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第三波在港爆發,政府推出全民自願性病毒檢測,預計在9月1日開始。立法會議員、泌尿科醫生郭家麒今日(19日)與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外務副會長張志偉召開記者會,關注全民檢測的風險。郭家麒表示,政府推行病毒測試的鼻咽取樣操作危險,傳染風險極高,特別是招募沒有臨床經驗的學生進行取樣是極不負責的做法。他又指,全民測試耗資巨大,但有效期只有7日。質疑全民檢測無助防疫,只為「政治正確」。

鼻咽取樣須深入鼻腔 易造成不適或傷害

郭家麒首先播放一段影片,顯示鼻咽取樣過程需要將拭子深入鼻腔7厘米。他指出,這次檢測所採用的鼻咽取樣,屬於侵入性檢測,不同於早前香港使用的深喉唾液樣本檢測,取樣過程會引起受檢測者不適,咳嗽、嘔吐、流鼻血等。

據美國麻省哈佛醫學院研究,在接受鼻咽取樣的病人中,8%會流鼻血,4%會鼻部不舒服,5%會頭痛,5%耳朵不舒服,5%會流鼻涕。郭家麒強調,這項研究的取樣者都是專業醫護。如果由外行人進行取樣,造成的傷害可能更嚴重。

招募無經驗者取樣 訓練時間不足

距離病毒檢測開始的日期不足二周,政府招募的檢測人員除了專業醫護之外,也將招募醫療相關專業學生,包括物理治療學生、職業治療學生,甚至大學一年級學生也在招募之列。

郭家麒指,雖然自己是泌尿科醫生,但是沒有受過相關訓練,也不敢貿然為患者進行鼻咽取樣,對患者、對自己都有風險。在醫院,即使是有經驗的護士,也需要接受1個星期培訓才能進行有關操作。至於低年級醫學院學生,他估計至少需要3-4個星期的訓練,才能掌握基本的鼻咽解剖、感染控制等知識,並熟練操作,經過考核。

他強調,招募這些取樣人員時薪達到300、400元,「可能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但是這樣做是不負責任的。」

業餘取樣人員承擔風險極大

取樣人員如果沒有足夠的感染控制訓練,會加強交叉感染的風險。郭家麒強調,「在醫院,取樣是最高風險的動作,因為其它時間病人都會佩戴口罩,而在取樣過程中,不知有多少隱性患者,脫下口罩,直接將病毒噴向你及周圍的人、環境、牆壁。」

郭家麒指,在取樣過程中,醫護人員應穿保護衣、頭套,戴N95口罩。如果受檢測者在取樣過程中咳嗽、嘔吐,醫護人員應該立刻更換所有的防護裝備。醫學會透露,政府通知只列明會為參與者提供手套和手術用口罩,仍未回覆會否提供防護衣和N95口罩等。而低年級醫學生對如何使用眼罩、手套、防護服等裝備毫無經驗,在更換防護裝備過程中也容易受到感染。這些執行高危操作的業餘人員如與家人同住,也給家人帶來風險。

他又指,因為武漢肺炎或新冠肺炎並未列入職業病名單,如果取樣人員不幸染病,可能難以索賠。

他還指出,專業的醫護都會購買醫療責任保險。如果學生取樣時不慎弄傷別人,這名學生可能沒畢業就面臨被人告,政府是否負責有關法律訴訟及賠償?他又指,參與全民檢測的私家醫生也面臨此問題,如果取樣過程發生意外,保險公司可能不負責賠償。

易出現「假陰性」 對防疫有害無益

由學生等業餘人員進行取樣,容易因為取樣位置不對,造成「假陰性」結果。郭家麒指,如果攜帶病毒的隱性患者,測出「假陰性」,從而認為自己無病,到餐廳堂食、聚會,將造成嚴重後果。

郭家麒認為,從醫學或傳染病學上講,全民檢測對防疫毫無幫助,質疑相關做法只是政治正確。近日有人提議設立「健康碼」,讓病毒測試呈陰性的人前往餐廳堂食。但是市民進行測試之後還會染疫,病毒測試有效期只有7日,過期之後是否需要再花十幾億,進行下一次全民檢測?他強調,防疫應做好源頭控制,應加強關口檢疫,而非耗費大量人力、物力進行全民檢測,做法只是讓檢測機構獲利。

容易污染環境 造成交叉感染

郭家麒引述武漢同濟醫院研究指,鼻咽取樣應在負壓房間進行,每小時房間通風12次。(宋碧龍/大紀元)
郭家麒引述武漢同濟醫院研究指,鼻咽取樣應在負壓房間進行,每小時房間通風12次。(宋碧龍/大紀元)

除了取樣人員可能染病,在取樣過程中病毒也會污染環境,造成更多交叉感染。郭家麒引述武漢同濟醫院研究指,鼻咽取樣應在負壓房間進行,每小時房間通風12次。如果有染病的人取樣中咳嗽、嘔吐,病毒會噴向周圍環境,下一名接受檢測的市民很危險。

他特別提醒長者、長期病患、孕婦及其家屬,對於高危的檢測,一定要三思後行。

對於政府向社區中心招募場地進行全民檢測,社總副會長張志偉指,有兩點擔心。一是徵用的場地難以在短時間內進行改裝,以符合通風、隔離等感染控制要求;二是政府並非徵用整座大樓,社區中心內其它活動包括長者服務、幼兒服務還在進行,可能對這些前往社區中心的易感人群帶來風險。

郭家麒強調,在醫院內進行有關取樣,一定會請傳染科醫生鑑定環境,請受過訓練的醫護進行操作。他質疑政府臨時徵用的場館、臨時招募的人員是否能達到要求,還是令全民檢測成為「全港播毒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