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前的美國國內是風雨欲來,感覺要出大事。9月底,美國情報總監拉特克裏夫解密了前中情局局長布倫南的筆記,2016年的中情局給當時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的一個備忘錄,以及美國情報機構獲得的一份俄羅斯情報機構的評估。解密材料顯示,前國務卿希拉莉在2016年與特朗普競選總統時,因深陷電郵門而醜聞纏身,轉而向奧巴馬政府提議以俄羅斯安全部門干預美國大選為由來詆毀特朗普,以此來轉移公眾的注意力。

聽新聞:

顯然,中情局的解密材料,證實了此前被調查兩年多的特朗普「通俄門」事件不過是一場希拉莉刻意挑起的鬧劇,而奧巴馬政府,包括時任副總統的拜登也是知曉內情的。

10月初,先是特朗普夫婦染疫,其後在特朗普出院康復後的10月6日,拉特克裏夫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要求下,向正調查聯邦調查局(FBI)和其它情報機構針對「通俄門」的調查過程的聯邦檢察官達勒姆提交了一千多頁的解密材料。也是在這一天,拜登對媒體稱,如果特朗普在第二場總統大選辯論之時還沒有痊癒,那麼這場辯論應該取消。

在解密材料被公佈後的10月7日,特朗普在推文中寫道:「我已經授權完全解密所有與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政治罪行——『通俄門』惡作劇有關的文件。同樣,還有希拉莉·克林頓的『電郵門』醜聞。沒有刪改!」

同日,總部設在紐約的聯邦上訴法院突然恢復了對亨特·拜登團隊成員的定罪,且還裁定下級法院「濫用自由裁量權撤銷判決並重新審判」,並聲明,阿切爾「至少知道該計劃的一般性質和範圍,並打算使其成功套現。」

10月8日,特朗普對行動遲緩,尚未公佈希拉莉郵件的國務卿蓬佩奧表達了不滿。同日,民主黨眾議長佩洛西突然提出,要啟動憲法第25條修正案,準備罷免總統。

10月9日,蓬佩奧下令國務院公佈了希拉莉三萬多封電郵。同日,美國總統辯論委員會宣佈,原定於15日舉行的第二場總統大選辯論被確認取消。

10月11日,特朗普接受霍士新聞網採訪時透露,將公佈更多「令人震驚(breathtaking)」的文檔,比希拉莉郵件和「通俄門」更重磅。他說,「我可以告訴你,我們發現的事情,沒有人敢相信。」當主持人瑪麗亞問是關於哪方面的文檔時,特朗普表示「涉及面非常廣」。

從不到半個月時間特朗普所在的共和黨與民主黨的針鋒相對看,背後一定有著太多不為人知的內幕和角力。或許是三年多來遇到太多的掣肘和假新聞,或許是突然染疫讓其意識到了巨大的風險就在眼前,特朗普選擇在大選前公佈郵件和文檔,披露一個又一個重磅消息,除了打擊對手,讓民主黨自亂陣腳外,還有一個目的應是「排乾沼澤」(Drain the swamp),清理門戶。

「排乾沼澤」是特朗普在2016年競選階段就提出的施政方針。他承諾,他當政後要整頓華府的官僚運作,徹底改變華府的政治生態。不過,其在第一任期內受到的阻力太大,儘管華府的政治生態有所改變,但遠未實現其目標。因此,他在競選連任時再度提出這一目標。

8月23日,在美國共和黨舉行全國代表大會的前夜,特朗普的競選連任陣營,公佈了特朗普第二任期的施政綱領,共分為十大主題,其中第六個主題就是「排乾沼澤」。特朗普給出的具體目標和行動有:通過國會任期限制;結束官僚政府對美國公民和小企業的欺凌行為;曝光華盛頓的資金鏈,並把權力委託給人民和各聯邦州;與傷害美國公民的國際組織進行較量,以消除全球主義沼澤等。

從其給出的具體目標和行動看,顯然不是在大選前就可以達到的,因此特朗普在大選前的「排乾沼澤」,應該不排除是針對那些與外國勢力勾兌,特別是與中共勾兌、干預大選的美國內部人士。因為根據美國2018年出爐的胡佛報告,中共早已全面滲透和操弄美國政府、大學、傳媒、智囊、企業和僑界,美國政府中的不少官員、國會中的議員、企業家大佬等,都深度與中共勾兌,出賣美國的利益。近兩年來有多起案例已然曝光。對此,特朗普是心知肚明。

目前,特朗普乃至全世界很多領導人都知道,中共最不希望徹底認清中共本質並將中共與中國人、中國區分開的特朗普再度連任,因此是不遺餘力的支持拜登當選,畢竟拜登的兒子與中共有說不清的關係,畢竟拜登即使反共,也是可以給中共苟延殘喘的機會。是以,為阻撓特朗普連任,中共絕不會置身之外,必會動用其在美國的各種勢力,包括隱藏在各界的潛伏者、勾兌者。

特朗普在近期的一系列行動,焉知與此無關?而特朗普之舉,必將在美國內部引起驚濤駭浪,因為其所涉及的美國政府現任和以往相關部門的官員應該不少。這也意味著美國大選前的絕不會平靜,而中共滲透美國的惡行也極有可能有更多的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