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6日,美國北德州大學突然下令驅逐15名中共國家留學基金委員會(CSC)資助的公派訪問學者和留學生,並限他們在1個月內離境。

校方沒有透露這麼做的原因是甚麼,但消息一出,聯想美國國務卿蓬佩奧8月31日在電台的一個節目中說,特朗普總統正在考慮是否進一步限制中國留學生在美學習,引發網友熱議。

網友關心的一個問題是,中國資助學生留學,「CSC看起來人畜無害,為甚麼美國要針對CSC?」

美國智囊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e)今年4月與CSET(喬治敦大學外交學院的政策研究組織)合作,出台一份報告《解開網絡:為甚麼美國需要盟國一起防範中國的技術轉移》,其中有一個章節談到了對CSC的看法。

根據報告,中國的國家獎學金於2018年總額為4.69億美元(33.2億元人民幣),每年資助成千上萬的中國學生,其中的博士生和博士後是最有可能學習到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的尖端技術的。

CSC管理的獎學金之一 ──全國優秀自費國際學生獎學金(NOSIS),還為在國外讀研究生但未得到中共政府資助的中國學生提供支持。NOSIS獎學金計劃旨在說服中國學生出國留學後返回中國,或者說「鼓勵他們以各種形式返回工作崗位或為國家服務。」

NOSIS獎項價值從6,000美元到10,000美元不等,申請人必須至少成功完成博士學位或博士後的第一年並持有中國護照才能申請。自2003年該計劃設立以來,CSC已向6,415名中國研究生頒發了優異獎。從2014年至2019年,每年有500名中國學生因在外國大學學習方面的成就而獲得了NOSIS獎學金。

「自認向中國轉移技術」的團體眾多

報告統計中國2014年至2018年獲得NOSIS獎的2,500名中國博士研究生的公開名單中,1/3的獎學金獲得者(839名學生)來自美國。

來自英國的獲獎者有462名,其中1/3已經返回中國。在其網站「國家優秀自費留學生獎學金獲得者聯誼會(英國)」上的章程中介紹,該協會「堅持共產黨的領導」「旨在發揮高科技創新創業項目的橋樑和中轉站作用……為國內科技型企業提供高質量科技資源供給,為推進創新創業國際合作,為我國人才引領發展戰略助一臂之力。」

報告指出,這個協會的獎學金獲得者只是眾多「自認向中國轉移技術」的團體之一。中國專業學者協會聲稱(向中國)交換技術信息,招募科學家到中國工作,或提及特定的中國人才計劃,這引起外界對「哪些研究應謹慎(與中國)分享」的疑問,以及美國和盟國應採取哪些政策工具,來保護關鍵的雙重用途技術(不被剽竊)。

儘管CSC並沒有義務讓NOSIS獲獎者回中國工作,但強烈鼓勵他們這樣做。如果獲獎者無法返回,CSC會指示中國大使館和領事館「保持與他們的聯繫」,並「鼓勵和支持他們以各種方式為國家服務。」

從上述聯誼會的網站也能看出,聯誼會由中共駐英大使館教育處倡導成立,「基本任務」之一為「推動和組織獲獎博士學者為國服務和回國工作。」

發獎學金旨在要學生「為國服務」

記者查閱中共政府網站,CSC計劃的確不是普通的獎學金項目,中共會優先資助學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的學生,沒見文科有拿到CSC。

中國科學院大氣物理研究所網站「關於2019年國家建設高水平大學公派研究生項目選派工作的通知」寫道,根據CSC的相關工作安排,CSC將資金「優先資助服務於國家重大戰略、重要行業、重點領域、重大專項、前沿技術、基礎研究的急需人才;重點資助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留學或從事相關領域研究的人員。」留學生申請CSC獎學金的第一條件是「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

其實,CSC和NOSIS獎學金協議都包含說服或強迫學生在獎學金計劃結束後返回中國或「為國服務」的字眼。紐約中領館「紐約領區2016年『國家優秀自費留學生獎學金』開始申報」通知,第一段就寫了「獎勵優秀自費留學人員在學業上取得的優異成績,鼓勵他們回國工作或以多種形式為國服務。」

「知乎」網上的相關討論區,有人留言說:「走CSC—般的要跟國內有比較深的聯繫,受國家留學基金委/國內高校的控制。就我自己了解到的CSC的博士/訪學的情況,除了一般的科研合作之外,他們定期需要給國內交報告,離開讀博/訪學所在國要停發薪水(據說還蠻嚴格的,要提交出入境章來判斷你的離境時長),畢業了需要回國服務(雖然違約的也有很多)。比如,我加入的一些公派群裏就有中國領館的負責教育的工作人員,時刻監督公派的學生必須上交材料(我只說我看到的,不代表所有公派的都這樣)」。

中共一年十萬元給非洲留學生

CSC的資助除了對國外的中國學生外,還有一類:在中國的外國學生。推特上有一則新浪財經網對胡必亮的訪問影片,北京師範大學發展研究院院長、一帶一路研究院院長胡必亮聲稱「給非洲留學生一年十萬左右獎學金並不多」,獲得2.8萬人次觀看。

該影片講的就是這一類獎學金。胡院長在影片中說,給非洲留學生的是投資,「這些留學生回去將來進入政府、商界,促進中國未來和他們的合作就種下了一個很重要的種子。」

CSC的資助原來還有第三類,與政府間的交換項目有關。不過,今年7月特朗普總統決定終止「福布萊特」(Fulbright)計劃在中國的交流項目,因為有參與者獲得獎學金到中國,回美國後反過來兜售中共觀點、損害美國。

通過科技創業比賽獲得關鍵技術

布魯金斯學會的報告中還分析了中共政府另一種試圖吸引技術信息的方式,是通過國家和省級技術創業比賽吸引人才。這些競賽「鼓勵世界各地有才華的人在中國落地,發展新業務。」報告說,中國人才競賽旨在確定誰是頂尖的科學家和研究人員、哪些發明可以商業化,並給他們現金獎,希望他們可以和國內單位對接,在中國建立業務。

報告重點關注兩個競賽,「春暉杯」和杭州「創客天下」。

從2019年5月「第十四屆『春暉杯』中國留學人員創新創業大賽參賽公告」看,「春暉杯」受青睞的高新技術領域包括:電子信息;生物、醫藥;資源與環境;光機電一體化;新材料;新能源與高效節能;科技農業;現代服務業、文化創意等。

根據2018年「中國駐紐約總領館表彰『中國春暉杯』大賽優秀創新創業者」一文,中國教育部、科技部自2006年起共同主辦「春暉杯」中國留學人員創新創業大賽,(至2018年)共遴選出2,528個優秀項目入圍,其中數百個項目已在國內落地孵化。

報告估計,大約39%比賽的參賽者來自美國,61%來自加拿大、澳洲以及西歐等國家。

記者查閱發現,杭州「創客天下」2020年4月已將比賽改為「遠程影片賽,無需回國」,需要優先招聘的重點產業領域包括:智慧產業、高新技術產業、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傳統產業改造提升等。大約一百名獲獎者獲得現金,每年的獎金範圍從20萬人民幣到500萬人民幣不等(約美金3萬至70萬)。

布魯金斯學會的報告表示,在他們審查的項目中,大多數入圍者都列出一些特定的專利。許多技術企業家在美國和其它國家學習。這些企業家對中國重要的技術領域作出貢獻,特別是在新能源和現代服務業方面。

報告表示,目前尚缺乏足夠的證據判斷中國通過創業比賽獲得技術轉移的範圍或規模,但有一點很明確:如果各國希望阻止外國科學家將敏感的雙重用途創新帶到中國,就必須與盟國合作以減輕風險,增強特定行業的應變能力,並製定敏感技術信息的傳輸和保護知識產權的國際規則。#

布魯金斯學會報告原文可見:https://www.brookings.edu/wp-content/uploads/2020/04/FP_20200427_chinese_technology_transfer_imbrie_fedasiuk.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