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積極滲透澳洲各級政府之際,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局長近日表示,將給每位議員寫信,指導他們怎樣應對外國間諜的籠絡手段和滲透企圖。他說,外國間諜鎖定了澳洲各級政府,所有議員都是其腐蝕的目標。澳洲外交部長表示,情報局的行動正是時候。

10月20日(周二),澳洲安全情報局局長伯傑斯(Mike Burgess)在議會委員會上說:「外國政府秘密命令一些人(和政治人物)搞關係,巴結討好,而總有一天,他們會索要回報的。一些無辜的人可能甚至都不知道他們已經被影響,而這影響是以一種違背國家利益的方式實施的。」

伯傑斯雖然沒有點名具體國家,但伯傑斯的前任劉易斯(Duncan Lewis)去年退休後首次接受公開採訪時曾披露,中共正在通過「隱秘」的干預手段試圖「接管」澳洲的政治系統,每個政治人物都是其潛在的目標。

和伯傑斯一樣,劉易斯在任內也沒有點名威脅澳洲的外國政府,直到退休後才直言不諱地說,中共就是那個以「壓倒性」的攻勢向澳洲政壇核心滲透的外國勢力。

伯傑斯在本周二的議會委員會上說:「在未來幾周內,我將寫信警告所有聯邦議員,他們就是那些試圖竊取我們機密並操縱我們決策的人的目標。情報局將繼續和各州、行政區合作,以確保他們了解這些威脅並知道可以採取哪些措施來應對。」

「我們見到的證據表明,(外國)情報部門在以欺騙的手法企圖在澳洲各級政府培植政客,以推進外國政府的利益。」

今年6月,澳洲安全情報局和聯邦警察聯合搜查了新州上議院工黨議員莫索爾曼(Shaoquett Moselmane)及其華裔顧問張智森(John Zhang)的家和辦公室。通常,反外國滲透調查都是保密的,但張智森上法庭挑戰警方搜查令的做法讓外界首次可以了解調查內情。

法庭文件顯示,警方在調查張智森、莫索爾曼和其他一些華人所在的一個私密聊天群,並懷疑張智森及其同夥利用這個聊天群向莫索爾曼施加影響,企圖讓他在新州政府內部推進中共的利益。

伯傑斯提醒說,澳洲社會各階層幾乎都是外國影響力干預的目標,澳洲境內的間諜數量比冷戰高峰期還要多。「僅僅是讚揚一個國家或公開站在它的一邊,本身並不是外國干預,但當這種宣傳是由外國政府暗中策劃的,並且違背澳洲的國家利益,就很可能構成外國干預。」

在各界譴責中共掩蓋疫情真相、延誤預防時機而導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蔓延全球之際,身為新州議員的莫索爾曼今年年初卻在個人網頁上發文鼓吹中共已經成功控制疫情,並用「果斷」和「效果顯著」來形容中共的抗疫措施,用「堅定」來形容中共的領導力。

澳洲內務部長達頓(Peter Dutton)強烈譴責莫索爾曼為中共背書。「你不能在效忠另一個國家的同時還忠於(我們)這個國家」,他對2GB電台說,「為中共背書是讓人完全不能接受的行為,他(莫索爾曼)應該辭職。」

莫索爾曼不僅受到執政黨自由黨的譴責,同時也在己方的陣營內激起一片反對聲。陸克文政府時期的通訊部長康羅伊(Stephen Conroy)說,莫索爾曼「絕對是工黨的恥辱」,他「仍在議會任職讓人感到震驚」。

伯傑斯還警告說,疫情期間,間諜和罪犯的網絡活動更加猖獗,澳洲人面臨的安全威脅更大。

對於伯傑斯的警告,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敦促同僚對日益增強的外國干預威脅保持警惕,她對2GB電台說,在戰略緊張局勢加劇之際,惡意的外國代理人和間諜正在利用新技術來針對澳洲人,現在正是向議員們發出警告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