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外長王毅在上個月出訪歐洲,被外界認為是想向歐洲示好,企圖在國際關係上尋找新的平衡。越來越多歐洲國家,因為對中共的貿易手段和惡劣的人權問題等感到日益憤慨,進而公開嚴厲的批評中共,重挫中共對歐洲的外交攻勢。中共正在陷入四面楚歌的窘境。

美中之間的關係目前幾乎全面脫鉤,隨之而來的是,澳洲、日本、印度、越南、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國家已經明顯地選擇與美國站在一起,在經濟和軍事上與美國開始了密切的合作。當中共與印度近期在邊境上發生嚴重的軍事衝突之後,位於中國北方的俄羅斯,突然對印度出售大量精良的武器,絲毫不顧及中共的臉面。

歐洲轉變了態度 中共外交受到重挫

一篇由《紐約時報》北京分社社長邁亞斯(Steven Lee Myers)撰寫的文章指出,中共以為當美中關係惡化之際,也許可以從務實的歐洲國家找到提供支撐的夥伴。不過,中共的貿易手段和人權問題,使得越來越多的歐洲國家對中共感到日益憤怒,歐洲對中共的態度已經發生了改變,致使中共在歐洲發動的外交攻勢受到重大挫敗。

文章開篇就指出,王毅在德國訪問期間,威脅當時正在訪問台灣的捷克議長維特齊(Miloš Vystrčil)要對「短視行為和政治投機付出沉重代價」,因而遭到歐洲國家的指責。向來直言不諱的捷克布拉格市長帕維爾諾沃特尼(Pavel Novotny)在公開信中,指責王毅是個「無理、自私、粗魯的小丑」,並要求王毅對他的言行表示道歉。

邁亞斯說,「短期而言,在美國的禁令之下,特別是高科技領域的新投資受到限制,可能影響中國在疫情後的經濟復甦。長遠而言,也可能摧毀了中共計劃成為美國以外、另一主導與管治貿易規則的國際強權的野心」。

在病毒疫情爆發的初期,中共企圖隱匿的做法處理失當,之後又發動了「口罩外交」,但是中國製造的防護裝備等醫療物資質素太差,引發了歐洲各國政府和民眾對中共的越發不滿,如今歐洲依然籠罩在疫情之下,歐洲對中共感到日益灰心。特別是荷蘭與西班牙。

根據歐洲外交關係協會(ECFR)上周公佈的調查結果,僅7%的歐洲人認為中國是對抗中共病毒疫情的夥伴,有62%的受訪者持負面看法。

獨裁專制與民主政治背道而馳

邁亞斯認為,雖然中共承諾尋求和平合作,但其專制體制與歐洲民主政治價值背道而馳,實際上雙方根本無法談得攏。他還特別提到中共在香港這個半自治地區,用「港版國安法」打壓異見人士。

而國際智囊歐洲外交關係協會(ECFR)亞洲區總監厄特爾(Janka Oertel)也表示:「當看到香港警察毆打女學生,他們(歐洲國家)很難(對中共)表達出合作、和平與和諧關係的意願。」

邁亞斯說,在本周舉行的歐中領袖視訊峰會期間,習近平呼籲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意在加強與歐洲的經貿合作關係,但實際上會議在雙邊投資上的談判非常有限,暴露出歐洲有意淡化處理(經貿合作)的跡象。

但是,這次峰會中,歐洲嚴厲批評中共在履行對抗氣候變化方面的承諾做得太慢;批評中共近期對香港鎮壓,和對西藏的長期鎮壓;以及瑞典籍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桂民海在大陸被判入獄;在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被加拿大拘捕後,中共在大陸逮捕兩名加拿大公民進行赤裸裸的報復;還有中共在南海爭議水域不斷單方面採取行動等等,歐洲都做出了非同尋常的嚴厲批評。

歐洲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主席查理斯米歇爾(Charles Michel),在峰會結束後表示:「真正的分歧是存在的,我們也不會對此進行遮掩。」

米歇爾還暗指有人想利用美中兩國發生爭執時,對歐洲大陸進行調撥離間。他說:「歐洲需要成為一個競爭者,而不是做一個競技場。」

邁亞斯認為,歐洲現在還沒有做到特朗普政府的那種程度,把這數十年來建立起的與中國在政治、經濟和社會的交流全部切斷。但是歐洲目前已經為一個新的對抗時代擺好了舞台。

英國、法國、斯洛文尼亞等國家已跟隨美國,限制華為在當地的投資,連過去一向與中國經貿關係良好、主導歐洲政策的德國也逐漸失去耐性。

總理默克爾在歐中峰會結束後,坦承歐洲與北京存在政治分歧,部份範疇的問題不斷增加,雙方只能一步步嘗試尋找解決之道。

特別是王毅在德國境內對捷克議長發出的警告,引發了歐洲不同尋常的團結。中共的「戰狼」外交,疏遠了中國與歐洲之間的關係,也疏遠了中共與歐洲領導人和普通民眾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