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吃人家的嘴短」,一些美國名校接受中共捐款後,涉嫌為中共站台或輸送利益。周一,美國國會要求哈佛、耶魯等6所美國著名大學,限時交出過去五年多來接受「外國」逾億美元捐贈的記錄。

美國會議員要求六所大學交出捐款記錄

周一(8月3日),美國眾議院監督與改革委員會共和黨籍議員吉姆・喬丹(Jim Jordan)、維珍尼亞・霍士(Virginia Foxx)和詹姆斯・科默(James Comer),致函芝加哥大學、德拉瓦大學、哈佛大學、紐約大學、賓夕凡尼亞大學和耶魯大學的校長,要求他們最遲於8月10日,提交自2015年以來收到來自外國的禮物或與之簽訂的合同或協議。

議員們的做法是依據美國1965年的《高等教育法》(Higher Education Act)第117條,要求「學院和大學向教育部披露任何超過25萬美元的來自外國的合同和禮物」。

美國之音報道,今年5月,教育部向眾院監督和改革委員會簡報說,大學在接受捐款方面缺乏透明度,「擔憂大學依靠來自對手國家的資金,以及內在的國家安全的風險。」

根據教育部的記錄,這些大學接受了來自中共、卡塔爾、沙特阿拉伯、伊朗和俄羅斯數以千萬到上億美元的禮物或合同。例如,自2015年以來,哈佛大學宣佈接受了來自這5個國家的31筆禮物或合同,共計一億一百萬美元;紐約大學在同一時期接受了這5個國家四千萬美元的捐贈;芝加哥大學、德拉瓦大學和耶魯共獲得不到三千萬美元。

神秘共產黨官員向賓州大學捐款

8月3日,「華盛頓自由燈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以「賓州大學無法解釋來自共產黨公司的神秘捐款」為題,報道了賓州大學把三百萬捐款納入囊中,而捐贈者跟中共政權有密切關係。

這筆錢的幕後金主是公司註冊在香港的上海商人徐學清(音),徐擁有企業、同時是上海某地區商會會長,還是上海一家高爾夫協會的副主席,而該協會的成員包括中共高級官員。

2011年,徐曾因用卡地亞(Cartier)手錶行賄陷入貪腐案件,但是後來神奇的「全身而退」,沒有遭到起訴。「華盛頓自由燈塔」引述美國外交政策委員會中國專家索博里克(Michael Sobolik)的話說,徐能在習近平反腐運動中倖存下來,說明他可能有黨內後台。」

美國國際政策中心「外國影響力透明度計劃」的負責人本・弗里曼(Ben Freeman)說,中共捐款的目的有兩個,一是獲得美國學者的知識產權,二是也增強中國(中共)在美國的影響力。

「它們試圖在美國校園中獲得影響力,接觸頂尖學者,並進一步獲得我們的知識產權,」弗里曼說,「更加普遍的是,很多大學收到資金後,開始為中共唱讚歌。」

在2017年3月至2019年底期間,賓大收到了來自中國的六千一百萬美元的「禮物」和合同;在此前的四年時間裏,它從中國捐贈者那裏獲得的資金只有一千九百萬美元。

美大學接受中共捐贈後改變決策 美議員擔憂

國會議員們給高校的信中說,「最令人擔憂的是,有些接收捐贈大學根據所收捐贈改變其決策」。比如,教育部簡報中提到,在有報道說中共(新冠)病毒疫情可能源於中國武漢一個實驗室後,「與吉林大學結盟的兩所大學」就公開「捍衛中共,聲稱這些報道是虛假的。」

今年7月,哈佛大學阿什民主治理與創新中心(Harvard Ash Center for Democratic Governance and Innovation)發佈的民調稱,中國人對中共的滿意度超過90%。

這篇報告被中共外交部用來反駁美國政府,之前國務卿蓬佩奧等高官一直在分別對待「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