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神農時代以來歷經各朝各代,茶文化在中華文化中有深厚的積澱,同時,一些名士圍繞著「茶」產生許多有趣的文學作品和故事,展現中國神傳文化博大精深的內涵。《茶聯集錦》中有一典雅妙對,上聯是「一杯清茶,解解解元之渴」,展現了漢字特色和變化之妙。這下聯怎麼妙對呢?透過輕鬆的「故事」[1] 一起來欣賞對聯的精華──漢字文化的妙趣!

話說明初大才子解縉(xiè jìn)曾經有一次草廬求茶的經驗,妙遇樂人,留下妙趣茶對聯流傳至今。這一對聯充滿中國文字的趣味增添茶趣,妙趣同茶韻一般回甘。

解縉天生聰敏絕倫,從小就展露頭角。當他還在襁褓中,母親就在地上寫字給他看,解縉一見不忘。六、七歲時的他就能即席吟詩作對,很快地鄉里中傳說開來,讚為神童。他才氣縱逸,學富五車功名早發,十八歲摘了丁卯科江西鄉試舉人之冠,成了「解元」(jiè yuán)。次年連捷戊辰科三甲第十名進士,授中書庶吉士,被選入翰林院內學習。解縉一生留下的功績最為人所稱道,應屬主持撰修類書《永樂大典》。

十八歲的解「解元」,已經聲名遠播,而他自己也有些飄飄然。一次他遊山玩水中口渴得很厲害,經過一處簡陋草盧,走進去要茶喝。

草廬中一位白髮蒼蒼的老翁問來者何人?年輕的解縉出口答道:「吾解縉解元是也!」老翁聽後,氣定神閒地要求他先對上一聯,才能喝茶。想必老翁要殺一殺年輕人的傲氣,同時也要考一考「解元」的真工夫。

說著,白髮老翁出了一個上聯要「解元」對下聯:

「一碗清茶,解(jiě)解(xiè)解(jiè)元之渴。」

「一碗清茶」澆了解縉的頂!解縉知道自己遇到高手了。一連三個「解」字,然而都不同音、不同義。下聯也必須這般工整對仗,才能對出妙對。飄飄然的解縉一時好像撞到峭壁,知道這碗茶「很難喝」!

洩了氣的解縉準備告辭之際,這時他禮貌地問了老翁尊姓。

老翁回答:「敝姓樂(lè)。」

方才口乾舌燥的解縉雖然進了屋,但屋裏甚麼樣卻沒看入眼裏,這時他方定了神望見牆上有把七弦琴。七弦琴非俗物,機敏的解縉便問老翁是否彈七弦琴?一直都結廬山居嗎?

(fotolia)
(fotolia)

老翁回答︰「老夫對七弦琴略知一二,老夫過去是個朝廷樂府(* 樂,音yuè)的官員。」

解縉聽了就問老翁能否彈奏一曲七弦琴?老翁從牆上解琴彈奏起來。解縉聽著老翁彈奏七弦琴曲,瞬間即轉鬱為樂,笑了起來樂道︰「我對上了!我對上了!」接著,他對出了下聯:

「七弦妙曲,樂(yào)樂(lè)樂(yuè)府之音。」[2]
(聽一曲七弦妙曲,喜愛上樂樂府的音樂)

老翁聽後拊掌稱妙,即刻端上一碗清茶讓解解元解渴,對他的功力由衷地讚賞。

這副茶對聯巧妙地運用了中國文字兼具形音義的特性,同一字形可能具有多音多義,而且詞性、詞序能靈活變化的特點,形成形、音、義和詞性工整的對仗。賞析此聯對應的情境,上下聯的應對即物、即人、即境,且能切人、切事、切情。因此,樂樂府和解解元的好對,成了妙趣藏香的茶聯經典之一。

後來經營茶葉生意的茶家從這一對聯添了枝葉,形成另外的風貌也豐富了茶生意、茶文化。例如這一聯:

摘採新茶 忙煞千家萬戶 
一杯香茶 解解解元之渴

改良品種 行銷四海五湖 
兩曲清歌 樂樂樂師之音

世世代代名士、詩人的智慧醞釀,讓茶聯一直湧出新意,然而清心滌盪人心的茶香永是茶聯的精神泉源。茶文化積澱越深厚,茶香四溢益發清長。真道是:

茶聯典故久傳 花開新境,
茶香清新長醇 樂解我心。

[1] 明代蔣一葵《堯山堂外紀.卷八十一國朝》中有這樣的記載:「解為諸生時,遊青樓,伎奉茶進曰:『一盞清茶,解解解元之渴。 』大紳(*解縉字大紳)無以對。又:『一張琴上七條弦,彈出五音六律 』及『煙鎖池塘柳 』亦不能對。」《堯山堂外紀》收錄的都是從稗官野史拾遺而得,果真若是,那麼本故事中所得《茶聯集錦》的下聯該是那些愛茶清客們的會心妙對吧!

[2] 上聯的「解解解元之渴」中,前三字「解解解」讀音、詞性和詞義依序為:
(1) jiě,動詞,解除。
(2) xiè,名詞,解縉的姓。
(3) jiè ,名詞,指解元。

下聯的「樂樂樂府之音」,其中「樂樂樂」讀音、詞性和詞義依序為:
(1) yào,動詞,喜愛。
(2) lè,名詞,樂師的姓,「樂」姓也有兩種不同的發音,一為lè、一為yuè。
(3) yuè,名詞,指樂府樂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