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向議會發出警告說,一些澳洲高校研究者及其家人受到外國代理人的脅迫,要其透露敏感信息,政府對外國勢力滲透澳洲大學的現象不能聽之任之,因為這會嚴重破壞澳洲的民主社會。

聖誕節前,澳洲安全情報局向議會情報和安全聯合委員會遞交了澳洲高校領域受外國影響力干預的相關意見書。該機構表示,一些大學為避免因得罪外國勢力遭受經濟損失而進行自我審查,還有學校面臨削減資金的威脅。

「在澳洲安全情報局看來,鑒於這類威脅的嚴重性及其對我們民主社會的腐蝕性影響,我們不能放任這種有害的外國干涉」,該機構在意見書中寫道。

從2015年到2019年,澳洲與中國合作發表的科研論文約有2.8萬篇。

意見書說:「(澳洲)研究機構的開放性和協作性是澳洲許多科技成就的基礎。然而,具有不同政治、文化和道德價值觀的國際研究夥伴可能會試圖利用這種開放和合作的性質(以達到他們的目的)。」

雖然該意見書沒有直接點名中共,但南澳獨立參議員帕特裏克(Rex Patrick)聖誕節前曾呼籲澳洲政府藉助剛剛通過的《外交關係法》取消澳洲高校與天津大學簽訂的所有合作協議。天津大學因為涉及經濟間諜活動而被美國財政部列入黑名單,更被澳洲智囊評為「高風險」實體。

帕特裏克說,中共一直在澳洲從事廣泛的間諜活動和政治干預活動,包括試圖入侵大學、研究機構、企業、政府部門、政黨乃至澳洲議會的信息數據庫。

澳洲安全情報局還在意見書中列舉了一些具體表現,如「一些研究人員及其家人曾受到一些(外國)代理人的威脅、脅迫或恐嚇,這些代理人試圖迫使研究者將敏感研究提供給外國機構」。

還有「一些大學被威脅,如果某些重要研究繼續下去,他們的經濟就會受損」。

另外,「我們知道有學者為了避免不利影響,如外國資金來源被削減或受到可能與外國政府有聯繫的個人的威脅,而對課程材料進行自我審查。」

澳媒曾報道,去年8月,北領地查理斯達爾文大學一位講師的課程材料因為提及「一場起源於中國武漢的全球大流行病已造成25萬人死亡」,而遭到中國留學生投訴,最後該校道歉並修改了課程材料。

查理斯達爾文大學道歉事件與新南威爾士大學刪除批評中共的推文的舉動如出一轍。

去年7月,新南威爾士大學(UNSW)的推特帳戶推送了一篇批評中共破壞香港民主的文章。之後,一名與中共大使館有聯繫的悉尼律師黃雨文組織支持中共的留學生向校方施壓,要求學校刪除推文並道歉。該校隨後刪除推文。

澳洲安全情報局寫道:「澳洲校園裏的抗議活動是民主社會的健康標誌。但如果我們發現這種活動是受外國政府秘密指揮的,或者我們社區的成員被外國政府脅迫參與(抗議活動),或者被阻止參與(抗議活動),那麼這種行為就會被歸類為外國干預活動。」

2020年11月,65歲的華裔商人楊怡生在墨爾本地方法庭被控準備實施外國干預行動罪,如果獲罪,他最高將面臨10年監禁。他擔任會長的大洋洲越柬老華人團體聯合會被曝與中共統戰部有關聯。他是澳洲首位在反外國干預法之下被起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