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家情報總監(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周三(10月7日)對外宣佈,他的辦公室已向聯邦檢察官約翰‧達勒姆(John Durham)遞交了1,000頁材料。達勒姆正在調查聯邦調查局(FBI)和其它情報機構針對「通俄門」的調查過程。

拉特克利夫在一份聲明中說:「根據我的指示,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已經向司法部提供了近1,000頁材料,以回應達勒姆先生的獲得相關文件的要求。」

他還表示:「我會繼續確保情報界配合司法部的要求。」「我們還期待著並支持司法部根據其調查結果作出進一步解密。正如總統明確表示的那樣,我們必須對美國人民保持適當的透明度,讓他們相信,情報專業人士的傑出工作永遠不會被誤用或政治化。」

就在國家情報總局宣佈這一消息的前一天,特朗普總統在推特上寫道,他已授權全面解密與特朗普團隊「通俄門」調查,以及對希拉莉‧克林頓(Hillary Clinton)使用未經授權的電子郵件服務器的『電郵門』調查有關的文件。

總統在美國東部時間晚上8時40分左右寫道:「我已經授權完全解密所有與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政治罪行——『通俄門』惡作劇有關的文件。同樣,還有希拉莉‧克林頓的『電郵門』醜聞。沒有刪改!」他沒有詳細說明這些文件的具體性質。

後來,他還寫道,他「無法相信這些騙子還沒有被起訴」,他指的是涉案的前FBI官員。

在特朗普發表這封公開信之前,拉特克利夫解密了兩份文件。這些文件詳細記錄了美國情報機構截獲的一份俄羅斯情報。該情報稱,希拉莉‧克林頓在2016年7月26日批准了一項計劃,通過將特朗普的競選活動與所謂的俄羅斯對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黑客行為聯繫起來,來抹黑特朗普。

根據這些文件以及拉特克利夫上周公佈的一封摘要信,當時的中情局局長約翰‧布倫南(John Brennan)親自向時任總統的巴拉克‧奧巴馬匯報了這一計劃。然後,中央情報局於2016年9月7日將情報轉交給了聯邦調查局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和副助理局長彼得‧斯特羅克(Peter Strzok)。

拉特克利夫警告說,既然這份情報來自俄羅斯,我們就應該對之有所保留,因為這可能是誇大其詞或故意誤導。儘管如此,這些信息對於證明布倫南的確曾經向奧巴馬和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簡要介紹過情況還是很重要的。

布倫南周二(10月6日)指責拉特克利夫為了政治利益有選擇性地解密這些信息。

被披露的克林頓批准對特朗普進行誹謗的陰謀的時間點非常重要,因為在那五天後,聯邦調查局的斯特羅克將對所謂的特朗普競選團隊和俄羅斯之間的潛在協調展開全面調查。但調查多年後,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最後認定,關於特朗普「通俄門」的這些指控毫無根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