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進入倒計時,在以民主黨佔優勢的加州,華裔選民將如何選擇?請看希望之聲電台的報道。

民主黨很像共產黨

在加州核桃市從事教育工作多年的王先生,移民美國14年,一直寫文章支持特朗普。10月25日,他向記者講述了自己支持特朗普的神奇經歷,並分享了對華人移民從不關心政治到積極參與的轉變過程。他相信:神選擇了特朗普來改變美國,改變世界。

王先生說,投票給誰是很難的選擇。經過長時間觀察,他發現民主黨和共產黨很像,它們的承諾都很漂亮,計劃都很好,但是最後不能落實,就像當年中共打土豪分田地,老百姓被忽悠了,並沒有真正擁有土地。

同樣,民主黨的政策也很漂亮,不只是拜登,還有奧巴馬、克林頓,但後來讓華人看到更多的是他們賣國,出賣美國利益。他說,「雖然是新移民,拿到這個國家的護照,站在這片土地上,就希望這個國家好、這片土地被祝福。」所以他放棄了民主黨,不會投票給拜登。

區分中共和中國人民

中共病毒(冠狀病毒)在全球爆發後,特朗普將病毒稱為中國病毒,這讓他很擔心。他說,希望特朗普不要把標籤貼在中華民族身上,儘管中共很不好,但是中國人民是好的;中共做了很多損害美國的事,但在美的中國移民為美國做了很多貢獻。華人把選票投給特朗普,也是希望他能明白,不是所有的中國人都像中共那麼邪惡,也有很多善良的華人住在這裏,和特朗普住在同一片天空下。

他直言從事教育事業,在特朗普的四年任期中,並沒有感受到明顯改變。目前中美貿易戰使得很多華人家長生意受損,孩子甚至不來上學了。他說,即使如此,人有小愛和大愛、有小家和大家,至少現在美國股票在上升,就業率在增長,作為個體受點損失,也要支持特朗普。特朗普會給美國帶來繁榮,讓美國再次偉大。忍一時,是為這個偉大國家盡自己微薄之力,是一種榮幸。

美國需要法律和秩序

他說,一直在寫文章鼓勵大家給特朗普投票。他看到特朗普禮拜天到教堂做禮拜,並出錢做奉獻,卻不見拜登做這些。

有人質疑特朗普是作秀,「可拜登連秀都不做,卻跪在黑命貴面前,面對打砸搶,作為政治領袖,他沒去制止,反而去縱容,向那些人屈服。這給未來的社會秩序帶來非常不好的影響。」他說,夠狠、敢鬧的人會得到政府的支持和縱容,這變成和中國一樣了。一個國家需要law和order,況且美國是有法律和秩序的國家,他支持特朗普的號召,要法治,要增強警力,而不是減少警察。

神奇經歷與支持特朗普

王先生2016年就開始支持特朗普,這與他的一段神奇經歷分不開。那年共和黨黨內大選的時候,有一天在德州,他和白人朋友一起看電視。朋友表示支持布殊,認為特朗普只會賺錢,不懂政治。就在那一瞬間,他聽到一個神奇的聲音,告訴他「這是我要用的人」。

從此他相信神選擇了特朗普來改變美國,改變世界。事實上,特朗普確實改變了世界,美國大使館搬到耶路撒冷,很多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簽署和平協議。他說:「人要有敬畏之心,在總統領袖之上還有上帝、神和佛祖的超凡力量。」

華人在政治上的轉變

外界認為華人不關心政治。王先生認為,這是因為很多華人經歷了文革,或之後的政治運動所造成的。共產黨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就像柬埔寨的共產黨紅色高棉,殺了本國三分之一的人口。柬埔寨人也不參與政治,因為他們害怕。年齡大的華人怕談政治,年紀輕的華人對政治沒有概念,認為政治和錢沒有關係。

來美之後,他發現美國是一個共建共榮的社會。國家政策不是少數精英制定的,人民有參與權,並且起著一定的作用。他說加州反對16號法案,讓很多華人走出來表達不滿。

他認為當人們不再恐懼、開始關心政治的時候,就會有更多的華人參與政治,改變華人形象,並在政府中發揮影響力。華人的優點是勤勞,有經濟實力,並樂於付出。他說他的一個朋友在2016年,就自掏腰包,請那些從來不投票的印第安人坐著馬車、牛車出來投票。他相信慢慢地美國社會能認識到華人的力量。

他希望當地議員能傾聽華人的聲音。華人作為少數族裔中重要的一部份,是有價值和份量的。華人要相信自己也能把孩子培養成為總統或州長,讓世界知道中華民族不僅有悠久歷史,還在當今社會很活躍,能為世界做出巨大貢獻。

華人醫生:特朗普是唯一兌現承諾的總統

10月20日,記者在加州橙縣爾灣採訪了華人醫生湯女士。她對特朗普執政、左媒和奧巴馬健保談了自己的看法。

湯醫生說,2016年那時不知道特朗普,也不喜歡希拉莉,所以投票給了第三者。當時所看的是CNN、MSBC等極左媒體,他們把特朗普描繪成瘋子,所以他的競選活動她從來沒去過。可沒想到特朗普卻贏了。「我當時非常非常激動,我覺得並不是說我支持他,我喜歡他,而是我覺得美國的民主最後讓人民發聲了,所以我當時很激動。」

同時她很懷疑左媒的報道,「因為在選舉之前,95%希拉莉是贏定了,怎麼會突然翻盤了,我就想不通,那在這時候呢,我就開始也看其它電視台,比如:FOX新聞啊。一天在看FOX新聞的時候,放了一下特朗普的集會,是在俄亥俄州的一個集會,有兩個多小時,我從頭看到了尾。我看了以後說難怪他贏了,因為他講的東西都是我們想聽的東西。他當選以後,就是把每一件他競選的諾言,一件一件地做,也一樣一樣地實現……我到美國三十多年了,這是唯一的一個總統,競選諾言是一個一個地去實踐,這是前所未有的,而且他做的事情也是我們關心的事情,確實關係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

奧巴馬經濟政策使美國工作流失

湯醫生在俄亥俄州住過一年,她說當地工人大批失業,七八年過後還是沒有工作,80%的人依賴政府福利。她當時在醫院工作,每天晚上不是刀殺,就是槍殺,各種各樣的犯罪活動。因為大家沒事兒幹,待在家裏。「所以我覺得特朗普上台以後,能夠把鐵鏽帶搞好,能夠使製造業回流美國,這非常非常重要。」

在奧巴馬時期,湯醫生看過媒體對奧巴馬的採訪,她記得,「他(奧巴馬)當時就說製造業是不可能回到美國來的。我們只要把服務業輸出就行了。克林頓執政時也是這麼說的,就是我們美國靠高科技、靠輸出我們的服務。當時我就在想高科技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做的。有些人他的學習啊、他的能力啊,沒這麼高,他怎麼能進入高科技領域?這是不現實的。」

特朗普把工作機會帶回美國

湯醫生說,特朗普上台後改變了奧巴馬經濟政策,實施減稅、為企業鬆綁等等,使很多企業從國外回流。「我也有朋友在鐵鏽帶,他們說,哇,俄亥俄州真是hot(熱),大家都很高興,就是說很多的工作機會,黑人的失業率降到了歷史的最低。」

左媒給亞裔洗腦

湯醫生表示,NBC、ABC都是極左媒體。他們報道的消息幾乎每天都有亞裔受歧視、受欺負的內容,為亞裔洗腦。因為民主黨失去了一部份黑人的支持,需要其它族裔來補充。

現在他們重點給亞裔洗腦。他們注意到華裔在美國參政的越來越多,已經成為一個不可忽視的政治力量。儘管人口比例還很小,但他們要用亞裔去填補失去的選民,他們已經這樣做了。

左媒的報道故意歪曲事實,讓你覺得被歧視、是犧牲者、是社會最底層的人。因為你有了這種感覺以後,你才會支持民主黨,認為他們是為了解放你、解救你。

最近國會通過一個法案,反對亞裔歧視。很奇怪,這個時候通過這個是為甚麼?就是告訴亞裔,民主黨站在你們這邊,你們也要站在我們民主黨一邊,支持我們。

湯醫生呼籲華人積極投票,「每一票都有它的價值,我們華人要積極投票,成為一個不可忽視的政治力量。」「如果我們都不發聲、不投票、不參與,那政治家們為甚麼要為我們說話?」

奧巴馬健保是失敗的、不公平的,沒有解決真正問題

湯醫生認為,美國醫保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對於奧巴馬健保可以說大多數醫生都反對。為甚麼?因為它沒有解決醫保當中真正的問題。它只不過是讓有錢人多付保險費,而對於兩千萬沒有保險的人來說,政府幫他們出保險,免費全保。

其實在沒有奧巴馬醫保之前,有些人是沒有保險的。他們生病時到醫院去看,有很多免費項目,他們可能不知道。

美國醫療費用為甚麼這麼高?美國的藥比加拿大和歐洲的高得多,為甚麼?這與醫生要承擔的責任有關。醫生讓病人做很多檢查,是為了保護自己。因為萬一病人出甚麼問題,醫生就說你原來就有這個問題,這樣醫生就沒事了。如果醫生不做這個檢查,出了事就是醫生的事。假如這人在店裏、在家裏看電視,突然腦溢血、心肌梗塞死掉了,沒人說甚麼。可假如他死在手術台上,那簡直不得了了,天大事兒啊!賠償幾百萬、上千萬的都有。

奧巴馬醫保沒有涉及到這些問題。他的醫保政策是失敗的。對於有工作的人,他們要付高額保費,而對於那些不工作的人,一分錢保費都不用付;在加州非法移民有全保,一分錢都不用付。這對辛勤工作的人來說很不公平。再有奧巴馬醫保也沒提供更好的醫療服務,更沒有降低保費。

湯醫生以自身為例說明奧巴馬醫保的不公平性,「以我個人經歷,我、我先生和我兒子,他26歲之前吧,我們三個的保險費是450塊錢一個月,到了奧巴馬的時候,一個月要1,500塊錢,還不包括小兒子的保險。現在我們是買了一個最低的保險,就是一個月要一千七百多塊錢。我們兩個都很健康,甚麼事都沒有,那憑甚麼啊?」她說,「對我來講,我因為做醫生收入還可以,但是有很多的小生意主啊,他們根本就付不起這個費用。但是你把他劃分為他是有錢人,因為他有工作、他靠自己努力、他能養活自己,你就認為他是有錢人。那反過來,甚麼事不做的人,他就甚麼都有,我覺得這個事情本身不公平。」

橙縣縣政府社區拓展總監:捍衛自由華人須付出

2009年7月,Saga從中國大陸移民美國。經過深思熟慮,她選擇了從政。 這些年來她成功完成了從新移民到加州政府官員的奮鬥歷程,現任南加州橙縣縣政府社區拓展總監。

10月9日她表示,來美第一年,感覺美國空氣好、環境好、人友善,而且發現移民對美國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尊敬和認同。她曾問過一個移民:「美國到底給了你甚麼好處,讓你如此的推崇?」對方回答:「美國沒有給我甚麼好處,但是我自己所有的夢想都在這裏實現了。」

這讓她沉思:一個普通移民,初來美國時一窮二白,還借了很多債,經過辛苦打拚,過上好的生活,甚至對未來很有期許。「所有夢想都在美國實現了」,這句話份量相當重,徹底改變了她對美國社會的認知。這是一個自由民主,真正能使普通人夢想成真的國家。

支持特朗普 為保衛美國可犧牲生命

Saga認為,是基督徒創立了美國,她的國體建立在基督教舊約的基礎上。雖然她不是基督徒,但非常尊敬他們。美國人大多信仰基督教,做事有底線,對人友善。因此她愛這個國家。

2016年,在特朗普競選總統陳述政綱的時候,講了很多沒人敢講的問題,講出了百姓的心聲,同時也講了解決辦法。她認為特朗普更有能力運籌帷幄。從那時起,她開始支持特朗普。

Saga說,如果2016年特朗普沒有當選,而是希拉莉當選的話,一定會第一時間禁槍,會引起全美所有擁槍人和保守派的反抗,那麼就會發生革命、暴力、流血。在這樣的情況下,是選擇跑到安全的地方避難,還是拿起手中的槍來戰鬥?以她的性格,她會和她先生一起拿起槍來保衛這個國家。儘管那時她還不是美國公民,但為了保衛美國,她可以犧牲生命。

共和黨理念與華人傳統理念相近

Saga認為,共和黨肯定有不完美的地方,很多人甚至說共和黨人軟弱,做不成事;也有說他們自私等等,「但是當你深入了解共和黨政綱後,你會發現很大程度上,共和黨政綱跟華裔的傳統理念很接近。」

她說:「我們華裔到哪裏其實都是一個很平和的族群,都會儘量去適應、去尊重、去學習、去融入;我們努力地的學習、努力地工作,不偷不搶,通過自己的雙手和自己的汗水去創造更多的果實,然後享受我們的果實;同時,我們也願意拿出一部份給到這個社會體系,或者給到一些慈善的組織,去幫助能力和條件比較差的一些族群,讓大家有一個儘量和諧的、和平的社會。

那共和黨的政綱,其實它會要求你對自己有一個自我的要求。你想要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你想要通過你的雙手和你的努力、你的才智,把自己變得越來越好,同時呢,由於你變得越來越好,你自然就可以創造更多的價值,那麼通過你創造的更多的價值,也能夠在履行自己責任的同時兼顧照顧他人,從而提升整個社會的效率,然後幫助這個國家變得強壯自信,這才是真正的國力的體現。 」

民主黨政綱助長人性中的惡和惰性

Saga在幫助共和黨候選人翻譯政綱成中文時,發現這個政綱不像民主黨政綱那麼容易翻譯。因為民主黨政綱太簡單了,把所有政綱總結成一個字,就是Free(免費)。而共和黨的政綱,需要選民動腦筋,需要選民有一定的知識去明白政綱是怎樣運作的,同時還需要選民願意把自己放在一個勤勞努力的位置上去付出。

她說:「按照民主黨的政綱,大家當然會很高興了,因為所有的都免費,天下都是免費的午餐。那你為甚麼還要努力的去學習、搞明白那麼複雜、那麼麻煩的東西?你為甚麼要辛苦地每天起早貪黑地去學習、去工作?這個大政府甚麼都給你免費了,你為甚麼要努力工作?你為甚麼要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因此她認為,「民主黨政綱鼓勵、刺激人性中的貪、懶、饞、等、靠、要,把那些糟糕的、負面的、惡劣的人性刺激出來。」這就是為甚麼她不認同民主黨。

捍衛自由 華人要付出

「自由不是免費得來的,要靠我們的努力,華人也要付出,才能保障自己的權益,」 她說,「我就是通過大量的這些實踐、研究,我發現,確實是我們華裔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樣子矇昧無知、渾渾噩噩。美國確實很好,但如果說我們每個人都不努力去做到我們該做的事情,盡我們的本分,那麼自由從來不是免費得來的,你會失去它,再好的東西它不是永遠存在的,你必須要每一分鐘、每一天,每一個人都要盡到自己的那份本分,才可以保全你現在所有的這份美好。」

維護權益 華人須從政

「華人總是說願意做教育的投資,願意把錢和精力投資在孩子身上,但是現在沒有甚麼比政治方面的投資更有回報的了,」她說,「我們來自中國,也都知道政治跟我們沒有甚麼關係,玩政治很危險,一不小心會搭上身家性命,還可能會株連九族。所以華裔來美國之後,延續了這樣的一種特性。在美國你會發現,在公共領域,其它族裔的人都是積極的發出他們的聲音,而華裔卻保持一片的沉寂。是我們自己把自己排除了。」

她引用美國人常說的一句話:「如果你不是坐在桌前點菜的人,就會成為桌上的菜。」她說,「要想維護自己的權益,就要在整個政治決策過程當中,去發揮你自己的影響力。華裔父母要鼓勵自己的子女去學習政治科學,以及公共管理,包括政策制定、城市管理這一類型的專業。有大量的人懂得美國公共管理的重要性,自然就會產生一批願意參選、做民選官員這樣優秀的人。那麼這樣的人呢,在真正懂得美國的精髓,以及懂得這個政治體系的前提下,他們成為合格的民選官員。在進行議政和決策過程當中,他們才能夠做出既符合美國利益,又能展現我們族群的特性的決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