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回  

白蒁亭董女談詩 凝翠館蘭姑設宴

青鈿道:「諸位姊姊且住住笑,妹子還有一首詩念給諸位姊姊聽。一人好做詩,做的又不佳。一日,因見群花齊放,偶題詩一首道:『到處嫣紅嬌又麗,那枝開了這枝閉。』寫了兩句,底下再做不出。忽一朋友走來,道:『我替你續上罷。』因提起筆來寫了兩句道:『此詩豈可算題花,只當區區放個屁!』」掌紅珠笑道:「這兩個笑話倒是極新鮮的,難為妹妹想得這樣敏捷。」顏紫綃道:「這都從『銀漢浮槎』兩位柁工惹出來的。」

紫芝道:「青鈿妹妹大約把花鞋弄臢,所以換了小緞靴了。我就出個『穿緞靴』,打《孟子》一句。」素輝道:「這個題面雖別致,但《孟子》何能有這湊巧句子來配他。」

姜麗樓道:「可是『足以衣帛矣』?」紫芝道:「然也。」陶秀春道:「這可謂異想天開了。」題花把青鈿袖子抓兩抓道:「你是穿緞靴,我是『隔靴搔癢』,也打《孟子》一句。」掌紅珠道:「這個題面更奇。」姚芷馨道:「此謎難道又有好句子來配他?我真不信了。」鄴芳春道:「可是『不膚撓』?」題花道:「如何不是!」洛紅蕖道:「這兩個燈謎,並那『適蔡』、『決汝漢』之類,真可令人解頤。」紫芝道:「題花姊姊把扇子還我罷。」題花道:「我再出個『照妖鏡』,打《老子》一句,如打著,還你扇子。」紫芝道:「諸位姊姊莫猜,等我來。」因想一想道:「姊姊:我把你打著了,可是『其中有精』?」彩雲道:「是甚麼精?」紫芝接過扇子道:「大約不是芙蓉精,就是海棠怪,無非花兒朵兒作耗。」廉錦楓道:「我因玉英姊姊『酒鬼』二字也想了一謎,卻是吃酒器具,叫過『過山龍』,打《爾雅》一句。」陽墨香笑道:「可是『逆流而上』?」錦楓道:「正是。」

古裝女子(shutterstock)
古裝女子(shutterstock)

紫芝道:「今日為何並無一個《西廂》燈謎?莫非都未看過此書麼?」題花道:「正是。前者我從家鄉來,偶於客店壁上看見幾條《西廂》燈謎,還略略記得,待我寫出請教。」丫鬟送過筆硯,登時寫了幾個。眾人圍著觀看,只見寫著:「『廂』,打《西廂》七字;『亥』,打《西廂》四字;『花鬥』,打《西廂》十五字;『甥館』,打《西廂》四字;『連元』,打《西廂》八字;『秋江』,打《西廂》五字;『歎比干』,打《西廂》八字;『東西二京』,打《西廂》三字;『一鞭殘照裏』,打《西廂》四字;『偷香』,打《孟子》三字;『易子而教之』,打《孟子》四字。」題花道:「其餘甚多,等我慢慢想起再寫。」呂祥蓂道:「他以廂字打《西廂》倒也別致。」紅珠道:「據我看來:這個『廂』字,若論拆字格,必是以目視牀之意。」鍾繡田道:「請教題花姊姊:那『花鬥』二字,只怕妹子打著了。我記得《賴柬》有兩句:『金蓮蹴損牡丹芽,玉簪兒抓住荼蘑架。』不知可是?」春輝道:「這十五字個個跳躍而出,竟是『花鬥』一副行樂圖,如何不是!」蘇亞蘭道:「那『一鞭殘照裏』,可是『馬兒向西』?」眾人齊聲叫好。春輝道:「這『殘照』二字,把『向西』直托出來,意思又貼切,語句又天然,真是絕精好謎。我們倒要細細打他幾條。」燕紫瓊道:「我記得『長亭送別』有句『眼看著衾兒枕兒』,只怕那個『廂』字就打這句罷?」春輝道:「牀上所設無非衾枕之類,以目視牀,如何不是此句!姊姊真好心思!」陳淑媛道:「他那『亥』字,不知可是『一時半刻』?」春輝道:「姊姊是慧心人,真猜的不錯。若以此謎格局而論,卻是『會意』帶『破損』。不但獨出心裁,脫了舊套;並且斬釘截鐵,字字雪亮,此等燈謎,可謂擲地有聲了。」施豔春道:「那『東西二京』,打的必是『古都都』。」題花道:「這個燈謎我猜了多時,總未猜著,不想卻被姊姊打著,真打的有趣!」紫芝道:「春輝姊姊:他這『歎比干』是何用意?」春輝道:「按《史記》:『微子去,比干強諫﹔紂怒,剖比干,觀其心。』以此而論,他這謎中必定有個『心』字在內,但必須得他『歎』字意思才切。」廖熙春道:「我才想了一句:『你有心爭似無心好。』不知可是?」

春輝道:「此句很得『歎』字虛神;並且『爭似無心好』這五個字,真是無限慷慨,可以抵得比干一篇祭文。」蘭蓀道:「好好一個人,怎麼把心剖去倒好呢?」春輝笑道:「他若有心,只怕你我此時談起還未必知他名字。即或意中有個比干,也不過泛常一個古人。今日之下,其所以家喻戶曉,知他為忠臣烈士,名垂千古者,皆由無心而傳。所以才說他『有心爭似無心好』。此等燈謎,雖是遊戲,但細細揣度,卻含著『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之意,真是警勵後人不少。」青鈿道:「他這『偷香』二字出的別致,必定是個好的。我想這個『偷』字,無非盜竊之意,倒還易猜;第『香』為無影無形之物,卻令人難想,莫非內中含著『嗅』字意思麼?」素雲道:「只怕是『竊聞之』。」春輝道:「這個『聞』字卻從閨臣姊姊所說長人國聞鼻煙套出來的,倒也有趣。」

香雲道:「他這『易子而教之』,大約內中含著互相為師之意。」呂堯蓂道:「今人稱師為西席,又謂之西賓,只怕還含著『賓』字在內哩。」張鳳雛道:「必是『迭為賓主』。」春輝道:「不意這個單子竟有如此好謎,雖不如『仕而優』,『克告於君』借用之妙,也算正面出色之筆了。」紫芝道:「他這『秋江』二字,我打一句『清霜淨碧波』﹔『甥館』二字,打『女孩兒家』﹔『連元』二字,打『又是一個文章魁首』。請教可有一二用得?」(未完,下周一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