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無論是官方承認的教會,還是被政府打壓的地下教會,都被當局要求「隨黨姓」、「跟黨走」。美國對華援助協會(China Aid)10月11日表示,就連官方認可的「中國基督教協會」和「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也無法正常銷售某些非官方宗教書籍。無論書籍封面,還是商品介紹內容,「基督」二字都被改為「JD」,或直接把「基督」二字抹去。

美國之音報道,自由亞洲電台刊登的附圖顯示,上述兩會微信公眾號「天風書苑」的售書資訊中,竟然出現《中國JD教三自愛國運動文選》,以及《與祖國同行,我國XX徒愛國史蹟》這樣的書名。

JD顯然是基督漢語拼音Ji Du的縮寫,與此類似,書訊中的「YS」代表「耶穌」,「SJ」代表《聖經》,「神」、「主」等字眼則被圖標或色塊遮蓋。報道認為,這是躲避中國網絡審查的結果。

對華援助機構還說,中國2018年3月30日起,全網下架所有《聖經》銷售,淘寶、京東、噹噹網、亞馬遜那裏一本《聖經》也買不到,基督教書籍陸續被封殺、店舖被銷戶。

拆十字架 多針對官辦教堂

中共當局對境內基督和天主教的管制,早已超出對宗教出版物的審查。近年來聖誕節遭抵制,各地強拆十字架事件則主要針對官辦教堂。

北京家庭基督教會牧師徐永海對美國之音說:「這是肯定的。很多教堂十字架2014年起就已經被拆,家庭教會很少有教堂,大部份被拆的都是官方三自教會的。以前這麼多年,中國的宗教政策,江澤民時代三自教會都是黨的助手,一直不受打壓,他們打壓的是家庭教會,但是,2014年以後,不光是家庭教會,三自教會也受到了不應該有的待遇。」

徐永海說,三自教會在管理教會等方面一直在幫助黨開展工作,本應是聯繫信教群眾的「紐帶」,不應受到打壓。目前情況說明,中共的宗教管制正在全面收緊,無神論全線推進。

另據對華援助協會報道,中共正在封殺音樂教材中包括貝多芬《歡樂頌》、德國知名作曲家瓦格納的名歌劇《唐豪瑟》在內的所謂「宗教音樂」,要求教師從教材中將這些內容刪除。

天主教徒的迷茫

另外,隨著中梵關係的持續接觸,中國天主教教徒,特別是地下教徒的處境並沒有根本改變,他們一方面受到中共政府的管控,另一方面要承受羅馬教廷與中共政府勾結的政治現實。

中梵主教任命協議的全部內容至今並不為外界了解,而僅就梵蒂岡就任命主教的神聖教務與中共政府接觸,中國民間基層教會成員頗有微詞。

雲南省教徒章先生認為,教宗將其聖旨授予一個無神論政權是不合理的,是犯罪。他說,教廷和中共當局站在一起,對天主教地下教會教友造成傷害,辜負了他們的多年盼望。

北京家庭基督教會牧師徐永海說:「梵蒂岡可能是好心,因為接觸有利於福音工作,使更多人知道基督,但是,梵蒂岡所起到的作用未必如此,可能梵蒂岡不了解中國具體的情況,因為中國情況比較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