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定今年9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在中共全國人大干預下延遲一年,特首林鄭月娥則以中共病毒疫情為由宣佈「引用緊急法,押後立法會選舉一年」的決定,遺留下「真空期」問題。今日(8月9日)社民連代表就人大濫權前往中聯辦進行抗議並遞信。

但當日中聯辦未派代表出來接信,社民連則將公開信貼於中聯辦的鐵閘門上,隨後警方以限聚令干預,拿車梯擋著中聯辦招牌,欲防止社民連張貼標語,將所有人士趕離中聯辦門外,隨後警察對現場人士進行了拍攝並對多位社民連的人士進行了查證。

 

當日中聯辦未派代表出來接信,社民連則將公開信貼於中聯辦的鐵閘門上,隨後警方以限聚令干預,拿車梯擋著中聯辦招牌,欲防止社民連張貼標語,將所有人士趕離中聯辦門外,隨後警察對現場人士進行了拍攝並對多位社民連的人士進行了查證。(宋碧龍 / 大紀元)
當日中聯辦未派代表出來接信,社民連則將公開信貼於中聯辦的鐵閘門上,隨後警方以限聚令干預,拿車梯擋著中聯辦招牌,欲防止社民連張貼標語,將所有人士趕離中聯辦門外,隨後警察對現場人士進行了拍攝並對多位社民連的人士進行了查證。(宋碧龍 / 大紀元)

當日中聯辦未派代表出來接信,社民連則將公開信貼於中聯辦的鐵閘門上,隨後警方以限聚令干預,拿車梯擋著中聯辦招牌,欲防止社民連張貼標語,將所有人士趕離中聯辦門外,隨後警察對現場人士進行了拍攝並對多位社民連的人士進行了查證。(宋碧龍 / 大紀元)
當日中聯辦未派代表出來接信,社民連則將公開信貼於中聯辦的鐵閘門上,隨後警方以限聚令干預,拿車梯擋著中聯辦招牌,欲防止社民連張貼標語,將所有人士趕離中聯辦門外,隨後警察對現場人士進行了拍攝並對多位社民連的人士進行了查證。(宋碧龍 / 大紀元)

當日中聯辦未派代表出來接信,社民連則將公開信貼於中聯辦的鐵閘門上,隨後警方以限聚令干預,拿車梯擋著中聯辦招牌,欲防止社民連張貼標語,將所有人士趕離中聯辦門外,隨後警察對現場人士進行了拍攝並對多位社民連的人士進行了查證。(宋碧龍 / 大紀元)
當日中聯辦未派代表出來接信,社民連則將公開信貼於中聯辦的鐵閘門上,隨後警方以限聚令干預,拿車梯擋著中聯辦招牌,欲防止社民連張貼標語,將所有人士趕離中聯辦門外,隨後警察對現場人士進行了拍攝並對多位社民連的人士進行了查證。(宋碧龍 / 大紀元)

社民連內務副主席梁國雄朗讀公開信指,《基本法》賦予香港公民的選舉權利不容侵犯。而「林鄭獻媚延遲選舉,以此向(中共)人大常委表忠,實則是濫權的行為」,「林鄭月娥是政治傀儡,延遲選舉,出賣港人,是傀儡政治的典型」。

據悉,中共全國人大常委上月在北京開會,應林鄭政府「請求」臨時安插議程,討論香港立法會選舉延遲的議題。

公開信還指,「毫無疑問,立法會選舉是香港實行高度自治的內部事務,並非涉及國防和外交,人大常委無權越俎代庖,將其決定強加於港人頭上。」

社民連內務副主席梁國雄朗讀公開信指,《基本法》賦予香港公民的選舉權利不容侵犯。而「林鄭獻媚延遲選舉,以此向(中共)人大常委表忠,實則是濫權的行為」,「林鄭月娥是政治傀儡,延遲選舉,出賣港人,是傀儡政治的典型」。(宋碧龍 / 大紀元)
社民連內務副主席梁國雄朗讀公開信指,《基本法》賦予香港公民的選舉權利不容侵犯。而「林鄭獻媚延遲選舉,以此向(中共)人大常委表忠,實則是濫權的行為」,「林鄭月娥是政治傀儡,延遲選舉,出賣港人,是傀儡政治的典型」。(宋碧龍 / 大紀元)

社民連代表認為,林鄭月娥以疫情嚴峻為藉口延遲選舉,是害怕親共建制派重蹈去年區議會選舉一敗塗地的覆轍。去年11月區議會的選舉民主派大獲全勝,今年民主派擬就立會選舉贏取過半數議席。

梁國雄說:「林鄭寧可違反《基本法》有關立法會任期的規定,悍然宣佈延遲今年9月的換屆選舉,不但剝奪了選民定期選舉議員的權利,亦使參選人的被選權遭到淪喪。」

就特首林鄭月娥援引港英殖民法《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為依據延遲選舉,梁國雄認為,「這是在俯仰北京主子好惡的人治,不但遭港人及舉世唾罵,亦難逃司法覆核的挑戰而受到制裁。」

對於特區政府在宣佈延選前夕,假手選舉主任實行政治篩選,剝奪了12名民主派代表的合法參選資格,其中4人為競選連任的現屆議員,「這4人卻又被指因不符合參選資格而遭到剔除」梁國雄指。

社民連認為,立法會選舉及特首普選是港人的基本權利,「天經地義,毋庸置疑,因此任何阻撓『五大訴求』的壓迫,終將變為徒勞。」梁國雄說。@

社民連代表認為,林鄭月娥以疫情嚴峻為藉口延遲選舉,是害怕親共建制派重蹈去年區議會選舉一敗塗地的覆轍。去年11月區議會的選舉民主派大獲全勝,今年民主派擬就立會選舉贏取過半數議席。(宋碧龍 / 大紀元)
社民連代表認為,林鄭月娥以疫情嚴峻為藉口延遲選舉,是害怕親共建制派重蹈去年區議會選舉一敗塗地的覆轍。去年11月區議會的選舉民主派大獲全勝,今年民主派擬就立會選舉贏取過半數議席。(宋碧龍 / 大紀元)

社民連代表認為,林鄭月娥以疫情嚴峻為藉口延遲選舉,是害怕親共建制派重蹈去年區議會選舉一敗塗地的覆轍。去年11月區議會的選舉民主派大獲全勝,今年民主派擬就立會選舉贏取過半數議席。(宋碧龍 / 大紀元)
社民連代表認為,林鄭月娥以疫情嚴峻為藉口延遲選舉,是害怕親共建制派重蹈去年區議會選舉一敗塗地的覆轍。去年11月區議會的選舉民主派大獲全勝,今年民主派擬就立會選舉贏取過半數議席。(宋碧龍 / 大紀元)

社民連代表認為,林鄭月娥以疫情嚴峻為藉口延遲選舉,是害怕親共建制派重蹈去年區議會選舉一敗塗地的覆轍。去年11月區議會的選舉民主派大獲全勝,今年民主派擬就立會選舉贏取過半數議席。(宋碧龍 / 大紀元)
社民連代表認為,林鄭月娥以疫情嚴峻為藉口延遲選舉,是害怕親共建制派重蹈去年區議會選舉一敗塗地的覆轍。去年11月區議會的選舉民主派大獲全勝,今年民主派擬就立會選舉贏取過半數議席。(宋碧龍 /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