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在11月3日的新一屆總統大選,結果不僅是決定何方入主白宮,更重要的是影響全球反共力道的強弱。專家與學者分別認為,美國圍堵中共的氛圍雖然已是兩黨的共識,但特朗普政府與中共交手4年,對中共政權有一定程度的認識,因而反共立場較為堅定,而拜登陣營若當選則可能讓美國延續奧巴馬時期的對中政策,反共的立場不如特朗普強硬。

美國凝聚起反共的共識,台灣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李酉潭說,這得從特朗普政府在2016年剛上任時說起,當時他喊出讓美國再次偉大的願景,並希望促成各國間的公平貿易,對包括:中國、加拿大、墨西哥等國都有相關要求,而特朗普也發現到,中國加入WTO後並沒有遵照承諾,因而對其展開貿易戰。

他說,在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後,美國政府仍採較保守的立場,希望中國仍能履行貿易協定,直到肺炎疫情大爆發,由於中共的瞞疫與甩鍋,使得美國成為重災區,「對美國而言,生命是第一位的,其價值勝過貿易戰的利益,這讓特朗普政府理解到,中共政權是無道德底線與邪惡的,美國因此覺醒。」

「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立場,之所以發生決定性的變化,疫情是最關鍵的因素。」日本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矢板明夫認為,武漢肺炎(中共肺炎)使特朗普第一任期的努力幾乎成一場空,本已漸入佳境的美國股市,與失業率幾乎遭破壞,特朗普意識到這些責任屬於中共,並獲美國輿論支持,對中共的態度轉趨強硬。

矢板明夫說,「美國與中共間的對立,從過去的局部事件的競爭,正上升到全面的對立。」這也使得對中國的政策,成為這次大選裏,共和黨與民主黨兩黨的攻防重點。

矢板明夫說,特朗普對此態度相當堅決,但拜登表面上對中共嚴厲,而實際情況是,他的團隊,與副手賀錦麗與中共有說不清的關係,這使得反共態度不如特朗普強硬,「這是兩人明顯的區隔。」現在拜登對於疫情的立場,還是反對稱其為武漢肺炎(中共肺炎),並認為美國疫情的爆發,不能歸咎於是中共的責任,從中可了解其對中共的態度。

李酉潭:特朗普對中政策堅定明確

外界關注特朗普與拜登等兩名總統候選人在勝選後,對中共態度採取的調整。李酉潭表示,特朗普政府通過4年來,通過貿易戰、反送中,以及中共瞞疫等事件,對中共已有相當充份理解,這使他們以強硬與堅定的立場推行各項反共政策,且在政治、外交與經濟等多層次面向上推出,且招招打到中共要害。

李酉潭也認為,特朗普的政策歷經數年的與中共交手後成形,因此較為確定與堅定,他們認為除非中共垮台,否則將威脅到全球的民主自由體制;至於拜登的立場較模糊,仍要加以觀察。

「預期特朗普當選後,在反中政策上,仍會保持一貫的強硬態度。」矢板明夫說。他舉例,在處理中共對美國的滲透、產業鏈的重組,以及增加對中國的關稅等政策,仍會持續下去。而他也認為,特朗普應會思考如何在處理中共的前提下,確保美國的經濟與股市繼續穩健發展,並可能避免使用「殺招」。

 拜登勝選 反共力道不如特朗普

至於相對親中的拜登如果當選,他預測,他可能成為奧巴馬時期對中政策的繼承者,但由於美國輿論跟議會已有高漲的反中情緒,因此即使拜登當選,也會被要求得對中共採取強硬措施。

矢板明夫推估,預期在南海、防疫等議題,如果拜登勝選會更加緩和,但在處理貿易順差、中共滲透、網絡攻擊與人民幣等傳統美中問題上,拜登也會對中國步步進逼。整體而言,美中對立的大方向也不會改變,但拜登的出招強度會不如特朗普政府。

他說,拜登跟中國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且不只是他,從奧巴馬、小布殊以來的美國政府高官都是如此,這讓過去的美國對中政策,有遭到中共滲透的疑慮。現在除特朗普團隊以外,美國的多數政要與財政界跟中國都多少有些關聯,這也是為甚麼只有特朗普團隊,敢處理中共問題的原因。

政大國關中心研究員嚴震生說,美國現在圍堵中國的氛圍已是兩黨共識。美國在90年代希望通過對中國開放市場,促使中國的中產階級認識到對民主體制的要求,並促使中國走向和平演變,但美國近年已認識到中共的威權不會改變,因而不論是兩黨、國會或是白宮,對圍堵中國的方向都有了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