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霍士新聞獲得的新公佈文件,聯邦調查局(FBI)前局長科米去年對希拉莉電郵門調查的聲明在最終公佈前曾被編輯過數次。此外,科米曾在調查還沒結束前兩個月就起草聲明,給調查妄下結論。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議員指控,科米此舉有意要為希拉莉免責。另有議員質疑FBI的角色,及其是否干預了去年大選。

據霍士新聞報道,在早期的聲明版本中,科米對電郵門調查結果下的結論是,有「相當可能」(Reasonably Likely)敵對行動者(Hostile Actors)可以進入前國務卿希拉莉・克林頓的私人電子郵件帳戶。最後將「相當可能」改成了「可能」(Possible),極大減輕了問題的嚴重性。

另一個被編輯的關鍵地方是,科米在原先起草的聲明中將希拉莉使用私人服務器收發政府郵件一事,用「嚴重疏忽」(Grossly Negligent)給予定性,但最終已被修改為「非常粗心」(Extremely Careless)替代。這兩個詞在法律上有著關鍵的區別。

按照聯邦法律規定,政府官員在處理國家情報時如果出現「嚴重疏忽」,可以處以刑事懲罰,被關入監獄或是進行罰款。但是,由於最後聲明版本中出現了「非常粗心」而不是「嚴重疏忽」,致使後來希拉莉免遭指控。

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主席羅恩・詹森(Ron Johnson)12月14日致函給FBI局長雷(Christopher Wray),表明對科米去年就電郵門調查結果的最後聲明曾經被多次修改的關注。

詹森表示,原版文件的內容可以理解為FBI發現了希拉莉在處理機密材料方面有犯罪行為。但被編輯過的版本刪掉了「嚴重疏忽」,而是被一個可以讓希拉莉獲得「無罪判決」的詞換了。

最終版本的聲明不只是一些詞彙被更改過,而且還有很多參考信息也被刪掉。比如,一些能證明希拉莉觸犯了「嚴重疏忽」以及「輕罪處理」條款的參考信息已經在最終版本中被刪除。

詹森在信中還表示,雖然從文件中還看不出來該文件被編輯的具體日期以及誰進行的編輯,但這些編輯工作至少在三個方面顯然改變了科米對電郵門調查聲明的語氣及實質。

詹森指責編輯文件的行為說,「反覆編輯,目的是減小希拉莉作為國務卿時濫處理機密信息的罪責。」

FBI干擾2016年總統大選?

近期一位原先參與通俄門調查的資深FBI特工彼得・斯佐克(Peter Strzok)因其反特朗普短信而被從特別檢察官穆勒的調查團中解僱。霍士新聞證實說,是斯佐克去年將科米聲明中的「嚴重疏忽」改成了「非常粗心」。

斯佐克與另一位FBI律師去年互通的短信內容近日被曝光,暴露出了斯佐克等FBI人員對特朗普的鄙視,但更讓國會議員擔憂的是,短信還透露,斯佐克和FBI高層官員曾在去年大選前商議不讓特朗普勝選的策略,並制定了應對特朗普上台的「保險計劃」(Insurance Policy)。

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主席詹森表示,這些資深FBI特工也負責希拉莉電郵門調查,這不得不令人深深質疑FBI的角色、他們「對2016年總統大選的可能干擾」,以及這些反特朗普的特工在穆勒領導的通俄門調查中所扮演的角色。

對調查妄下結論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資深共和黨議員早在今年8月底,就致函給FBI局長雷,表示他們對去年電郵門聲明的時間順序表示懷疑。他們指,科米顯然是在FBI結束調查前的兩個月內就已經起草了調查聲明。

起草聲明時FBI還有近二十位證人和希拉莉本人需要調查。議員們稱,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科米是有計劃在FBI審問希拉莉本人及其他眾多的和電郵門有關的關鍵證人之前,就想為希拉莉清除罪責。

司法委員會在信函中說,「先下結論,然後去蒐集證據,這樣沒法做調查。」「FBI應該有一個比那更高的標準,尤其是在(調查)這種涉及巨大的公眾利益和爭議的事情。」

2016年7月,科米發表對電郵門調查的最終聲明,稱希拉莉的行為是「非常粗心」,關閉了電郵門檔案調查,並建議對希拉莉免於刑事指控。科米的聲明使得希拉莉最終安全躲過了電郵門所可能給她帶來的法律後果。

鑒於整個電郵門調查中的種種可疑之處,參議院現在想要查出是否科米違反了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