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從3月13日開始,中共駐美國的5家官媒最多只能在美國僱用100名員工了,而不是現在的160名。3月2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佈這個決定時表示,美方用這個行動促使北京公平對等對待其它國家的新聞媒體。

在3月1日《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正式生效後,2日中共官媒報道,由於病人數量大幅度減少,武漢礄口區方艙醫院已經關閉。不過網友爆料的情況與此完全相反,說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再次爆發了,醫院重新爆滿,病人主要是來自方艙醫院。不過我們在網絡上沒有查找到更多的信息源佐證。在中共嚴控信息、媒體死亡的情況下,當局付出的代價是慘重的。

美尋求對等,限制中共駐美官媒人數

蓬佩奧2日宣佈,對中共駐美官媒機構實行人員上限限制。按照新的限制措施,新華社、中共環球電視網、中共國際廣播電台、《中國日報》發行公司和《人民日報》海外版的總代理海天發展公司,這5家中共官媒機構,將從現有人員中裁員60人。

根據規定,中共國際廣播電台的人數上限是2人,《中國日報》是9人,環球電視網是30人,新華社是59人,對海天發展公司暫不採取行動。名額縮減後,被裁減的60名員工將失去簽證。如果沒有新僱主,他們必須離開美國。

蓬佩奧指出,這幾家機構與在中國的外國媒體機構不一樣,並不是獨立新聞媒體,「實際上由中共政府控制」。多年來,中共政府對在中國運作的美國和其他外國記者施行越來越嚴厲的監視、騷擾和恐嚇。

蓬佩奧表示,特朗普總統已經明確表示,北京對外國記者的限制是「誤入歧途」。美國政府長期以來都歡迎外國記者、包括中共政府控制的記者在沒有報復威脅的情況下自由工作。

國務卿說,美國的目標是對等。「就像我們在中美關係其它領域所做的一樣,尋求建立早就應有的公平競爭場地」。他表示希望美方的這個行動可以促使北京採取「公平對等的方式」,對待美國和其它在中國的外國新聞媒體。

外界認為,美國此舉是在報復中共驅逐3名《華爾街日報》的記者。不過美國政府表示,仍然尋求與中方發展公平互惠的關係。

外國記者在中國的工作環境明顯惡化

在3月3日的記者會上,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驅逐《華爾街日報》3名記者「只是極個別現象」。600多名外國記者只要「遵守中國(中共)法律,依法依規進行報道,就沒有必要擔心」。趙立堅還指稱駐華外國記者協會(FCCC)的年度報告是「拉偏架」。

就在蓬佩奧宣佈美國決定的同時,駐華外國記者協會發表了年度報告。其中指出,在華外國記者的工作條件越來越惡化。從習近平2013年完成權力接管後,中共通過驅逐或拒絕延長簽證的方式,總共強迫9名外國記者離開中國。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擔心,中共驅逐外國記者的人數會越來越多。報告指出,中共已經把簽證問題武器化,「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把簽證當作武器對付外國記者」。

中共在去年8月先是驅逐了《華爾街日報》的記者王春翰(Chun Han Wong),今年2月又吊銷了另外3名駐京記者的簽證。中共指稱《華爾街日報》的一篇文章「辱華」,不過那篇文章與被驅逐的3人並沒有關係,而這3名記者正在報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

報告表示,越來越多的駐華記者獲得簽證的有效期被嚴重縮短。通常駐華記者每次可以獲得一年的簽證。但是從今年開始,2名駐華記者只獲得1個月的延長簽證。去年至少有12名記者,只拿到了6個月、甚至更短的簽證。(受影響的)人數也有大幅增加,是前年的2倍多。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對114名記者做過一項調查,其中82%的受訪者在新聞報道中曾經經歷過干擾、騷擾或者暴力;44%的受訪者表示,自己的中國同事至少受到過一次騷擾。55%的受訪者感到在中國工作的環境嚴重惡化,沒有任何受訪者感到工作環境有改善。

報告中指出,外國記者協會成員在報道六四30周年、香港抗議時,都遇到過阻礙,甚至報道中共70年閱兵也受到了干擾。

一位英文媒體主管向協會表示,中共外交部多次跟他們約談,告訴他們越過了哪些「紅線」。對方威脅稱,如果再越過「紅線」,會面臨著不良後果。這些紅線包括新疆、香港,但首先是關於習近平的任何報道。

中共保安人員阻止外國記者拍攝維權人士胡佳的妻子被軟禁的居所。(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中共保安人員阻止外國記者拍攝維權人士胡佳的妻子被軟禁的居所。(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疫情究竟如何?

中共對外媒控制尚且如此,可想而知,對中國境內的媒體控制就更嚴了。

3月1日,被稱為迄今為止「最全面、最嚴厲」的《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正式生效了。儘管中共官媒在宣傳出台這項規定的意義,但許多人都意識到,「今後只有好消息了」。

當局生效新規定,這個時機相當敏感。因為事關身家性命,人們都希望了解一些真實的中共肺炎疫情情況。哪怕是壞消息。

一位網友曾在我們節目下方留言,說每天看新聞看點都是「令人心情沉重」的消息。但網友表示還是忍不住要看,因為這是真實的消息。

新聞看點報道的真實內容,中共媒體是從來沒有的,也絕對不敢報的。它們首先會進行自我審查,過濾這些資訊。所以在大陸媒體上,只能看到「暖心」的新聞,只能聽到「形勢一片大好」的聲音。

特別是這個新規生效後,人們只能宣傳和中共一致的政策、核心價值觀等等。無論大陸媒體還是自媒體,所宣傳的內容必須與官方保持一致。否則就是違法,將要受到整治。

中共層層加碼控制網絡,目的當然是為了它的統治。當人們的眼睛被捂上,耳朵被塞住,嘴巴被封口,中共才認為它的政權穩固。無論是用謊言還是暴力,都會容易很多。

3月2日中共央視報道,新增病例數量減少和出院病人數量大幅度增加,武漢在疫情高峰期緊急搭建起來的多家臨時醫院,目前已經進入「床等人」的狀態。所以武漢修建的第一所方艙醫院武體方艙醫院關閉了。

中國之外的疫情還在擴大,目前已經增加到了75個國家和地區。而中國是疫情始發地,這麼快就控制住了疫情?

還是那句話,真心希望疫情快快退去,人們都好起來。但是對中共官媒的報道,我們也必須打個問號。

中共早前曾說過,進入方艙醫院的人,都是症狀輕微的患者。但是方艙醫院負責人曾親口對患者家屬講,「這裏(方艙醫院)不是醫院」。

不是醫院,那位負責人說得很清楚,就是沒有治療,只是隔離。在沒有治療的情況下,染病的患者是自我康復的嗎?

29日,有網友推文說了一個令人緊張的消息:中共肺炎再次爆發了。

網名叫「獨行俠」的網友表示,「據可靠消息,平靜了快一個星期的武漢各醫院重新爆滿,病人主要來自方艙醫院。方艙醫院2月15日投入使用,到2月29日剛好14天,武漢市政府愚蠢製造的交叉感染,把武漢市民推向深淵」。

網絡上沒有查到更多相關消息,無法證實這個與官方說法完全相反的消息真偽。因為大陸的網絡封鎖,來自大陸的爆料越來越少了。我們希望得到證實,最好是圖片或者影片,配上一些文字說明。

「兩個一千萬」?

中國有句話:兼聽則明,偏聽則暗。當人們看不到真相的時候,就會有各種「小道消息」傳播。

網上流傳著一個網絡截圖,看其中的語氣,似乎是某位知情人在透露內容。其中說「你問到疫情狀況,一些具體數據不便對你透露,但實情與你的猜測差不多。感染人數雖有下降,但依然維持高位。根本不存在甚麼決定性的拐點,有拐點也是拐上拐下不斷反覆。至於宣傳上鼓吹已經勝券在握,不過是為了復工而造勢而已,想必你也理解」。

截圖中繼續說,「昨天起高層忽然開始流傳一句話,據聞是今上親口所言,即兩個一千萬。大意是不復工政權崩潰,共產黨死一千萬,復工疫情大爆發老百姓死一千萬,我們該怎麼選擇。這句天問似的最高指示我琢磨了很久,越想越不寒而慄。只怕絕非非此即彼,萬一搞不好共產黨與老百姓都會犧牲一千萬,那就是兩千萬了。勢必成為勝過文革的一場大浩劫,對中華民族徹底傷筋動骨」。

回覆中還說道,「你提到自今上親自領導以來,把國事搞到這班地步,國人送其雅號『總加速師』,我看了啞然失笑,感慨良多。此雅號讓我頓悟,今上並非大愚若智,還是大智若愚。萬一他本來即與你們海外酸儒同心同德,深藏不露苦心經營,以搞垮政權為己任,那他這一系列胡作非為都可以得到合理解釋」。

最後說了一句,「老弟,亂花漸欲迷人眼,淺草才能沒馬蹄,我們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這段話的信息量很大。首先說的是疫情依然維持在高位,並不存在甚麼「拐點」。當局反覆說勝券在握,只是為了復工造勢。

其次是「兩個一千萬」。就像我們之前節目中所分析的,北京當局在賭博,賭中共肺炎疫情會隨著溫度升高而自動消失。所以現在不斷催促人們復工復產,以試圖保住中國經濟。但是正如對話中所擔心的,萬一搞不好,那就是兩千萬人命。

至於第三點「總加速師」的說法,這個仍然需要關注。

當局如果真想搞垮中共政權,早就可以做到了。在習的第一任期,反貪打虎聲勢高漲。那個時候,如果要解體中共政權,可以說是順天意,得民心,但是北京沒有做。而現在,北京的種種保政權的怪異行為,早已使人心離散,各方都不再看好。

具備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下,都沒有解體中共組織,北京會在人心越來越散、幾乎到了眾叛親離的時候放棄政權嗎?值得懷疑。

但是這裏折射出一個問題,北京說甚麼,底層官員就做甚麼。就像我們以前說的,中共官員現在的心態是「支支動動,撥撥轉轉」,都不想擔責任。

剛性體制的弊端

這次疫情的發展過程,已經嚴重暴露出了中共官僚體制上的問題。所謂官僚體制,就是指等級制度、上傳下達、匯報請示等等。

在強大的政治壓力下,媒體只報道當局允許的聲音。而中共的規章制度、條條框框越來越多,中共官員越來越謹小慎微。凡事都要請示匯報,自主能動性受到很大約束。

史丹福大學社會學教授周雪光把這些稱為「剛性體制」。北京當局把整個官僚機構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機器,上面讓怎麼運轉就怎麼運轉。官員按照指令運作,扮演著一個聽話照辦的角色。只向上負責,執行自上而下的指令。

但這樣的官僚體制卻不能有效地採集和傳遞自下而上的信息,造成自下而上的信息流通困難和啟動應急對策滯後,而且使專業人員不能在決策過程中發揮作用。

具體到武漢發生的這次疫情,武漢市長周先旺在央視直播中就直接表示,他們向上級進行了匯報,但是必須等到回覆授權,才可以向外通報。

中共倚賴的流行病學專家鍾南山也說,疾控中心的職權太低,不能直接向社會通報疫情。

就是說,中共的各地各級政府都在聽令,在沒有當局明確指示之前,都按兵不動。

周雪光認為,在中共這種剛性制度下,才會使疫情發展成如此之大的災難,造成許多生命損失、家庭破裂和經濟中斷。他指出,有的時候,體制是問題的淵源,而不是解決問題的答案。

節目最後,簡單說兩個事,一是感謝大家對我們的支持。無論是向我們大額捐款的,還是加入會員頻道的,還是一直關注新聞看點的朋友,謝謝大家對我們的支持。我們會繼續努力。二是我們的徵文活動從3月1日已經開始了,現在已經收到了十多位朋友的來稿。我們希望大家踴躍投稿,說一說這場瘟疫給您的工作、生活造成的影響。字數限制在500字以內,體裁不限。

好,以上是今天的電視部份。在會員專區,我們還會談到一些爆料信息,比如武漢正在拆除華南海鮮市場、世界足球先生C羅捲入中共病毒的恐慌,以及前往武漢打工的外地人被困武漢二十多天的街頭流浪經歷等等。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