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話自然而然,說起來是多麼美;我們的話習以為常,說起來是多麼美。」這幾句歌詞來自台灣的排灣族歌手「阿爆」(ABAO)的原創歌曲「母親的舌頭」。台灣總統蔡英文在今年的雙十國慶致辭中,就特別提到收錄這首歌的專輯:「今年的金曲獎,我們也看到了年輕世代蓬勃的創造力和生命力。他們用各種曲風,自信地唱著自己的母語,呈現對各種議題的價值觀,尤其是《kinakaian母親的舌頭》這張專輯,獲得了『年度專輯獎』的大獎。」

阿爆是排灣族人,族名是阿仍仍。排灣族是台灣第三大原住民族,人口超過8萬人,僅次於阿美族和泰雅族。阿爆來自台東正興嘉蘭部落,是位正統排灣族子孫。雖然如此,但一路在台東出生、長大,甚至是結婚,對於一個跟我們一樣在國語教育下長大的孩子,「母語」這件事聽得懂已經很難,唱得出來則又是另一個世界了。為了將排灣語發揚光大,阿爆開始學習,並嘗試用音樂作為傳承排灣語的工具。她更曾經跟母親和外婆一同錄製「東排三聲代」專輯,用口述說唱方式,帶著聽眾一字一句學起排灣語,並一起學習混在現代音樂之中的排灣古謠。

對於為甚麼要用排灣語唱歌,阿爆接受訪問時曾經提到,「我個人而言,母語專輯這件事有超越本身意義的價值,每一個人對自己的文化認識的程度不一,但音樂是一個很好的媒介,你會給這個族群找自己的管道、使用自己母語的權利,他們會開始用以前已經丟掉的東西、那個語言,我會覺得我自己……我是有用的。」

至於獲獎的專輯《kinakaian母親的舌頭》,阿爆表示有兩層意義:一是取自英文的母語(mother tougue)直譯,二是因為在練習母語排灣語的時候,常常被母親嘮叨「你的舌頭還是不行」。由於這個原因,阿爆於是跟同樣是歌手的母親合力作詞,篩選出實用性高的單字,包括排灣族語的1到10,表達「無奈」的感嘆詞,甚至是部落菜名,令阿爆私底下形容這張專輯其實是一本「高級族語作業簿」。「母親的舌頭」的核心概念是以「排灣族母語」延續傳統價值,由於排灣族是沒有文字的民族,只是透過歌謠、圖像、口傳、圖紋來記錄古老的訊息,也因此專輯外觀唯有圖像,找不到任何文字。阿爆的歌曲,則彷彿是細意的叮嚀,提醒我們好好欣賞這片土地上豐富而美麗的語言。

你聽不聽得懂排灣語其實沒有所謂,排灣語專輯能夠在台灣獲獎,重要的是有那麼一群人,為了不讓自己的母語消失而願意肩負起傳承的使命;也有那麼一群人,對這些在現實世界被視為沒有實用價值的語言珍而重之,並肯定這種語言代表的非主流文化,展現何謂多元並包的精神;還有更重要的,是有那麼一片土壤,有機會讓人認識這些瀕臨消失的少數民族語言,並讓這些東西開花結果,成為世界文化遺產之一。

堅持自己的語言文化並努力傳承,是任何族裔的權利和應有之義;對於非我族裔的東西必要除之而後快者,與其說是我武維揚,毋寧說是一種病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