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周二的長時間講話,未能緩解投資者對市場准入或中國經濟放緩的擔憂,反加重外界對中美貿易戰或將加劇的預期。彭博社報道說,習近平2018年底的講話預示中美貿易關係將更加緊張。同時講話內容亦引出中共內部意識形態趨向分裂的情況。

周二(12月18日)是中共號稱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日,也是中美貿易戰停火的關鍵日之一。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當日「發表講話」,當中提及「改甚麼、怎麼改必須以是否符合完善和發展中國(中共)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總目標為根本尺度。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

不少外媒認為講話並沒有提及制度性改革,且沒有新意,英國廣播公司(BBC)引述政治觀察人士的話指出,北京的講話甚至有「停滯改革」的暗示。而最近幾周,中共宣傳部門推出紀錄片、舉辦展覽並開展其它活動。這些活動都是在重點強調了執政第七年的北京政權,稱之為「新時代」,對前面的30年著墨較少。

可能是因為中共宣傳部門對北京的「過份歌頌」,外界注意到,中共體制內近期出現了一連串的「異象」。不少高官正在頻繁對北京發出「不和諧音」,而且「數量罕見」。

李克強演講未提習近平

上個月中共總理李克強外訪中,曾作兩次演講。不過,李克強在這兩次演講中,都沒有提到習近平。大家知道,中共官員在公開發言時,一般都會提到習近平。分析認為,這名中共名義上的二號人物,在演講中不提習近平,取而代之的是中共已故領導人、40年前推動「改革開放」、排斥「一人統治」的鄧小平。這不能不說是一個罕見的現象。

《華爾街日報》表示,李克強近年失去了對經濟政策的影響力,「這方面的權力已經轉到了習近平的手中」。

對「過份歌頌」北京的不滿高官當中,還有鄧小平長子鄧樸方。鄧在9月曾作內部演講,但是演講稿卻在網上廣泛流傳。74歲的鄧樸方「含蓄」地批評北京「主動進取式」外交政策,呼應鄧小平的「韜光養晦」外交主張,敦促說要「保持頭腦清醒,知道自己的位置」。

倫敦亞非學院中國研究院(SOAS China Institute)負責人曾銳生(Steve Tsang)表示,儘管習近平仍然掌控大局,但實際中共內部對北京的做法一直有不同意見和不滿情緒。這些不滿和不同意見,往小處說會讓低層官員對北京的政策重點感到困惑;往壞處說,這會在重大決策上陷入僵局。

經濟改革方向不明

另外,習近平在80分鐘的發言中,沒有指出新的經濟政策改革方向,反而重申中共對「核心技術」以及「自主創新」的追求。

12月1日,在阿根廷舉行的G20峰會期間,中方的讓步促使美中雙方達成90天的關稅停火協議。雙方同意在90天內就中方強迫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網絡入侵和盜竊等結構性問題進行改革談判,而中共的高科技扶持政策一直是核心問題。

在習近平的發言後,大多數美國傳媒對中共未來的「改革開放」持不樂觀態度。國外傳媒和投資人士一直在觀察和分析習近平周二的講話,找尋其對西方國家要求釋放的回應信號,以便重新評估中美兩國能否在90天談判期結束前達成貿易協議的可能性。美國傳媒對習近平的講話內容概括為:「強調黨的絕對領導、繼續政經分離的跛足改革以及在結構性改革問題上態度強硬」。

《華爾街日報》對中共這次會議的報道標題是「中國慶祝鄧小平改革之際、習近平強人統治遭批」,彭博社則發表社論文章「中國需要對經濟改革作出新承諾」,美國有線新聞網(CNN)的報道是「習近平許諾奇蹟,但沒有提供細節」,美國之音的文章則指「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習式改革』已非『鄧式改革』」。

外媒:經濟放緩或威脅中共統治

習近平在講話中提到,「未來必定會面臨這樣、那樣的風險挑戰,甚至會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雖然他沒有點名美國,但外界都相信他是在暗指中美貿易衝突帶來的挑戰,比如經濟放緩、企業倒閉和失業增加問題。

彭博社報道,中國經濟放緩可能會破壞共產黨統治的關鍵支柱。此外,中共改革帶來的繁榮也付出巨大代價,助長了中國今天面臨的諸多問題,包括嚴重污染、大量債務和龐大的對醫療保健和其它服務的需求日益增加的中產階級。

一名中共官員表示,對經濟的擔憂削弱了中國民眾對這一紀念日慶祝活動的興趣。這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表示,許多人擔心中共政府為國有企業提供政策支持、而讓私有企業退場。

是否作體制調整?

習周二的發言並未釋放任何要改變體制的信號。他說:「推進改革發展,沒有可以奉為金科玉律的教科書,也沒有可以對中國人民頤指氣使的教師爺。」

「改甚麼、怎麼改必須以是否符合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總目標為根本尺度。」習近平在會議上說,「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

總部位於北京的策緯諮詢公司(Trivium)的聯合創始人羅傑(Trey McArver)向彭博社表示:「未來的問題是中共這套體制將如何應對這些麻煩,它會進行體制調整嗎?」

《華爾街日報》周二也報道,中共高官今年早些時候在公開論壇上對外國記者表示,年內將發佈新的重大政策,啟動新一輪政策放寬,讓中國經濟在未來數年的時間裏強勁增長。但現在這些官員私下已經承認,新措施獲批存在困難。

一名熟悉相關談話的人士表示,中共副總理、習近平的最高經濟顧問劉鶴最近告訴一群外國官員,中國(中共)知道必須採取更多措施開放其市場、並改革其金融體系,但他解釋說,政治環境束縛了(中共)政府的手腳。

預示中美貿易戰更激烈

在中共官方慶祝活動高調強調堅持黨的領導、信奉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以及反對以強凌弱、干預別國內政時,台灣傳媒報道,中共戰機周二進入台灣領空;外國傳媒周二集體報道,中共當局在新疆少數民族聚居地強迫在押人員進行勞動「教育轉化」。

外界認為,近期中共的官方活動看起來更像是一種戰術轉變,以儘量減少對外衝突,而不是積極修正。比如:中共尋求修補與印度和日本等競爭對手的緊張關係,同時也希望降低引起美國批評的舉措,如低調處理「中國製造2025」和「一帶一路」倡議。

「在面對重大的經濟逆風,包括與美國的貿易戰爆發,習近平和他的經濟團隊都在設法避免投資者信心大幅放緩或崩潰」,克倫普頓集團( Crumpton Group)中國政治分析師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說,「但對於習近平和中國經濟來說,避免危機的方法就是推遲危機。」

美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中國研究副主任甘迺迪(Scott Kennedy)早先告訴美國財經電視「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的《財經論壇》(Squawk Box)節目,如果周二或這一周沒有重大的新公告,就意味著中方不可能以此為契機改變其經濟和產業政策方向。

他補充說,如果出現這種情況,美中之間的關稅戰會在90天的限期結束時再次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