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聯邦外交事務委員會舉辦公開聽證會,就兩個主要議題展開討論,一是中共在疫情問題上的自我表現及其意義;二是中德經濟問題,例如德國供應鏈是否要撤出中國。

聽證會由聯邦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基民盟籍國會議員呂特根(Norbert Rottgen)主持,他邀請幾位中國問題專家與國會各黨派議員參加了討論。該聽證會是一次公開的活動,現場對外直播。

墨卡托主席:中共開啟一切渠道標榜抗疫成功

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cator)副主席、經濟專家Mikko Huotari(胡謐空)首先發言,他指出,中共把在內政上的經驗和做法搬到外交上了,例如控制媒體。

胡謐空指出,中共大外宣的一個要點就是宣傳中共抗疫成功。習近平2013年就把「講好中國故事」作為國際宣傳的一個工作重點,在這次疫情的宣傳上,「中共開啟了一切渠道,無論是國家宣傳、社交媒體,還是動用外交關係,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打造中共抗疫成功的「英雄形象」。

他列舉了幾個例子,例如口罩外交,中共向外國以贈送、買賣等方式輸送口罩,並且要求接受國按照中共口徑為其宣傳。

德國媒體今年4月曝光,中共「要求德國官員在中共抗疫問題上發表積極看法」。而在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爆發之初,德國曾經給武漢發去了6噸抗疫物資,卻被「低調」處理了。

胡謐空總結說,中共的宣傳是,它很快控制並戰勝了病毒,其做法比西方成功。「但中共所標榜的每一點,人們都可以在其反面找到同等的例證。」

再例如關於病毒來源問題,胡謐空講到,中共混淆視聽,把病毒來源歸罪給美國,稱病毒在中國爆發,但不是來自中國。最近幾個月又把疫情復發的原因歸咎於有人把病毒從西方帶進了中國。

胡謐空分析說,中共這樣做的一個目的是給其執政合法性尋找根據,這種大規模的宣傳從另一方面也暴露出了中共的弱點。他認為,疫情的爆發令民眾對中共的領導、其應變能力等產生懷疑和不信任,「中共的位子坐得並不像西方認為的那麼牢。」

中共依賴西方的國際化政策

德國柏林自由大學漢學家Mechthild Leutner(羅梅君)在聽證會上補充說,中共把在國內的一套搬到國際上,反過來又用國際影響加強中共的統治,中共試圖通過自我標榜抗疫成功以證明其中共體制的成功。

這位漢學家認為,其實中共依賴西方的國際化政策。

這次疫情爆發後,很多西方國家意識到其抗疫物資對中國的依賴,無論是原材料、生產及市場銷售。德國是中國在歐洲最大的貿易夥伴,但另一方面,德國也是歐洲國家中「最容易受傷的」。德國的汽車製造、機械製造、化工這三大工業支柱產業都對中國市場極為依賴,在大約10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機中,中國的市場救了德國經濟一把。

也有專家在聽證會上表示,這種依賴是雙向的,一旦西方切斷對中國市場的流通,中國市場也同樣面臨崩潰。

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副主席胡謐空也警告說,西方對中國市場的依賴使得中共有機可乘,所以它就大肆宣傳說西方依賴中國,但胡謐空認為,這個說法是錯誤的,是中共的一個宣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