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與趙正永曾在陝西官場共事,兩人均深度涉入秦嶺別墅違建案與陝西千億礦權案。外界關注,趙樂際拍檔與舊部紛紛落馬,其處境高危。

趙正永被判死緩 終身監禁不得假釋

7月31日,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公開宣判中共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中共陝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受賄案,對趙正永以受賄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趙正永當庭表示服從法院判決,不上訴。

通報稱,經審理查明:2003年至2018年,被告人趙正永利用擔任中共陝西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陝西省政府副省長、中共陝西省委副書記、陝西省政府代省長、省長、中共陝西省委書記等職務上的便利,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工程承攬、企業經營、職務晉陞、工作調動等事項上牟取利益,單獨或夥同其妻等人非法收受他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7.17億餘元。其中2.9億餘元尚未實際取得,屬於犯罪未遂。

通報稱,被告人趙正永的行為構成受賄罪,且受賄數額特別巨大,犯罪情節特別嚴重,社會影響特別惡劣,給國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論罪應當判處死刑。鑒於其收受部份財物係犯罪未遂,如實供述全部犯罪事實,認罪悔罪,贓款贓物均已查封、扣押、凍結在案,具有法定、酌定從輕處罰情節,對其判處死刑,可不立即執行。同時,根據趙正永的犯罪事實和情節,決定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法庭遂作出上述判決。

中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此前報道,中紀委國家監委已扣押、查封並移送司法機關涉趙正永案財物折合共計約6.31億元。同時,還查封、凍結了與趙正永有關的房產和公司股權,合計約1億元。

2019年1月15日,趙正永落馬,2020年1月4日被立案審查調查。中共官方通報措辭極為嚴厲,指趙對中央決策部署陽奉陰違、敷衍塞責、應付了事,多次「欺騙」組織,是典型的「兩面人」、「兩面派」;大搞特權活動;培植個人勢力,搞團團夥夥等。

2020年5月11日,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趙正永受賄一案,檢方指控趙正永受賄人民幣7.17億餘元。這一金額也創造了官方通報的中共十八大以來省部級及以上幹部受賄金額的最高紀錄。

趙正永涉秦嶺別墅案與陝西千億礦權案

財新網2019年5月17日報道說,陝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家族在石油、天然氣、煤炭及地產重點行業均有「白手套」,滲入陝西主要省屬國企,如:延長石油、陝煤集團、陝燃集團、陝建集團等,「權力黑手」和「白手套」聯袂大肆斂財,攫取不當利益,涉及金額以億計。

趙正永落馬後,他的妻子、弟弟、女兒等多名親屬也被帶走協助調查;陝西陸續有上百名廳局及處級官員被約談。《中國新聞周刊》透露,趙正永的網友圈大約有70人,多數為廳級領導、部級領導,少數為企業家。陝西省前副省長、趙正永的大管家陳國強亦落馬。

趙正永落馬被指牽涉秦嶺別墅案、陝西千億礦權案兩宗陝西大案。

此前有報道指,習近平曾先後六次對秦嶺違規建別墅、環保生態問題作出批示,但地方遲遲不動,甚至上報虛假材料,企圖矇混過關。直到2018年8月中旬,秦嶺違規建別墅群才開始拆除。

中共官媒曾公開點名,「秦嶺違建別墅案」是時任陝西省委主要領導對習近平的批示「陽奉陰違」。當時,趙正永擔任陝西省委書記。

「陝西千億礦權案」相關卷宗被曝在中共最高法院丟失,趙永正和現任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等高官被指插手干預該案。趙正永還被「陝北千億礦權案」當事人趙發琦公開舉報。趙發琦指控,有很多中共高層干預司法,包括:陝西省兩名前省長袁純清、趙正永以及已落馬的最高法副院長奚曉明、前榆林市委書記胡志強等。

趙樂際與趙正永曾共事五年 處境高危

2019年1月15日,趙正永落馬,成為因秦嶺別墅違建案及千億礦產案而落馬的首個正部級高官。官媒隨後發文稱,隨著趙正永問題的進一步調查,「下一個」老虎的出現仍是大概率事件。

現任中紀委書記趙樂際祖籍為陝西西安,主政陝西期間,趙正永任省長,兩人是拍檔。

趙樂際祖籍為陝西西安,1957年3月生於青海西寧,在青海工作近30年。江澤民當政時期,趙樂際自1991年開始,歷任青海省商業廳廳長、青海省省長助理、財政廳廳長,副省長;1997年,出任中共青海省委副書記、兼西寧市委書記;1999年8月,任代理省長;並於次年1月,正式當選青海省省長,成為當時中國最年輕的省長;2003年8月,晉陞中共青海省委書記,成為當時最年輕的省委書記。2007年至2012年,趙樂際任陝西省委書記,隨後在中共十八大、十九大先後黑馬出任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長,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

2019年10月中共四中全會前夕,京城消息人士稱,習近平得知被譽為中華文化龍脈的秦嶺存在大量違規別墅後,即批示促拆。在習前兩三次的批示期間,陝西已拆除部份佔用農地的違規別墅。

消息人士表示,在習近平批示傳達後,陝西官員十分為難,因他們知道大部份別墅是在趙樂際2007至2012年執掌陝西期間修建;他們夾在習與趙兩人中間,只能選擇不作為。陝西一時出現「秦官難當」的尷尬局面。

消息人士說,事件因牽涉排名第6的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而習近平也以此作出警告,政治局中再無所謂「習×體制」之說。消息稱,十九大之後既不存在「習王體制」,也不可能存在「習趙體制」,藉此來敲打、警告趙樂際。

2018年12月底,中共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藉陝西「千億礦權案」,披露了包括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批示的「秘密文件」。

京城消息人士指,秘密文件中,矛頭並非僅指向周強;被打格(隱藏)的部份內容,正是趙樂際擔任陝西省委書記期間對「千億礦權案」的批示。消息人士還說,依靠秦嶺違建別墅事件及千億礦權案,習近平以此警告趙樂際。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中共十九大前夕,留任常委與中紀委書記呼聲頗高的王岐山遭到江派瘋狂圍攻;趙樂際的「大管家」、前陝西省委秘書長魏民洲被王岐山火速查處。隨後,江派背景的趙樂際卻黑馬入常並接任中紀委書記,凸顯當時時局之詭異。

另一方面,中共十八大及十九大之後,趙樂際在青海、陝西任職期間的拍檔、舊部紛紛落馬;秦嶺別墅案及陝北千億礦權案還在發酵,趙樂際處境高危。如今中共北戴河會議敏感期,趙樂際拍檔趙正永被判死緩,終身監禁不得假釋,習近平震懾趙樂際及其背後人物江澤民、曾慶紅的意味不言而喻,這也折射北戴河會議高層內鬥暗戰之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