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參議院兩個委員會的一份報告稱,2017年,總務管理局(General Service Administration,簡稱GSA)秘密將特朗普總統過渡團隊的記錄,交給了當時的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和聯邦調查局(FBI)。

同時,根據這份報告,總務管理局當時拒絕向特朗普的總統過渡團隊提供自己保存的記錄副本。

負責為民主黨和共和黨候選人的過渡團隊提供服務的執行機構——美國總務管理局,已經同意與特朗普的過渡團隊達成諒解備忘錄協議。根據備忘錄,這些記錄將被視為過渡小組的私人財產,在過渡期結束時,總務管理局將不會保留這些記錄。

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Senate Committee on Homeland Security and Governmental Affairs)以及參議院財政委員會(Senate Finance Committee)周五(10月23日)發佈的報告顯示,2017年2月15日,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辭去特朗普的國家安全顧問後,總務管理局官員主動聯繫FBI,詢問他們是否應該保留特朗普過渡團隊的記錄。在聯邦調查局要求特朗普過渡團隊保存與弗林有關的記錄後,該機構隨後決定保存特朗普過渡團隊的所有記錄。

根據備忘錄的條款,2017年1月26日,移除記錄的過程開始後,總務管理局官員向聯邦調查局提出保存特朗普過渡團隊的記錄。移除記錄的過程隨後停止了。

總務管理局在2017年6月12日之前並沒有收到正式的保留記錄請求,但還是主動採取了這一行動。

總務管理局還決定,不告訴白宮或特朗普過渡團隊有關紀錄被保存的事情。該機構還拒絕接受調查小組提出的查詢這些記錄的要求。

2017年8月,穆勒的團隊提出要求並從總務管理局那裏收到了關於特朗普過渡團隊中13名官員的記錄,其中包括當時的中央情報局(CIA)局長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時任國家安全顧問基思‧凱洛格(Keith Kellogg),以及特朗普的女婿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的記錄。

穆勒是通過聯邦調查局助理總法律顧問(FBI Assistant General Counsel)凱文‧克林斯密斯(Kevin Clinesmith)的兩份有抬頭的備忘錄獲得這些記錄的。克林斯密斯在8月認罪,承認在獲得秘密法庭授權的過程中篡改了一封電子郵件,以便監視特朗普的一名前競選顧問。穆勒團隊沒有發出傳票或搜查令,總務管理局也沒有給過渡團隊查閱這些記錄的機會。

報告沒有提到在弗林辭職後,具體是哪些總務管理局官員主動聯繫了聯邦調查局,以及提供了過渡團隊的記錄。

參議院的這份報告稱,新發現的總務管理局違反與特朗普過渡團隊的諒解備忘錄的行為,是「特朗普競選團隊和政府從聯邦官僚機構那裏受到不同待遇的另一個例子。」

報告中寫道:「這份報告的目的是提高透明度,讓公眾了解,2016年總統就職過渡的進程,到底是如何被破壞的,這樣將來就不會再發生了。」

總務管理局和特朗普的競選團隊沒有立即回應評論請求。

為了彌補總務管理局為過渡團隊提供服務過程中的幾個漏洞,約翰遜在2月份提出了《2019總統過渡加強法案》(2019 Presidential Transition Enhancement Act)。該法案在國會獲得通過,並在一個月後由特朗普簽署成為法律。

新的法律要求總務管理局,將任何有關過渡團隊記錄的第三方調查或法律程序,交給總統過渡團隊指定的代表。

它還縮短了總務管理局為總統過渡小組的服務期限,從150天縮短到6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