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歲末,崔永元引爆陝北千億礦權案,前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被曝曾直接介入此案。2019新年伊始,中共央視播出紀錄片《秦嶺違建別墅整治始末》,披露陝西官方對習近平先後六次批示敷衍了事的同時,直接點名時任陝西省委主要領導,使得當時主政的趙正永再次陷入輿論漩渦。趙正永是現任政治局常委趙樂際當年主政陝西時的搭檔,趙樂際仕途會受何種影響,值得關注。

1月10日,中共央視在黃金時段播出紀錄片《秦嶺違建別墅整治始末》,報道稱,自2018年7月以來,秦嶺違建別墅違建案備受關注,有1,194棟違建別墅被拆除。

從2014年5月到2018年7月,習近平先後就秦嶺別墅違建問題作出六次批示。2018年7月,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帶隊入駐陝西,對此問題進行專項整治。 

報道指,2014年5月13日,習近平作出第一次批示,要求陝西省委省政府關注秦嶺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別墅問題。然而陝西省並沒有對習近平批示進行傳達,陝西西安市也直到20多天後的6月10日才成立調查組,並且是讓退居二線的西安市政府諮詢員喬征擔任組長。

2014年7月,調查小組向西安市政府反饋稱,違建別墅數量已查清,共計202棟。隨後,202棟這個數字就從西安市報到陝西省、從陝西省報到中共中央。

報道稱,事實上,秦嶺違建別墅遠遠不止202棟,是「由於陝西省和西安市嚴重的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導致一千多棟的違建別墅在當時被漏報」。

第一次批示並沒解決秦嶺別墅問題,習近平於2014年10月13日作出第二次批示,但陝西省和西安市仍然不重視。

從2015年2月到2018年4月,習近平又針對秦嶺別墅違建作過三次批示。但陝西省和西安市仍然沒有按照要求徹底解決此事。

2018年7月,習近平就秦嶺別墅違建作出第六次批示,強調「首先就從政治紀律查起,徹底查處整而未治、陽奉陰違、禁而不絕的問題」。7月下旬,中紀委副書記帶隊的工作組入駐陝西,對秦嶺別墅違建問題進行強力整治。

趙正永被半公開點名

2018年11月中旬,中共中央辦公廳發佈了《關於陝西省委、西安市委在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問題上嚴重違反政治紀律以及開展違建別墅專項整治情況的通報》。《通報》用詞十分嚴厲,並將此案定性為違反政治紀律;多地省級官場緊急傳達並作表態。

值得關注的是,中辦《通報》中特別點名陝西省委、西安市委。而在習近平自2014年5月到2018年7月作出六次批示期間,歷任中共陝西省委書記分別為:趙正永(2012年11月至2016年3月)、婁勤儉(2016年3月至2017年10月)、胡和平(2017年10月至今);其中主政時間最長的為趙正永。

央視紀錄片特別指出,2014年5月習近平批示要求陝西省關注秦嶺違建別墅,但時任省政府主要領導也只是進行了圈閱。

中共《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微信公號「俠客島」發表評論稱,在秦嶺違章別墅拆除問題上,現任省委書記、時任省領導、幾任西安書記市長,甚至縣長都出鏡做了檢討。但有一個人沒有出鏡,就是那位「時任陝西省委主要領導」,耐人尋味。

趙正永曾直接介入 「陜西千億礦產爭奪案」

1月4日,崔永元在微博拋出陜西省前高官直接介入「陜西千億礦產爭奪案」的更多黑幕,此次的涉案人疑似陜西省前副省長、其後曾任陜西省委書記的人,其批示指令公安廳查辦凱奇萊公司。

崔永元所指陜西省前高官應即為陝西前省委書記趙正永。趙正永自1998年至2001年,歷任安徽省公安廳長、政法委書記;2001年6月調任陝西省政法委書記,2005年1月起,還兼任陜西省副省長。在趙樂際主政陝西期間,2010年6月開始,趙正永歷任陝西省委副書記、代理省長、省長;2012年11月,接替趙樂際升任陝西省委書記;2016年3月底,卸任中共陝西省委書記。

於此同時,一篇《實名舉報原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的文章也被熱炒。

該舉報信由榆林市凱奇萊能源投資公司法定代表人趙發琦署名撰寫,指陝西原省長袁純清和趙正永,以及已落馬的原最高院副院長奚曉明等人在「榆林橫山縣波羅井田15.6億噸優質煤田探礦權的歸屬」爭議中干預司法。最高法院2009年11月4日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案子回到陝西後,繼任省長趙正永在重審開庭前,兩次召開省政府黨組專題會,直接認定民事合同無效,並簽發了文件。

趙發琦稱,趙正永當時通過時任陝西副省長洪峰強令西勘院將波羅煤礦「一女二嫁」,安排西勘院與神秘女港商劉娟旗下皮包公司「合作」,以攫取凱奇萊能源合同利益,並鯨吞巨額國有資產,最終將波羅煤礦轉賣給境外公司獲利。

這位舉報人還指出,趙正永等人為了案件費盡心機,先後訂製了4個秘密文件(包括1個機密文件),其中兩個秘密文件直接關係到判決結果,且最高法院和陝西省高院都深度參與其中。

十九大以來打虎態勢波瀾不驚的情形下,習近平當局為何對陝西官場如此大動干戈,連番引爆秦嶺別墅案與千億礦權案?難道目標只是已退休的前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還是兩案背後另有更大老虎?現任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也曾主政陝西多年,是趙正永的搭檔,他與這兩大案之間有何關聯?能撇清關係?大戲應該還在後頭。◇