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6日,前美國眾議院議長金里奇(Newt Gingrich)在霍士撰文,分析為何10月7日的美國副總統候選人辯論,將會是歷史上最值得觀看的精采對決。

他說,來自印第安納州的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是一位典型的保守主義者,而來自三藩市的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哈里斯)則是一位絕對的激進主義者,兩者的鴻溝如此巨大,思想和政策南轅北轍。

下面是金里奇的分析。

首先,彭斯副總統堅信美國獨立宣言、美國憲法,尊重美國歷史;而賀錦麗與激進分子結盟,想要「改造」美國,推翻美國的開國先賢和歷史現實。

當談到BLM(黑人命也是命)時,賀錦麗毫不掩飾自己的激進主義,「他們(抗議者)不會停止……這是一個運動。他們不會在11月選舉日之前停止,也不會在選舉之後停止,他們不會放鬆(抗議)也不應放鬆,我們也不應該放鬆。」當洛杉磯市長削減1.5億美元警察預算時,賀錦麗表示為此「歡呼」。

相比之下,彭斯副總統堅決支持警察,要求把罪犯繩之以法。他曾與特朗普總統和司法部長威廉·巴爾合作,進行「傳奇行動」(Operation LeGend)和其它聯邦行動,逮捕和起訴有暴力傾向的疑犯。

賀錦麗卻努力幫助罪犯免於刑罰,2020年6月她提倡公眾為因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事件暴動而被捕的疑犯提供保釋金,她在推特上說:「如果可以的話,立即加入@MNFreedomFund,幫助保釋明州的抗議者。」

彭斯副總統支持執法嚴明的檢察官;而賀錦麗支持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資助的地方律師,這些律師支持犯罪份子、反對警察。

彭斯副總統堅決反對墮胎,賀錦麗則承諾廢除《海德修正案》(Hyde Amendment,禁止政府用納稅人的錢支付國內墮胎手術),她支持用納稅人的錢進行墮胎。

彭斯副總統支持槍枝持有權和第二修正案,而賀錦麗則揣著一個很大的計劃,該計劃將大大限制民眾擁槍的權利。

彭斯副總統堅決支持保守派法官入主聯邦法院,支持特朗普總統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三位候選人。

而賀錦麗則反對這三位保守派候選人,並在針對布雷特·卡瓦諾(Justice Brett Kavanaugh)大法官的聽證會上提出惡毒的問題。

彭斯副總統支持在《第一修正案》下保護宗教自由,而賀錦麗會起訴不支持墮胎議程的修女。

彭斯副總統支持「選擇學校」,尊重父母將子女送進一所好學校的權利。而賀錦麗堅決反對「選擇學校」,主張由教師工會來壟斷學校的管理。

彭斯副總統支持水力壓裂(Hydraulic fracturing,又稱水力裂解,是目前開採天然氣的主要形式),它使美國擁有了能源獨立性,創造了數百萬個工作崗位,並降低了能源成本;但賀錦麗認為這會危害「社區健康和安全」。

最後,彭斯副總統支持移民法,而賀錦麗則取消對非法進入美國的刑事指控,「這應該是民事執法問題,而不是刑事執法問題。」她說。

此外,賀錦麗要求為非法移民提供政府醫療保健和免費教育,並稱「我支持任何人在我們國家享有公共安全、公共教育或公共衛生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