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1日至22日,李克強在上海考察,黨媒雖然進行了報道,但仍然照本宣科,修剪了李克強的不少話。同時,中共國務院網站卻連發了6篇文章,透露了更多李克強在考察現場的原話。

李克強考察了上海思愛普(SAP中國)研究院,該企業總部位於德國,是全球最大的企業管理和協同化電子商務解決方案供應商。李克強看到現場的機械人,問道:這款機械人與德國機械人有沒有差距。對方坦言:中國機械人在零部件的精度上還有提升的空間。

李克強說,「開放能夠讓人認識到差距,認識到差距才有提升的空間。一個國家的製造業要提升水平,需要不斷擴大開放」。

李克強再談開放,又明示差距,難怪黨媒報道要省略了。

李克強還考察了前程無憂公司,他現場問:今年各行業實際薪酬變化如何?特別是大學畢業生求職就業情況如何,薪酬預期有甚麼變化?

國務院的文章沒有透露答案。李克強說,「今年我國高校畢業生達874萬,我想從你們這裏重點瞭解他們求職就業的第一手數據」,「我一再說,就業是最大的民生,是發展經濟的基礎和創造財富的來源」。

文章沒敢公佈真實的就業和薪酬變化數據,估計很難拿得出手,也只能強調李克強的期望了,黨媒更是一句沒提。

李克強也考察了上海自貿區,匯報的人希望能在法律法規政策層面給予更大支持。李克強說,「改革開放需要先行先試、敢闖敢試」。

這樣的話再次突破了當前宣傳的內循環氛圍,但是上海的所謂自貿區已經多少年,如今還徘徊在政策問題上,在中共的體制之下,李克強的話恐怕也落實不了。

李克強還走訪了上海交通大學海洋工程國家重點實驗室。他提到,前不久,上海交大幾位資深院士和教授寫信,就科技創新和科技成果轉化等問題提出建議。李克強見到他們說,「你們的信我收到了,你們反映的科技成果轉化所遇到的障礙,我看比較突出的是兩點︰一是破而不立,二是由此導致了政策空窗期」,「嚴重束縛著科研人員的手腳」。

李克強又說了實話,中國科技本來落後,但管理體制更落後,實際成了科技發展的嚴重束縛。市場才是科技發展的真正推手,但中共還在用所謂的舉國體制搞科研,最終的結果可想而知。

李克強當然明白,也說「深化科技體制改革要加強制度創新」,但中共的改革喊了幾十年,至今已經走入了死胡同。

央視的畫面上,李克強顯得精神很不錯,連連談改革開放,也不避諱科技差距,還透露了就業實情,卻難以明言。

黨媒的噤聲,沒能擋住李克強不斷說實話。面對內外困境,李克強可能不得不說些真話,但他的改革開放,恐怕也只能停留在口頭上,難以真正推行。所謂改革開放的下一步,必然直接涉及到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問題,涉及中共各級官員的權位和利益,除瞭解體中共政權,已經再也走不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