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多個影片平台的影片被指是造假,如此前抖音上「女孩考上清華跪謝父親」等影片被揭是擺拍。有文章指,這些影片不僅涉及造假,而且拍攝者表面看是在做善事,實際最終的目標是賺錢。

「正能量」影片被指擺拍

綜合陸媒、微信公眾號文章等報道,7月份,高考之後,大陸抖音影片平台出現多個「女孩考上清華後感恩父親」的「正能量」影片,影片中,同一個女孩向身份不同的「父親」跪謝。「父親」的身份包括建築工人、拾荒者、躺在床上的植物人。

事後,該影片拍攝者表示,自己是段子手,當時自己化身植物人父親等不同身份,和女演員拍攝影片。但是這些影片上均未標示是段子影片,也未標明「故事純屬虛構」,所以網民紛紛指責影片拍攝者擺拍。

「女孩考上清華後感恩父親」影片,被指是擺拍。(網絡圖片)
「女孩考上清華後感恩父親」影片,被指是擺拍。(網絡圖片)

不只「女孩考上清華後感恩父親」涉嫌擺拍,類似窮苦年輕小妹沒錢上學被老闆撞見後獲得老闆資助,收廢品普通人家庭困難獲得外界幫助等等均涉嫌擺拍。

微信公號「易簡讀書」文章表示,這種類似正能量的話題,無論在快手還是在抖音,都獲得幾十上百億次的播放量,但是「十個正能量號,八個是擺拍」;而且這些帳號裏衝在最前面的是各種官方帳號,如各地公安及官方媒體等。

監控影片造假

「易簡讀書」文章還認為,監控影片在你最需要它的時候,它往往會被銷毀、被刪除、被消失,然而卻會在意想不到的地方遍地開花。

2019年11月7日,中共安徽省蚌埠公安局龍子湖分局發佈一段「男子拉起男童拯救2個家庭」影片引來百萬點贊,並被大陸多個媒體轉發。影片是以監控的角度拍攝,一騎車路過的男子,發現在一輛汽車後面有個找球的小孩,並在汽車啟動前拉開這個小孩,避免大禍。

 影片被媒體揭露是快手影片創作者的擺拍,拍攝者已發佈類似幾十條影片。(網絡圖片)
影片被媒體揭露是快手影片創作者的擺拍,拍攝者已發佈類似幾十條影片。(網絡圖片)

但事後此影片被媒體揭露是快手影片創作者的擺拍,是為了「創意傳播正能量」。

 影片被媒體揭露是快手影片創作者的擺拍。(網絡截圖)
影片被媒體揭露是快手影片創作者的擺拍。(網絡截圖)

該拍攝者不僅拍攝這一隻影片,還親自上演拉開兩個在貨車後面找球的小孩等幾十條類似影片,均是以監控角度來拍攝。

除了快手,2020年7月,抖音上也出現類似監控影片造假的情況,不過這次不是「救小孩」,是「搶小孩」。

這一段標題為「監控下拍到的驚險一幕,寶媽出門在外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和寶寶」的影片在抖音熱傳,其中一條最高點贊數達25萬次,影片標註拍攝地為湖南芷江。影片中,騎車男子想要從一女子懷中搶走一名小孩,但未成功。

「監控下拍到的驚險一幕,寶媽出門在外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和寶寶」的影片被指造假。(網絡影片截圖合成)
「監控下拍到的驚險一幕,寶媽出門在外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和寶寶」的影片被指造假。(網絡影片截圖合成)

事後經查,該影片是自媒體人以監控角度、自導自演的假影片。

6月份,還有網民在微博爆料稱,6月10日,疑似滴滴車司機在非法直播平台直播性侵「女乘客」,並貼出了一段21分17秒的影片。但事後經查,此事件是非法網絡直播平台自導自演的,以「滴滴」、「司機」、「女乘客」、「性侵」等作為賣點。

利用善良賺錢

微信公號「易簡讀書」文章認為,此類擺拍成了新一代財富密碼,「感動是真的,收割也是真的」;因為這些所謂的正能量帳號正在變現,即使真在做善事,最終目的還是賺錢。

文章披露大陸抖音平台曾出現一些拍攝幫助社會底層各類弱勢群體,如獨居農村老人、相依為命的祖孫倆、街邊流浪漢等等影片,這些影片拍攝者稱出錢、出力只是為了真實地幫助弱者,拒絕一切財物捐贈。

 大陸抖音平台曾出現一些拍攝幫助社會底層各類弱勢群體影片。(網絡圖片)
大陸抖音平台曾出現一些拍攝幫助社會底層各類弱勢群體影片。(網絡圖片)

然而文章披露,這些影片拍攝團隊,實際是靠直播養活整個團隊。該影片帳戶獲得1158.1萬個音浪,按照抖音的兌換比例,10音浪換1元人民幣,僅音浪收入就多達一百多萬;按個人直播平台獲得30%的最低比例計算,該平台可得到33萬元。

 該影片帳戶獲得1158.1萬個音浪。(網絡圖片)
該影片帳戶獲得1158.1萬個音浪。(網絡圖片)

而送出的物品中,有不少是直播帶貨和推薦代購商品,如此以來,這些平台收入中又多了一筆接品牌推廣的收入。

除了該文章中的例子,2018年,大陸網絡曾熱傳「外賣小哥雨中痛哭」的影片。該影片也被指是五個人聯手擺拍,目的是上傳到快手、抖音、優酷等平台後獲得關注,從而流量高了就會有商家找他們做廣告,卻是在利用民眾對外賣小哥的同情賺流量。

2018年,大陸網絡曾熱傳「外賣小哥雨中痛哭」的影片。(網絡圖片)
2018年,大陸網絡曾熱傳「外賣小哥雨中痛哭」的影片。(網絡圖片)

從業者指,這一條影片就可能會給他帶來幾十萬元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