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西岸觀察】,我是林驍然。《紐約郵報》演了出連續劇,繼10月14日拋出重磅炸彈,證實了拜登本人確實介入了兒子亨特在烏克蘭的公司業務之後,10月15日也是在凌晨5點,播出了續集。新的電子郵件曝光了亨特與中國大陸神秘富豪葉簡明之間進行了有利可圖的交易,所涉金額高達三千多萬美元。像10月14日一樣,《郵報》又披露了幾張亨特的自拍照,都是此前網上找不到的。據說他硬碟上的照片有上千張呢,足夠《郵報》在大選前一直發了。

涉中共白手套葉簡明 拜登家族醜聞持續曝光

那麼葉簡明是誰呢?他是中國最大私營能源公司華信能源的大老闆,中國最年輕的億萬富豪之一。文化水平不高,發家過程神秘,又與解放軍高層關係密切。有報道說他是中共江派勢力的「白手套」之一。2018年3月,大陸媒體財新網披露,葉簡明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去了,據說是習近平親自授意抓捕的。現在人在哪,誰也不知道?到底犯了甚麼罪,也沒有公開的報道。但有一點可以證明,葉簡明來頭不小,牽扯巨大的中共高層的經濟和政治利益。

一個是美國前副總統的貴公子,一個是中共紅色權貴的「白手套」,這二人是怎麼走到一起的呢?亨特不用說,看中的自然是大把大把的鈔票,而葉簡明接觸亨特,應該就像烏克蘭的布里斯馬公司一樣,看中的是他老爸的政治影響力。或許還不那麼簡單,葉簡明很有可能是中共最高情報機構授意之下拉攏亨特的。

《紐約郵報》10月15日主要披露了兩封電子郵件,涉及了葉簡明和亨特之間的交易。2017年5月13號發送給亨特一封電子郵件顯示,華信能源與亨特達成協議,讓他出任一家合資公司董事會的「主席或副主席」,內容涉及六個人的「薪酬待遇」細節,亨特的薪資定為「850」。誰不知道這個「850」後面的單位是多少。郵件還概述了一項「臨時協議」,聲稱新公司中80%的「股權」或股份將平均分配包括亨特在內的4人。這四個人沒有具體名字,不是字母,就是簡稱。

《郵報》分析說,當中的首字母「H」應該就是亨特本人,但是不清楚另外一個叫的「Jim」,和一個亨特代為持股的大人物(big guy)是誰。10月15日班農在一個網絡直播節目上透露,這個「Jim」實際上指的是喬·拜登的親弟弟、亨特的叔叔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那個大人物就是喬·拜登本人。看來有錢一起賺,拜登一家人都捲進去了。

這封電郵還提到,亨特對他的辦公室有特殊要求,《郵報》沒有分析具體是甚麼要求,但網上已經有人議論說,所謂的特殊要求,很可能是方便亨特吸毒和從事性交易。他硬碟不是有很多這方面的照片和影片嘛。

2017年8月2號,亨特自己發送了另一封電子郵件,內容談及他與葉簡明達成的一項交易。信中說二人共同成立一家公司,一半股權歸亨特。之所以成立這家公司,是為了方便葉簡明打錢給亨特。亨特說,他與葉簡明的華信能源簽訂了一份3年的諮詢合同,華信能源每年向他支付1000萬美元的酬勞。錢就通過這個叫做「Hudson West 三號」的公司轉到亨特手裏。為甚麼給他錢呢,名頭是「介紹費」。三年下來就是3000萬美元哪。

葉簡明和亨特之間的交易與亨特在烏克蘭的布里斯馬公司的交易不太一樣。布里斯馬直接聘用亨特當董事,每個月給他5萬美元,一共給了五年。葉簡明沒讓亨特到他的公司掛個名頭,而是通過二人的合資公司來轉帳,這樣來的痛快,給的錢更多,也更隱蔽。

亨特到底能為華信能源做甚麼,就能輕鬆獲得年薪1000萬呢?說是「介紹費」,亨特能為葉簡明介紹甚麼呢?這個《郵報》沒有說。倒是特朗普10月15日在北卡州的競選集會上嚷嚷說,亨特一定是給葉簡明介紹了他老爸。但是大家可能也注意到了,電郵日期發生在2017年,當時拜登已經下台了,政治權力過期不侯啊。其實,雖然拜登下台了,他的政治影響力,他在美國政界和政府中的關係還在啊!葉簡明又不傻,他自然知道這一點。布里斯馬不是也一直給亨特薪水,一直給到了去年4月嗎?

葉簡明與亨特因一枚2.8克拉鑽戒結緣

關於亨特和葉簡明之間有利益瓜葛,在之前的一期節目中我提到過,2020年9月底,美國國會參議院共和黨人發佈了一個長達87頁的針對拜登家族貪腐調查的報告,其中用了14頁、羅列了11項調查,試圖證明亨特收受了與中共軍方密切的企業和個人的金錢,並涉嫌了金融犯罪行為。《郵報》10月15日在報道中公佈的兩封電子郵件,實際上就完整的充實了國會的這份報告。

報告中說,早在2015年,拜登還是副總統的時候,亨特就會見了葉簡明的助手。2017年二人終於在邁阿密舉行的世界糧食計劃署的一次活動上見面了,當時亨特承諾幫助葉拓展美國市場,同時為他建立民主黨和共和黨的政治人脈。隨後雙方第一次合作,亨特就向葉簡明介紹了路易斯安那州一筆價值4000萬美元的石油開發項目。

根據2019年7月《紐約客》雜誌的報道,當時亨特和前妻凱瑟琳打離婚官司,凱瑟琳索要巨額生活費,亨特哭窮,於是凱瑟琳就對外披露了亨特收取好處的事實,包括亨特曾收到一枚2.8克拉鑽戒,而這枚鑽戒就是在邁阿密初次見面時,葉簡明送給亨特的見面禮。

《郵報》的報道中還提到了一份2017年9月簽署的「律師聘書」。葉簡明的下屬、前香港政府官員、影星胡慧中的老公何志平同意向亨特支付100萬美元的「法律顧問」費用。2017年11月,何志平在紐約機場被捕,因為他涉嫌向乍得與烏干達政要行賄,從而為其所服務的華信能源謀取非洲石油開採利益,這違反了美國的制裁禁令。何志平當時打的第一個求救電話就是打給亨特的。2018年12月,曼哈頓聯邦陪審團判處何志平三年監禁,罰款40萬美元,2020年6月被驅逐回到香港。

何志平能從美國成功脫身,亨特在其中扮演了甚麼角色,起到了多大作用,這些《郵報》沒有做甚麼分析。但足見亨特和葉簡明關係確實不一般。

推特和面書限制《郵報》報道 難逃調查

《紐約郵報》拋出大選前的重磅炸彈,很有意思的一個現象是,拜登和亨特本人至今對此一言不發,就連民主黨中也沒有人出頭替他父子二人說話。可能大家都覺得,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實的,最好不介入,以免自找麻煩。就連拜登的競選團隊也不敢公開說,報道不是真實的,只說查看了拜登當年的公開行程,沒有所謂的「密會」。

左派媒體絕大多數也都選擇沈默,倒是推特和面書這兩個社交平台出手了,以未經第三方核實為藉口,大量刪除、限制和封鎖《郵報》的報道。就連特朗普競選團隊、白宮發言人和共和黨國會議員的帳號都被臨時凍結了。於是,《郵報》報道了啥沒有成為特大新聞,倒是推特和面書封鎖《郵報》報道到成了這兩天的大頭條。

《郵報》10月15日發表社論抨擊這兩個平台持有雙重標準,指出最近《紐約時報》報道特朗普僅繳稅750美元時,即沒有消息來源和出處,但推特和面書卻不加限制;而他們的報道是有明確來源、且在FBI登記在案的,卻遭到如此審查;社論質疑這兩個平台已然成為左派的宣傳機器。

確實是這樣,如果發生這樣醜聞的不是亨特·拜登,而是小特朗普的話,你看左派媒體、推特和面書會怎麼對待?很明顯,推特和面書這些矽谷的大科技公司已經撕下偽裝了,赤裸裸的越界了,擔當起了言論審查員的醜陋角色。這兩家公司引火上身,接下來一定逃不過被調查。

好了,10月15日的節目就到這裏了。如果喜歡我的節目,就請點讚、訂閱和轉發吧。咱們下期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