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裝女子(shutterstock)
古裝女子(shutterstock)

第八十一回

白蒁亭董女談詩 凝翠館蘭姑設宴

春輝道:「這三句個個出色!即如『清霜淨碧波』,不獨工穩明亮,並將『秋江』神情都描寫出來﹔至於『甥館』打『女孩兒家』,都字字借的切當,毫不浮泛;最妙的『又是一個文章魁首』,那個『連』字直把題裏的『又』字擒的飛舞而出。這幾個燈謎,可與『迭為賓主』並美了。」

掌紅珠道:「他這單子我們猜的究竟不知可是。倘或不是也說是的,將來倒弄的以訛傳訛,這又何必。好在所有幾個都已猜過,題花姊姊也不必再寫了,還是請教那位姊姊再出幾個,豈不比這個爽快。」易紫菱道:「剛才紅珠姊姊所說『將錯就錯,以訛傳訛』,妹子就用這八字,打《孟子》一句。」哀萃芳道:「可是『相率而為偽者也』?」

紫菱道:「正是。」題花道:「題裏題面,個個字義無一不到,真好心思。」姜麗樓道:「我出『蟾宮曲』,打個曲牌名。」董珠鈿道:「以曲牌打曲牌,倒也別致。」崔小鶯道:「可是『月兒彎』?」麗樓道:「正是。」題花道:「這個『曲』字借的巧極,意思亦甚活潑。」紀沉魚道:「我出『走馬燈』,打《禮記》一句。」玉芝道:「這有何難,無非燃燈即動之意。」蔣星輝道:「妹妹何不就打『燃燈即動』呢?」酈錦春道:「可是『無燭則止』?」沉魚道:「正是。」薛蘅香道:「我出『農之子恒為農』,打《孟子》一句。」寶鈿道:「這個『恒』字,倒像世代以耕為業,永不改行的意思。」

姜麗樓道:「必是『耕者不變』。」眾人齊聲贊「好」。鄒婉春道:「這『耕者不變』四字,最難挑動,不意天然生出『農之子恒為農』六字,把個『不變』扣的緊緊的,此謎可謂天生地造,再無他句可以移易了。」印巧文道:「我出『核』字,先打《孟子》一句,後打《論語》一句。」玉芝道:「這個『核』字有何精微奧妙,要打兩部書,若按字義細細推求,『核』之外有果,『核』之內有仁。」董翠鈿道:「我猜著了:可是『果在外』、『仁在其中矣』?」巧文道:「正是。」錦雲道:「他雖結巴,倒會打好謎,並且說的也清爽。」廉錦楓道:「我出『鴉』字,打《孟子》二句。」小春道:「這個大約又是拆字格。」田鳳翾道:「若要拆開,必是『爵一、齒一』。」紅珠道:「此謎做的簡淨。」宰銀蟾道:「我出『重慶』,打《孟子》一句。」婉如道:「《孟子》上面『祖』字甚少,至於『父父子子』,又是《論語》。」掌驪珠道:「必是『父子有親』。」題花道:「這個『親』字借的有趣。」

蘭言道:「今日主人須早些擺席才好,我們早早吃了飯,把寶雲姊姊燈看了,彼此回去也好歇息歇息。昨日足足忙了一夜,今日若再過遲,妹子先支不住了。」蘭芝道:「既如此,妹子也不再拿點心,就教他們早些預備。但此時未免過早,諸位姊姊再打幾個,少刻就來奉請。」譚蕙芳道:「我出『其涸也可立而待也』,打個藥名。」葉瓊芳道:「可是『無根水』?」蕙芳道:「妹妹打著了。」燕紫瓊道:「非『無根』二字不能『立待其涸』,真是又切當,又自然。」林書香道:「我出『轍環天下,卒老於行』。」

秀英道:「必是『盡其道而死者』。」書香點點頭。顏紫綃暗暗問蘭言道:「姊姊為何聽了這幾個燈謎只管搖頭?聞得姊姊精於風鑒,莫非有甚講究麼?」蘭言道:「我看玉英、紅英、蕙芳、瓊芳、書香、秀英六位姊姊面上,都是帶著不得善終之像。那玉英姊姊即使逃得過,也不免一生獨守空房。不意這些『黃泉』、『無根』、『生死』字面,恰恰都出在他們妯娌、姊妹、姑嫂六人之口,豈不可怪!」顏紫綃道:「你看咱妹子怎樣?」蘭言道:「姊姊骨格清奇,將來自然名登寶籙,位列仙班;到了那時,只要把妹子度脫苦海,也不枉同門一場。」顏紫綃道:「咱能成仙,真是夢話了。」蘭言道:「少不得日後明白。」

紅紅道:「你們二位談論甚麼?妹子出個燈謎你猜:『疏影橫斜水清淺』,打曲牌名。」掌驪珠道:「姊姊好嫣潤題面!」枝蘭音道:「可是『梅花塘』?」紅紅道:「正是。」素雲道:「這七個字又是『梅花塘』一個小照,真是如題發揮,一字不多,一字不少。」宰玉蟾道:「我出『不重傷,不禽二毛』,打古人名。」蔣月輝道:「可是『鬥廉』?」玉蟾道:「正是。」紫芝道:「你當日在小瀛洲同那四員小將打仗,心裏就存這個愛惜麼?將來銀蟾姊姊同史公子成了親,有人感你當日『不重傷』之情,一定托他們來作伐哩。」玉蟾道:「少刻捉住你,再同你算賬。」陽墨香道:「我出『事父母幾諫』,打個鳥名。」瑤芝道:「世上那有這樣孝順鳥兒。」田鳳翾道:「可是『子規』?」墨香道:「正是。」錦雲道:「『事父母』三字把個『子』字扣定,『幾諫』二字把個『規』字扣定,真是又貼切,又自然,可以算得鳥名謎中獨步。」米蘭芬道:「我出曲牌名『刮地風』,打個物名。」井堯春道:「可是『拂塵』?」

蘭芬道:「正是。」花再芳道:「據我看來:只用『刮風』二字就可拂起塵來,何必多加『地』字,這是贅筆。」春輝道:「此謎之妙,全虧『地』字把個『塵』字扣的緊緊的。若無『地』字,凡物皆可『拂』,豈能獨指『拂塵』。並且還有……」玉芝道:「夠了!今日若無春輝姊姊評論,不知還聽多少好謎。評論哩,也罷了,偏要添岔枝兒,甚至還牽到腳指頭上去,你說教人心裏可受得?剛把腳指頭鬧過,紫姑太太『適蔡』也來了,題姑太太『漢子』也來了,弄這刁鑽古怪的,教我一個也猜不著,你還只管說閑話。」紫芝道:「妹妹莫急,我出個容易的,包你猜著。題面是曲牌名『稱人心』,打個物名:『如意』。你猜!」題花道:「這謎又打物名,又打如意,倒難猜哩!」紫芝道:「呸!我又露風了!」秦小春道:「我出『張別古寄信』,打兩個曲牌名。」玉芝道:「我於曲牌原生,再打兩個,那更難了。」崔小鶯道:「可是『貨郎兒』、『一封書』?」小春道:「正是。」紫芝道:「你們二位如要下棋,可先招呼我一聲。」小鶯道:「告訴你做甚麼?」紫芝道:「我好打掃去。」閨臣道:「我出『老萊子戲彩』,打兩個曲牌名。」秀英道:「可是『孝順兒』、『舞霓裳』?」只見丫鬟稟道:「酒已齊備。」畢全貞道:「今日也算鏖戰了。此時既要上席,我出『鳴金』,打《孟子》三字。」言錦心道:「可是姊姊貴本家?」全貞點點頭。眾人不解。周慶覃笑道:「我曉得了,必是『使畢戰』。」全貞笑道:「正是。」春輝道:「此謎不但畢字借的切當,就是使字也有神情。」蘭芳道:「今日之聚,可謂極盛了,我出『高朋滿座,勝友如雲』,打曲牌名。」眾人聽了,都不做聲。綠雲道:「他們諸位姊姊過謙,都不肯猜,我卻打著了,是『集賢賓』。這才叫做對景掛畫哩。」

~節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