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牽頭、全球滅共大形勢下,西方各國均在據自身的價值觀選邊站。澳洲對中共立場鮮明、行動果斷;中澳關係繼續趨於緊張。在澳洲籍華裔記者成蕾遭無故拘捕近3星期後,中共外交部首度確認,成蕾因涉嫌「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活動」被當局扣查。接著,9月8日早上,中國境內僅剩的兩名澳洲傳媒機構記者被中共國安要求就「國家安全案件」問話,兩人均迅速進入澳洲駐華使領館尋求保護。在歷經5天的外交對峙後,兩人7日連夜離開大陸,8日回到澳洲。其中,澳廣駐京記者博圖斯感觸道:「回到真正有法治的國家真是解脫。」今次是澳洲70年代中期以來首次撤離所有駐華記者。

澳洲外交部早前披露成蕾被中方扣留的消息,指中方在8月中通知他們,成蕾被中方扣押。澳洲傳媒指,她住在一個被秘密監視的地點,而中方一直沒有確認事件,直至9月8日兩名澳洲記者被國安約談的同一天,才首次證實成蕾是涉嫌「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活動」而被當局扣查。

成蕾被捕或與批評中共言論有關

外界分析,成蕾的被捕或與她曾在社交網站發表批評中共言論有關。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全球擴散後,她從1月至3月在Facebook發表言論公開批評中共,表達不滿。例如:「中國社交媒體上熱度最高的詞是『感恩』,是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兩天前在新聞發佈會上提起來的,背景是要武漢市民『感激(黨和親愛的領導)』」、「900萬人在一個鬼城裏被關了一個多月,醫生護士在被告知『不存在人和人之間的傳染後被感染』去世,沒有足夠的防護措施,超過3,000個家庭沒能好好地和所愛的家人告別,屍體被立即火化,停屍房裏到處都是手機」等。她在2月發的一個帖文裏提到其它傳媒的調查報道,要求人們「繼續深究」。

成蕾被拘捕後,澳洲關注北京是否刻意針對澳洲公民,進行「人質外交」。當時仍在中國的澳洲廣播公司(ABC)駐北京記者博圖斯(Bill Birtles)和《澳洲金融評論》(AFR)駐上海記者史密斯(Michael Smith),曾對成蕾被中共拘留一事進行了廣泛報道。澳洲外交部上周警告二人應離開中國。博圖斯原本排定3日動身,但7名公安於2日晚進入他的寓所,並禁止他離境。另一名記者史密斯,也在同一晚被中共公安找上。兩人均因為成蕾案遭到問話,之後兩名記者被迫尋求使領館庇護。

記者驚恐回憶:7名國安半夜闖入,強光照射、異常恐怖

史密斯回憶說:「半夜12:30,我被前門重重的敲門聲驚醒。」有7名警察進入了他的寓所,把史密斯圍起來,「他們用強光照著我的臉,很恐怖。我非常害怕。」並用攝錄機拍攝,同時向他宣讀了一份聲明,稱他是國安調查的相關人,但不是調查的直接對象。

史密斯說,中方告訴他不能離境。而「我們擔心這是一次聯合行動。在我們看來,它看上去是一個政治事件。我們是目前在中國僅存的兩家澳洲傳媒。」

博圖斯周二在澳洲廣播公司電視節目中說,「這事讓人感到政治性非常、非常強。讓人覺得很像澳洲和中國兩國關係上展開了一次外交爭鬥。」

史密斯說,他和博圖斯跟澳洲官員一起待了5天,直到最後雙方達成一個解決辦法,讓他們接受中共國安人員的問話。7日下午,史密斯在外交人員的陪同下接受了一個小時的問話,主要涉及成蕾的案子,也談到了香港問題和其它一些事情。

經5天的外交對峙後,兩人7日晚在澳洲外交人員陪同下離開中國,8日飛抵悉尼。博圖斯接受澳洲採訪時表示,「在這種情況下被迫離開(中國)令人失望。但回到一個真正有法治的國家,是一種解脫」,並說「回家真好」。

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在聲明表示:「我們在北京的大使館及駐上海總領事館,與中國政府當局交涉,確保他們安好回到澳洲。」她重申澳洲仍持續發出旅遊警告,指國民在中國有遭任意拘留的風險。

學者:中共可能採取人質外交  增加談判籌碼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接受(BBC)中文採訪時表示,澳洲、美國等一些西方國家越來越傾向於認為,中國(中共)一方面利用官方媒體做政治宣傳,另一方面利用社交媒體侵害網絡安全,因此要「以牙還牙」對待中國(中共)傳媒。而對於中國(中共)來說,如果施以反擊,只能對已經數量有限的在華西方記者加強騷擾,結果令他們感到人身安全受到威脅,發生了主動離開中國的事情。

夏明說,「中國政府目前可能採取非常規的方式,增加與西方國家談判的籌碼,比如人質外交。扣留具有價值的西方人士,包括學者、記者和留學生。」

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東亞語言與文化系副教授馬釗對(BBC)中文說,新聞報道是兩國人民了解對方的最直接的管道。如果記者不能在當地採訪報道,那就只能靠道聽途說,新聞報道將會摻雜很多臆想猜測的成份,並不利於了解對方國家全面、真實的情況。

今年4月,澳洲率先牽頭呼籲就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武漢肺炎)起源在中國進行國際調查,引發中方強烈不滿。首先是中共禁止澳洲牛肉入口,對澳洲大麥徵收重稅,並對澳洲葡萄酒進行反補貼調查,儘管北京強調這些舉措並非報復。

澳洲輿論亦加大了對中共的批評力度,澳洲政府將調查外國勢力是否介入大學校園和立法,並立法讓聯邦政府有權阻止地方政府與外國達成各類協議。而在香港問題上,澳洲亦放寬了香港留學生及技工在當地的簽證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