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除貿易戰之外,美國對中共展開了所有的對抗,並在全球呼籲建立國際抗共聯盟。歐洲因捷克訪台遭中共恐嚇,被強逼選邊站,對中共表達了強烈不滿。德國隨後出台對華新政策。而為防禦中共威脅,美將組建四方安全成員的「亞洲北約」。專家指出,全球反共聯盟正在形成。

美正在全面反擊中共

美國近期針對中共動作頻頻。7月22日,關閉中共駐德薩斯州侯斯頓總領事館;8月3日,宣佈將封禁中國短視頻社交媒體抖音海外版TikTok及聊天工具微信;8月26日,宣佈對24家中共國企制裁。

進入9月,宣佈限制中共外交官在美行動;驅逐中方公派留學生及學者;限制大陸留學生赴美留學;在今年年底前或全面關閉孔子學院;將宣佈反制中共盜竊技術的新政策,近日還傳出將中國最大晶片製造商「中芯國際」列入貿易黑名單。美國在未來短時間內還會宣佈針對中共的重大政策。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對大紀元表示,美國全面反擊中共的態勢正在形成,目前除了在貿易方面還在保持兩國實施第一階段協議狀態,在其它所有方面,包括軍事上、政治上和國際關係上都幾乎在正式地與之對抗,或者對抗之中。

「在亞洲,美國的軍艦在南海巡航,美國的偵察機貼近中國大陸邊境在偵察;在台灣問題上,積極支持、扶持台灣,還派出軍隊和軍人去台灣,並且加強軍售;在中國的西面與印度加強聯繫,強化印太戰略;在越南、菲律賓、新加坡其它國家也在支持他們反擊中共對南海的主張。」

「在中東,特朗普達成了以色列和阿聯酋之間的外交和解,很多的阿拉伯國家也會持續跟進,並且美國在從中東撤出軍隊騰出手來全力以赴地打擊中共。特朗普的國務卿還連續奔波歐洲各國,會見澳洲外長,在構建一個全世界的反共的聯盟。」

「在瘟疫問題上,美國一定會找中共算帳。另外,美國已經通過了新的美加墨協議,把加拿大和墨西哥都攬在自己的後面做一個強大的北美團體。所以,我覺得現在基本上是破曉之前的黑暗,或者破曉之前的按兵不動。」

「而一旦美中經濟貿易這個鏈條斷裂,美國全面打擊中共的形勢就會急轉直下地發生變化。」謝田說。

美遊說歐洲 結成抗共同盟

為全面對抗中共,美國開始佈局歐洲。美國高層近期3次密集出訪歐洲各國展開「抗共聯盟」遊說。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早在6月19日丹麥哥本哈根舉行的民主高峰會上以視訊警告歐洲國家,中共在世界舞台上是「流氓行為者」,企圖支配全球。若向中共靠攏,就是背離自己的價值。

「美國早就應該組建全球自由民主聯盟」,台灣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李酉潭對大紀元說,「因為中共崛起後,對全球自由國家的傷害非常嚴重。」

依據自由之家對全球各國自由程度的分析,從2005年到現在,每年的自由度都在倒退,「包括土耳其、菲律賓,甚至俄羅斯,他們都在民主化以後又倒退回威權專制;包括印尼、泰國、菲律賓也曾經是自由民主,現在也倒退到不再有自由民主。中共極權專制的崛起,用經濟來收買西方世界,對那些統治者來講有強大的吸引力,包括德國、包括歐盟等國家」。

不過,李酉潭說,有兩件事情讓歐洲覺醒,讓美國有機會組建「抗共聯盟」,「如果美國只打貿易戰,歐洲國家不會覺醒,但中共對香港打壓,加上疫情起源到現在發展,中共隱瞞疫情使其擴散的責任無法逃避,這個情況之下,美國組建全球自由民主聯盟的這種勢頭勢在必行」。

李酉潭表示,歐洲情況複雜,但美國戰略外交手段越來越靈活,「德國、意大利不配合,美國就先去捷克等國家,先跟他們結盟聯合,只要歐盟整個大家團結一致」。

9月1日,王毅之行的最後一站德國,德國外長在雙方聯合新聞發佈會上用肢體語言表達了對王毅的厭惡,他在發言時回應道:這裏不接受威脅;要求撤銷《港版國安法》;未來歐盟還有更多國家訪問台灣。

8月30日,德國外交部次長羅思(Michael Roth)投書媒體,呼籲歐盟團結一致對抗中共,捍衛歐盟的價值觀和利益。(MARKUS SCHREIBER/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8月30日,德國外交部次長羅思(Michael Roth)投書媒體,呼籲歐盟團結一致對抗中共,捍衛歐盟的價值觀和利益。(MARKUS SCHREIBER/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全球反共聯盟 正在形成

就在中共外長王毅前腳剛走,9月2日,德國政府公佈外交新政策:「印度-太平洋-準則」,希望與日本、印度等亞洲國家加強合作,力促歐洲的印太戰略。這是繼法國之後第二個正式通過印太地區戰略的歐洲國家。德國媒體表示,這意味著德國對中共政策開始轉向。

謝田表示,這個政策確實是有一個轉向,因為中共深耕德國多年,也一直想拉攏歐洲各國來對抗美國,或至少希望不讓歐美結成聯合來對付中共。「這次的轉變至少對中共來說就是一個耳光,雖然它跟美國還不能完全站在一起,但德國明確表示會跟印度站在一起,至少歐洲各國應會聯合起來,聯合印度,在印太地區對抗中共這麼一個態勢,這會讓中共非常緊張。」

謝田認為,這次德國印太戰略轉變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中美之間的對峙是自由社會與專制、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最後的對決。英國和其它一些國家,尤其一些波羅的海國家,東歐國家都已經站在美國這面,這是美國國務卿歐洲之行的談判和合作要求起到了一些效果。其實,德國民眾在遊行示威時已打出旗子希望美國特朗普幫助德國。」謝田說。

也有評論認為,德國是繼美國之後第二個提出明確對華新策略的西方國家,而且直接實施經濟脫鉤計劃。

在亞洲,美台日歐9月4日在台灣聯合舉行「重組供應鏈」論壇,以擺脫產品生產對中國的依賴,抵制類似中共「以疫謀霸」的對外擴張。

8月31日,美國副國務卿史蒂芬比根在連線參加美印戰略夥伴論壇上提出,美國計劃在9月到10月之間與「四方安全對話」成員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成立一個類似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小北約」,以促成印太各國聯手遏制或防禦來自中共的挑戰。

而日本近期兩次提出加入由美國主導的包括英國、加拿大、澳洲和新西蘭組成的「五眼聯盟」。日本防衛大臣河野太郎表示,基於對中共在軍事上的擴張擔憂及「這些國家和日本有相同的價值觀」,期望「五眼」變成「六眼」。

李酉潭表示,台灣也應該站起來呼籲組建華人華語地區的自由民主聯盟,「日本也提出加入五眼聯盟,那麼,事實上台灣、南韓就應該要加入其中,現在全球自由民主聯盟這個勢頭剛起來」。

9月3日,中共外交部突然宣佈,將與東盟成員國重新就南海的行為準則展開談判。外界認為,在歐美國家與中共政權脫鉤已經無法逆轉下,中共的外交只得再度收縮回亞洲。

謝田表示,中共重啟談判一是基於美國強勢進入南海巡航、軍事存在和與各國的聯繫帶來的壓力,二是想藉機與東盟恢復關係,但是有一個最大的障礙。

「上次聯合國的海洋公約對南海的仲裁對菲律賓有利,但中共拒絕執行、拒絕承認,這可能是中共想試圖恢復跟東盟關係一個最大的障礙,因為它自己簽署的海洋公約的裁決都不承認,以後就更沒有誠意,加上強硬的立場和態勢,實際上是終止了南海問題跟東盟國家的接觸。」

「現在連俄羅斯在中美對抗當中都沒有去幫助中共一把,基本上中共現在真是孤家寡人,作為最後一個共產黨政權面臨全世界的圍剿,這個合圍之網現在正在慢慢地收緊。」

「全球反共聯盟正在形成之中。」謝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