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 《鵲橋仙‧七夕送陳令舉》

緱山仙子,

高情雲渺,

不學癡牛騃女。

鳳簫聲斷月明中,

舉手謝、時人欲去。

客槎曾犯,

銀河波浪,

尚帶天風海雨。

相逢一醉是前緣,

風雨散、飄然何處?

蘇軾(公元一零三七~一一零一年)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博學多才,詩、詞、文章、書法以及繪畫,無一不精,是文學藝術史上的通才,為「唐宋八大家」之一。其詞開創了宋詞中豪放、清曠的詞派,對後世的文學有巨大影響。

明代《三才圖會》中的王子喬像(公有領域)
明代《三才圖會》中的王子喬像(公有領域)

作者與另幾位反對王安石新法的朋友一起歡聚,喝酒喝得很高興。這首詞就是作者為其中一位友人而作。此詞是詠調名本意,即所寫內容與詞牌內涵相合,而且是這一題目中詞作的千古名篇,很有創新之意,極受後人推崇。

緱(讀勾)山:地名,是周靈王太子王子喬成仙後乘鶴而去的地方。

癡牛:指牛郎。作者說他癡,因為別人都希望由凡入仙,他和織女卻倒著走,由仙入凡。

騃(讀呆,是「呆」的異體字)女:指織女。作者說她呆,與上述理由相同。

鳳簫聲:王子喬吹笙時喜歡模仿鳳的叫聲。

時人:指當時看到王子喬登仙而去的人們。

作者把他們分別時聚會的船比作出海的槎,料想他們也曾沖犯了天上的牽牛星宿呢!元 高克恭《歷代集繪冊.元高克恭風雨歸舟》。(公有領域)
作者把他們分別時聚會的船比作出海的槎,料想他們也曾沖犯了天上的牽牛星宿呢!元 高克恭《歷代集繪冊.元高克恭風雨歸舟》。(公有領域)

槎(讀查):用竹或木編成的筏子。據說天河與海相通,年年有浮槎定期往來。海濱有一人探險乘槎而去,果然遇到了牛郎和織女。蘇軾在這裏用槎比喻他和朋友們坐的船,說他們的船可能真的沖犯了天上的牽牛星宿呢!

前緣:前世的因緣。

緱山的仙人王子喬,

情懷高遠縹渺雲霄,

癡情的牽牛織女,他可不仿效。

明月光中,

他不再玩弄手中的鳳簫,

登仙時向在場之人致謝、

舉手輕搖。

我們的船或曾沖犯,

銀河中的牛郎織女,

所以帶著天上的風、海中的雨。

今天我們共飲一醉是依前緣相聚,

等風雨散後我們又將飄然何處去?

雖然中國歷代詩詞中,以七夕為題的作品很多,但都不外乎兩方面的內容:或借牛郎織女的故事來抒發男女的離愁別恨;或寫民間乞巧的習俗。但蘇軾這首詞卻一反舊習、別開新境。

中國歷代詩詞中,以七夕為題的作品,不外乎兩方面的內容:或借牛郎織女的故事來抒發男女的離愁別恨;或寫民間乞巧的習俗。圖為《清畫院畫十二月月令圖七月》局部圖(公有領域)
中國歷代詩詞中,以七夕為題的作品,不外乎兩方面的內容:或借牛郎織女的故事來抒發男女的離愁別恨;或寫民間乞巧的習俗。圖為《清畫院畫十二月月令圖七月》局部圖(公有領域)

人們寫七夕,都不免對牛郎織女的愛情悲劇同情一番,對他們忠貞的感情讚揚一盤;而蘇軾卻把成道後乘鶴而去的仙人王子喬「請」出來,用他的口氣把牛郎織女貶了一通:可不是麼?凡人本當刻苦修煉、跳出輪迴、返歸本源,你們卻偏要背「道」而馳、墮落凡間,專為執著紅塵、不願醒悟的常人助勢,這不是癡男呆女是甚麼!千古以來,寫七夕的作者中也該有不少是信仰修煉、甚或自己修煉的人,就沒有人像東坡這樣一聲大喝、令人清醒清醒的!

把仙人王子喬的故事這樣一剪裁,就和七夕順理成章的聯繫起來,為送人離別的內涵作了準備。然後作者又順勢牽出了另一個與七夕相關的美麗故事:海濱有人乘槎出海,果然遇到了牛郎織女!作者想落天外、一語雙關,把他們分別時聚會的船比作出海的槎,料想他們也曾沖犯了天上的牽牛星宿呢!要不,他們的船怎麼還帶著天上的風、海上的雨呢?

作者最後準確的以「前緣」來界定了「相逢一醉」的愉快相聚,飽含著慰藉之意,讀起來渾身溫暖;又以「飄然何處」的問句,來設想分別後的各自東西,引起人們的無限感慨。特別考慮到,他們都是反對王安石新法的人,就更使人充滿依依惜別之意。作者這樣一寫,就把個簡單的聚會送行寫出了新境、寫出了靈氣、寫出了感人的力量!

~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