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8月15日,星期六。

【60秒看世界】

特朗普8月14日簽署行政令,正式責令字節跳動在90天內出售TikTok,並銷毀用戶資料。行政令還明確規定,收購方必須是美國人。

美國國會兩黨議員梅嫩德斯、魯比奧、卡丁、克魯茲和凱恩等人聯手,推出一項新法案,抗衡中共在南美的經濟、政治、安全和情報活動的法案。

國務卿蓬佩奧15日與波蘭總理馬特烏斯‧莫拉維茨基進行了會晤。雙方簽署了《加強防務合作協議》。

香港電台15日報道,行政會議秘書處已經按照林鄭月娥的要求,刪除了「劍橋大學沃爾森學院」名譽院士的身份。有網友表示,英國將取消你全家護照,希望你也主動點。

封閉63天後,北京新發地市場15日正式復市。不過市場內全面取消零售,回歸市場的批發屬性,並且採取實名制入場交易。

上午9點50分,山東濟寧馬廟村的一個農資倉庫發生爆炸,現場升起蘑菇雲。目前已經導致2人死亡,多人受傷。

2016年11月8日,特朗普當選了美國第45任總統。作為地產大亨和電視明星,毫無從政經驗的政治素人當選,讓許多觀察人士、媒體精英、特別是他的政治對手們,眼鏡跌碎了一地。因為特朗普競選,包括他成功就任美國總統之後,對他的政治迫害都沒斷過。
2016年6月,在愛荷華州集會上,特朗普的二兒媳勞拉(Lara Trump)上台發表了演講。她說「儘管左翼不斷想阻止他,媒體不斷想阻止他,但這對特朗普不起作用,因為他唯一在乎的只有你們──美國人民。」在勝選後,特朗普自己也說:「我原本不必來競選總統,這條路我走得也好辛苦……」

相信很多人都記得這段話,因為特朗普率真的話,曾經打動了很多人。但卻很少有人真正能了解內幕。15日我們就藉剛剛發生的兩件事,來了解一下左派對特朗普的陷害。不過這很可能只是特朗普感到辛苦的一部份,但已經足夠令人心驚了。

FBI前律師被起訴

8月14日,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任聯邦調查局(FBI)局長期間的律師凱文‧克萊恩史密斯(Kevin Clinesmith),已經在華盛頓特區被聯邦法庭指控了一項重罪——虛假陳述罪。

司法部的指控文件顯示,克萊恩史密斯「在面對美國政府行政部門和司法部門管轄權範圍內的事務,明知並且故意製造並使用了虛假寫就的文件,明知這些文件包含了事實上的虛假、編造和欺詐性陳述。」

文件中還表示,克萊恩史密斯修改了2017年6月的一份給佩吉的官方電郵,說佩吉「不是線人」,但是電郵的原件沒有這些文字。

指控文件稱,另一位官員在拿到克萊恩史密斯修改的電郵後,完全依賴電郵,簽字之後遞交給了外國情報人員監視許可法庭,用來申請監視令的延期。「第4號監視令的申請中沒有包括第一位個人(佩吉)與其它政府機構的歷史或現狀。」

佩吉(Carter Page),曾經是特朗普在2016年競選總統時期的競選顧問。

其實美國司法部總檢察長邁克爾‧霍羅威茨(Michael Horowitz)在2019年12月的一份報告中也曾指出,聯邦調查局在對佩吉進行監視的申請中,存在許多不正確之處。

前特朗普競選顧問卡特·佩吉(Carter Page)。(Slaven Vlasic/Getty Images for SiriusXM)
前特朗普競選顧問卡特·佩吉(Carter Page)。(Slaven Vlasic/Getty Images for SiriusXM)

克萊恩史密斯將認罪

面對司法部的指控事實,克萊恩史密斯心理防線似乎崩潰了。他的律師賈斯汀‧舒爾(Justin Shur)告訴美聯社,克萊恩史密斯將要認罪。

舒爾表示,克萊恩史密斯將承認,他曾修改了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一封電子郵件。這是一封涉及到時任特朗普競選顧問佩吉的政府電郵。

當時佩吉已經告知,自己是中情局的線人。但是克萊恩史密斯更改了陳述,說佩吉「不是」另一個政府機構的線人。這一改,表面看是包含著佩吉自述的意思,但實質已經發生了變化。

克萊恩史密斯修改郵件,目的是根據《外國情報監視法》,在2017年續簽針對佩吉的逮捕令。結果,當時的司法部就根據他修改後的電子郵件,向外國情報人員監視法庭遞交了第三次和最後一次的監視許可申請。

舒爾在聲明中說,「凱文(克萊恩史密斯)非常後悔修改了那封電郵。誤導法庭或者他的同事從來不是他想做的,他只是相信他轉達(修改後)的信息是準確的。 但凱文明白他做的事是錯誤的,並(願意)承擔責任。」

如果克萊恩史密斯認罪,這將是對「通俄門」偽案發起調查後的第一宗認罪,也是第一宗刑事案件。

「通俄門」,緣起於2016年的總統大選後,奧巴馬下令情報部門提供外國干預選舉的報告。當時的情報部門指控稱,俄羅斯干預了大選,認為俄羅斯不喜歡民主黨參選人希拉莉‧克林頓,而偏愛特朗普。特朗普從開始就一直否定奧巴馬的報告,指出這是政治迫害,是獵狐行動。

特朗普在聽聞克萊恩史密斯將要認罪的消息後表示,這個人「腐敗」,指控才「剛剛開始」。特朗普說,「事實是他們偷偷監視我的競選被抓到了。你們將會聽到更多(這樣的起訴)」。

其實,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13日在霍士新聞的評論中,已經暗示了,調查「將有新的進展」。

巴爾:大選前將有重大進展

巴爾在肖恩‧漢尼蒂(Sean Hannity)的節目中表示,聯邦檢察官杜蘭(John Durham)針對「通俄門」起源的調查,「在這個問題上,在大選前將有重大進展」。

巴爾說,「美國人民需要知道發生了甚麼,我們需要得到2016年、2017年間發生的故事,這一定能完成。」「如果人們過了線(觸犯了法律),如果參與其中的人們違反了刑事法律,他們將被起訴。」

巴爾還稱讚聯邦檢察官杜藍「獨立」,「經驗極其豐富」,調查很講究節奏。他說「這並不是一個令人震驚的進展,但它表明事情正在以適當的速度推進,這是由這項調查的事實所決定的。」

2019年5月1日,美國司法部長比爾·巴爾講話(Bill Barr)。(Nicholas Kamm/AFP)
2019年5月1日,美國司法部長比爾·巴爾講話(Bill Barr)。(Nicholas Kamm/AFP)

杜蘭是康涅狄格州聯邦檢察官,去年上半年,巴爾宣佈對「通俄門」源頭進行調查。隨後,杜蘭就接手了這項任務。調查範圍包括相關機構對特朗普2016競選陣營動用反間諜調查是否有恰當依據;情報部門在調查過程中的手段、方式是否合法等等。

去年10月,調查有了一些進展,於是司法部將案件轉為刑事調查。這個變化,使檢察官可以發傳票傳喚證人,也可以啟用大陪審團,並對被告提起聯邦刑事指控。當時就有分析認為,「通俄門」偽案可能會有更多黑幕浮出水面。

特朗普:奧巴馬、拜登知道所有事

特朗普對杜蘭的調查也很關注,就在本周他還表示,「我希望他能幹得漂亮, 我希望他們不要政治正確」。特朗普接著說,「奧巴馬知道所有事。愚鈍者如副總統拜登,也知道所有事,所有其他人都知道。」

特朗普說「所有其他人」,指的可能是很多的民主黨人。但不清楚是否包括彈劾特朗普的急先鋒、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Adam Schiff),不過希夫的的說法,讓人感覺到他有一些擔心。

在最近的一次廣播中,希夫表示,巴爾發起的調查「可能是用司法部的權力,通過杜蘭和其他人打擊總統的敵人」。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當初民主黨人不是對特朗普發起「通俄門」等等政治迫害,怎麼會有司法部的調查呢?

就像竇娥冤這個歷史故事一樣,張驢兒想毒死蔡婆霸佔竇娥,沒想到卻誤打誤撞毒死了自己的父親。都是典型的害人不成反害己。

有捕魚經驗的人可能知道,深水溝渠的水面上如果看到一群小魚在游動,那麼這個時候趕緊撒網。因為這些小魚是在跟著大魚在走,如果撒網,很可能會捕撈上來大魚。

克萊恩史密斯僅僅是科米時期FBI的一名律師,充其量算做一條小魚,比他大的人物還有不少。他認罪後,會不會拉出甚麼更大的人物呢?

科米的FBI公然撒謊

8月11日,法律專家耶勒特(Gregg Jarrett)在霍士新聞網撰文表示,最新解密的文件證明,科米時期的FBI曾經就「通俄門」案公然向參議員情報委員會撒謊。現在,參與撒謊的FBI官員可能將很快被起訴。

耶勒特在文中表示,隨著對「通俄門」源頭的調查不斷深入,科米時期的聯邦調查局刻意掩蓋的謊言被不斷地曝光。現在有大量證據表明,科米任FBI局長期間,FBI被腐敗所淹沒。濫權的情況如此普遍,以至於科米的繼任者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2017年8月就任FBI局長後一直沒有減少。

耶勒特說的解密文件,是指8月9日最新解密的文件。其中證明,在2018年向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作關於特朗普與俄羅斯勾結的簡報時,FBI公然撒謊。他們向國會議員們保證,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檔案是可信的,斯蒂爾本人是可靠的,沒有理由懷疑他的主要情報下線。

斯蒂爾是前英國間諜,早就臭名昭著了。在2017年1月前的一年多,FBI就已經不相信他了,也不相信他那個臭名昭著的反特朗普檔案。但是FBI卻向參議院情報委員會隱瞞了這些信息,而且還做了與事實相反的陳述,說斯蒂爾檔案是「準確和經過驗證的」。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Rindsey Graham)指出,「他們誤導了他們(參議院情報委員會)」。

在美國,作虛假陳述是一項很重的罪。而這個虛假陳述,是針對美國現任總統的政治抹黑迫害,對國會做出的,會不會有人被指控偽造和陰謀罪呢?現在該輪到科米和他背後那些人們睡不著覺了。

但是事情到這裏並沒完,後面還有故事,比如人們很想知道的,斯蒂爾檔案內容是從哪來的呢?

斯蒂爾檔案是捏造的

在最新解密的文件中顯示,2016年夏天,斯蒂爾撰寫偽造了這份檔案。整個過程,是由當時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莉競選團隊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委託並資助的。

斯蒂爾在偽造了檔案後,把它提供給了FBI和那些所謂的主流媒體。而得到偽造檔案的戴維‧康(David Corn)和伊西科夫(Michael Isikoff)這些記者,簡直是如獲至寶。不做任何查證,就以「匿名來源」洩漏的信息予以發表。

實際上,他們很可能無意查證這些信息是否正確,只要能引起轟動,能吸引人們眼球,只要能打擊特朗普,這就行了。

很快,斯蒂爾檔案成了炙手可熱的搶手貨。MSNBC、CNN、《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等陸續加入炒作,大肆渲染虛構的「通俄門」故事。

其實,負責任的記者看過之後都明白,這就是在故意抹黑特朗普,斯蒂爾檔案就像是一堆垃圾。但遺憾的是,沒有幾個人這麼說,誰都沒有這份勇氣。

在特朗普宣誓就任總統4天後,FBI約談了斯蒂爾的主要情報線人丹琴科(Igor Danchenko)。丹琴科曾是華盛頓特區極左的布魯金斯學會前研究員兼分析師。

他向FBI坦誠,為了證明從斯蒂爾那裏領取月薪是合理的,「必須向斯蒂爾匯報一些事情」。但丹琴科承認,都是一些八卦、謠言、影射和來自「隨機線人」,以及酒友的猜測。

希拉莉炮製雅虎「新聞」,FBI依次針對佩吉

我們僅舉其中一例。有一個雅虎的「新聞」故事。故事的本身就是基於斯蒂爾檔案的,GPS融合(Fusion GPS)公司買來給了記者伊西科夫,然後由「斯蒂爾轉給媒體」。

開始FBI又用這個雅虎「新聞」故事,去針對佩吉。隨後希拉莉競選團隊就說,這裏面的事情「令人毛骨悚然」。可是大家知道,這個事本身就是希拉莉團隊幹的,他們卻說這裏面的的事情「令人毛骨悚然」。

美國前總統候選人希拉莉資料圖。(Yana Paskova/Getty Images)
美國前總統候選人希拉莉資料圖。(Yana Paskova/Getty Images)

這個故事在2016年9月發表,當時正是希拉莉的競選團隊大肆渲染特朗普「勾結」俄羅斯的時候。說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與俄羅斯寡頭和強人普京關係「親密」,這種「親密」和「勾結」從未有過。後來,那些左派媒體更是捕風捉影,稱情報界洩密,反覆抹黑攻擊特朗普。

根據美國的法律,聯邦調查局要展開調查,最起碼要有兩個前提:一個是犯罪已經發生的合理依據,另一個是有支持第一點的具體清晰的事實。

但是FBI甚麼都沒有,就讓前特別檢察官穆勒去調查。這種做法,很像中共的先定罪、再找證據的做法,是典型的美國式「莫須有」。結果穆勒花了3,200萬美元,用了2年時間,甚麼也沒有發現。

其實對於佩吉,科米的FBI並不是不了解。早在2015面,他就曾幫助FBI指控了3名從事間諜活動的俄羅斯人。但是就因為他成了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外交政策顧問,FBI就不管這些了。使佩吉成了奧巴馬政府內外反特朗普的具體目標。

但佩吉只是我們這次提到的被奧巴馬政府打擊者之一,除了佩吉之外,還有特朗普的競選顧問帕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和弗林將軍(Michael Flynn)等。

關於弗林,我們在5月15日的節目中有過一次詳談。他曾被奧巴馬政府合謀誘捕,參與對弗林合謀誘捕的,有現在正在競選美國總統的拜登,還有科米等等幾名奧巴馬政府要員,特朗普稱之為「奧巴馬門」。

現在弗林已經被撤銷了所有的指控,特朗普也有意再次將他招致麾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回頭去看看。而帕帕多普洛斯曾在2018年被判14天監禁。

特朗普無罪證據被科米密封,巴爾解密

「信息源頭」丹琴科都承認,提供給斯蒂爾的沒有事實根據,可想而知,斯蒂爾檔案還有可信度嗎?其實到這裏,已經證實了特朗普根本就是無罪的。

但是為了打擊特朗普,把特朗普拉下台,聯邦調查局把丹琴科的證詞給隱匿起來了。

科米和他的同盟、FBI副局長麥凱布(Andrew McCabe)以及反情報官員斯特佐克(Peter Strzok)一起,把從丹琴科那裏蒐集到的關於特朗普無罪的證據,用「機密文件」的形式密封起來了。同時FBI還把斯蒂爾當成了機密線人,並且向他支付薪水。

大家知道,美國政府的機密文件最短的解密期限為10年,有的25年,有的甚至長達幾十年才解密。我們不知道這個「機密文件」是多長的保密期限,但科米們一定沒有想到,他們的瀆職、甚至犯罪的證據,很快就被解密了。

特朗普任命了巴爾做司法部長,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接任了國家情報局局長。

這兩個重要行政部門換了領導人之後,巴爾和拉特克里夫聯手解密了這些所謂的「機密文件」,實際是科米等人的犯罪證據。這才使對特朗普抹黑打擊的「通俄門」偽案被撕開了一道裂縫。

前國安顧問賴斯故意賣破綻?

這裏也必須要提到一件有意思的事,這件事在說弗林案時,我們也說過,就是賴斯(Susan Rice)給自己發電子郵件備忘錄的事。

賴斯曾是奧巴馬政府的國安顧問,她在2017年1月20日,也就是特朗普宣誓就職美國總統的那一天,她給自己發了一封電子郵件。其中明確提到:奧巴馬親自指導了相關部門要如何調查「通俄門」一事。

這封電郵已經被解密,其中奧巴馬在橢圓形辦公室的會議上,指示科米「按老規矩辦」。參加會議的人除了奧巴馬和科米,還有時任副總統拜登、賴斯和代理總檢察長薩利耶茨。

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賴斯(Susan Rice)。(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賴斯(Susan Rice)。(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那麼賴斯在特朗普就職當天給自己發送這種內容的郵件,用意是甚麼呢?如果只是想做記錄一些歷史,那她完全可以用筆寫在筆記本上。但是賴斯卻把奧巴馬親自指導調查「通俄門」的事,寫在郵件中發給自己。

早前在大陸的時候,我有一位在地方公安局當官的朋友。他親口告訴我:物過留痕。他是說只要有人在電腦上做過甚麼,都會留下路徑痕跡。尤其是有當局封鎖的關鍵字的電子郵件,中共網警是可以閱讀郵件內容的。

一個大陸地方公安人員都知道電腦會物過留痕,那麼曾經身為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賴斯會不知道嗎?我覺得不可能。她甚至會比一般人都清楚,只要發送電子郵件,就會有網絡痕跡。

那麼賴斯這麼做,究竟要幹甚麼呢?有沒有可能是她要故意賣破綻給特朗普,讓特朗普政府了解實情,然後對奧巴馬政府進行調查呢?

奧巴馬藉FBI打擊特朗普,「通俄門是惡毒騙局」

其實,在去年12月9日,美國司法部督察長發佈了一份有關是否濫用《外國情報監視法》對特朗普競選團隊的調查報告。當天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總發言人哈靈頓(Liz Harrington)就在霍士新聞網撰文,指責奧巴馬時期,把聯邦調查局FBI變成了私器,暗助希拉莉競選。

哈靈頓在文中說,尋求外國人幫助挖髒料來調查政治對手?特朗普總統給烏克蘭總統的恭賀電話中沒有。而奧巴馬卻有,他在2016年夏天,把FBI變成了希拉莉競選團隊的助臂。

在今年1月,耶勒特接受了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的採訪。他當時表示,僅憑幾個人編造的一些東西,就把一個國家和一位總統綁架了近3年,這令人震驚,荒謬絕倫。

這位法律專家指出,「通俄門實際上是一個惡毒的謊言和騙局」,這是針對特朗普的「政治迫害」,是嚴重的犯罪行為。他還說亞當‧希夫是眾議院負責彈劾案的最糟糕人選,民主黨純粹出於政治原因謀求罷免總統。

對獨立政府監督機構「司法觀察」(Judicial Watch)的主席湯姆‧菲頓(Tom Fitton)也這麼看,對特朗普啟動的那個彈劾,不是一個真正的彈劾決議。他認為因為「通俄門」而發起的彈劾,實際「是一個政變決議」,目的是要把特朗普送進監獄,這是明顯的犯罪,「是向我們憲法的核心的攻擊」。

菲頓把彈劾案嘲諷為「愛麗絲夢遊幻境彈劾案」。他說「他們(眾議院民主黨人)已經預先有了裁定,我們永遠也不會看到真正的證據,因為真的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他們採取的讓總統下台的激進方法是合乎情理的」。

菲頓強調,這不是甚麼「深暗勢力集團幹的,這是奧巴馬幹的,是奧巴馬的責任」,這是前一屆政府潛在的罪行,現任總統特朗普「是這些罪行的受害者」,這是可怕的「政治迫害」。

這部份內容講完了,但是故事還在發展當中,我們很可能還會看到一些新的發展。

————–

陳其邁當選高雄市長

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我們的約定,8月15日要關注台灣高雄市長的補選情況。現在已經塵埃落定,高雄又變成了綠色。民進黨候選人陳其邁得票超過了67萬票,當選了高雄市長。

15日的補選,是填補韓國瑜被罷免後的空缺,有三位候選人參選。分別是民進黨的陳其邁、國民黨的李眉蓁和民眾黨的吳益政。

從上午8點到下午4點,是人們的投票時間,到晚上6點多,完成了計票,整體投票率為41.83%。

從4點開票,陳其邁就一路領先。截至到6點06分,1,823個投票所全都開票完畢。根據中選會的數據,陳其邁最後拿下了67萬1,804票,比李眉蓁多了四十多萬票。

在選戰之前,陳其邁在媒體上刊登了一幅全版廣告,「KH撐HK」。KH指的是高雄,HK指的是香港。他是用這樣的方式在傳遞信息,希望用台灣的民主,撐香港的自由。

他還在面書PO文,表示告訴所有企圖用威權手段鎮壓民主自由與人權的政權,「人民的力量,越是打壓、將遭受越強烈的反抗」。

陳其邁的這次得票率是70%,已經打破了陳菊保持的紀錄。陳菊在2014年的選舉中,得票率是68.08%。

美要中共還債?

自從中共駐侯斯頓總領館被美國關閉後,網絡上就在傳聞,美國可能要批准台灣在中共的原址設立台灣總領事館。美台關係的確在近期快速升溫,但是這個傳聞一直沒有得到美方的證實。

美台關係升溫,反襯著中美關係的惡化。13日,參議員瑪莎‧麥克薩利(Martha cSally)提出一項法案,要中共償還早於中共當局之前的1.6萬億美元債務,包括利息。

麥克薩利表示,中共一再不履行對美國的義務,奪走了美國家庭的金錢和工作。「虐待到此為止。我們要求中國(中共)對他們的債務和在世界上釋放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負責。我們要求中國(中共)償還欠美國家庭的1.6萬億美元債務。」

她還呼籲特朗普總統「盡所能及地解決這個問題」。

特朗普會不會這麼做呢?這是一個很讓中共頭疼的事。首先說這筆債務是1912年由中華民國發行的,但是1949年,中共佔據了中國大陸,並且宣稱建政。而中華民國政府在1949年退守台灣,至今仍然是中華民國政府,今年是民國109年。

但問題是,中共佔據大陸後,一直宣稱自己是「唯一」合法政府。那麼按照中共這個說法,當然是要由中共來償還這筆債務。

如果中共不想償還,不承認這筆債務,讓台灣去還,那就等於是說中華民國政府還存在,中共政權是野雞政權,不合法。

麥克薩利的這項法案,給中共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難題。到底是還錢呢,還是承認中華民國呢?

如果中共還錢,這筆錢可是一個不小的數目。經濟學人2018年曾報道,當時欠美國的債務連本帶利已經高達7,500億美元。2019年他們表示,如果要償還,將超過1萬億。

不過中共此前中共有過賠償的先例。1987年,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曾經要求北京償還英國人的資產或損失,否則中國將失去進入英國金融市場的權利。與中共當局與英方達成一些和解協議,向英方賠償2,350萬英鎊。

可是,現在中國經濟已經被中共折騰的快要死了,錢都被中共官僚們塞進了自己的腰包,國庫已經被掏空了,還得起嗎?中共官員可能把吃到嘴的肉吐出來嗎?如果中共官員不吐出嘴裏邊的肉,那還是要分攤到每一位中共百姓的頭上了。中國民眾,又要被割一茬嗎?

中美經貿高層會談被推遲

8月15日是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生效6個月的日子,雙方早前商定,在今天評估貿易協議執行情況。但是知情人向路透社透露,雙方的視像會議被推遲了,何時通話,雙方還沒有商定好。

了解會談情況的消息人士說,這次會議推遲,是因為中共領導人還在北戴河召開會議。並且稱這個推遲並不反映協議出現任何實質性的問題。

不反映協議出現「實質性」的問題,那就是說,可能存在著其它的一些問題。甚麼問題呢?

按照協議的要求,中方承諾在兩年內從美國採購2,000億美元的產品。華爾街日報8月6日報道,中方對美國大豆、豬肉、粟米和其它農產品的採購,「遠未達到實現這個目標所需的採購速度。」

不過美方最近表示,對中方近幾個星期的採購步伐感到滿意,雖然還沒有達到協議要求,但也說明中方沒有放棄這個貿易協議。

不過有網友表示,跟中共簽協議就是小朋友過家家。因為甚麼協議在中共眼裏都可能是「過時的歷史性文件」,隨時都可能作廢。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