就是為何我在相當長的時間裏,一直說我從不覺得拜登副總統應競選總統。」

約翰遜表示:「在發現和揭示有關拜登家族的真相時,我並不開心。」他補充說,正在調查此事的人,是基於一個非常嚴肅的目的,因為「這真是一團糟」。

約翰遜對巴蒂羅莫說,他認為有3個與亨特拜登有關的「醜聞」正在發生。其一、是這些對拜登家族的指控。其二、是許多主流媒體對該事件的掩蓋。其三、是情報委員會和「深層政府」(deep state,又譯為暗深勢力集團、暗深政府)對此事的壓制。

他表示,這三宗「醜聞」都必須進行調查,因為「它們都代表著對我們民主的巨大威脅」。「看看我們現在對拜登一家人了解多少,主流媒體卻沒有報道」,約翰遜說:「主流媒體和社交媒體壓制了這個重要的故事,這本質上是一種內容審查。」

其次,約翰遜表示,他希望知道為何FBI不早點對亨特展開調查。「他們(FBI)沒有調查亨特,是因為他的姓氏嗎?」

約翰遜說:「這是一個嚴肅的問題。」「我們可能有兩套司法系統,一個是針對民主黨人和人脈廣泛的人,另一套是針對像特朗普總統這樣的共和黨人和其他美國人。」約翰遜補充道:「這就是美國人民對FBI等機構失去信心的原因之一。」

他接著說:「媒體、現在的情報界和深層政府,都在為祖拜登出謀劃策」。「這不是俄羅斯的虛假信息」,約翰遜繼續說道:「這是美國選民需要聽到的重要信息,而深層政府和媒體正在掩蓋它。」

亨特未註冊為「外國代理人」 國家法律政策中心選前提告

另一方面,國家法律和政策中心(NLPC)起訴亨特違反《外國代理人註冊法》。NLPC的訴狀源於不久前爆出的亨特「電腦門」(電郵門)及相關報道。

報道說,聯邦調查局(FBI)自去年便開始對亨特進行一項或涉及洗錢、逃稅、電匯欺詐和其它犯罪的刑事調查。亨特父親、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祖拜登及其叔叔詹姆斯拜登均牽連其中。

FBI手中已經擁有亨特一部手提電腦。內有可視作其罪證的電子郵件和短信;該機構最近還對亨特前合夥人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做了問詢,獲取針對亨特及其父親指控的證詞。

訴狀中引用了亨特於2017年5月1日給波布林斯基的一條文字短信,內容涉及他們的客戶、具有廣泛中共背景的中國華信能源公司(CEFC China Energy):「我們不想註冊為(華信能源的)外國代理人。」

信息中解釋說,一旦註冊為外國代理人,其受到的約束比不註冊要多得多。

訴狀中被指涉嫌違反《外國代理人註冊法》的機構,還牽扯到「杜魯門國家安全計劃」,以及賓夕凡尼亞大學及其賓夕凡尼亞州拜登中心(Penn Biden Center)。亨特與藍星戰略(Blue Star Strategies)營運總監佩因特(Sally Painter)一同擔任杜魯門國家安全計劃董事會成員,直到2019 年。

藍星戰略是布瑞斯瑪一家游說公司,幫助該公司向國務院兜售其利益。不過,「杜魯門國家安全計劃」在其2017 年納稅申報表中未表明亨特和佩因特通過布瑞斯瑪彼此間建立的業務關係。

最後,NLPC 要求司法部調查中共向賓夕凡尼亞大學及其賓夕凡尼亞州拜登中心提供的超過2,200 萬美元的匿名捐款來源。這些捐款可能專門用於促進中共利益,並因此觸發「外國代理人」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